钢管舞女郎的深夜两点半

这个有意思 有意思TV
北京深夜食堂

这个姑娘是我的朋友,叫夏西。别看她在台上这么性感撩人,其实就是一傻丫头。96年的,今年才21,河南小孩儿。

 


夏西半年前才来北京,她不是从小练舞蹈的那种,不过条件特好,学了三年都能出师了。现在是三里屯一姐。

 

夏西在夜场兼职,一周跳个三四回,一晚上三百块钱。在这儿工作,没有下班早的。到晚上一两点是正常事儿,从三里屯骑车回到西大望路的住处,一路流光溢彩的霓虹,但是收留她饥肠辘辘胃的,只有一个卖炒饼的小摊儿。



北方人都吃炒饼,但夏西第一次吃,是去年,在河北。

 

夏西常去外地走穴,在外地夜场做嘉宾是很赚钱的,每晚两小时,一千五,两三天的嘉宾场有时候能赚小一万。而北京是夜场是最坑的,在这跳四个小时,才300

 

没办法,最好的钢管舞者都在北京,来学习的人多,人人需要兼职赚钱,人人需要舞台经验。跳得不够好,三里屯还去不了呢。

 

跳钢管舞其实特别苦,真正以此为职业的,基本上都是苦孩子。夏西的爸妈很早就去广州打工了,她的整个初中,是自己在家的,自己上学、自己回家、自己吃饭睡觉。这让夏西很独立,很懂事儿,韧劲儿十足。

 

夏西没跟爸妈说过自己的职业,每次问起,就说练舞蹈搪塞过去。直到爸妈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了她……

 

她常跟我说觉得自己还没年轻过就老了,没天真烂漫过,就要开始生活了。

 


练钢管舞、高空,很多时候很像杂技演员。只不过杂技演员表演时下面是有垫子的,跳舞没有——夜场里摆个垫子?谁还看呀

 

十几米的吊环,一个动作没抓住,摔下来不是伤就是残。夏西看过这样的例子,所以养成了谨慎的习惯:拿不准的动作再好看也不做,摔下来真没人管你。

 

钢管舞女郎的生活没有你想象的那样香艳,至少夏西是这样。但夜场确实复杂,一次,几个男人强拽着夏西喝酒,夏西挣脱开,却被他们砸过来的酒杯划伤了脸夜店也只能将夏西拉走,安抚几句,息事宁人;还有一次,年龄足够当夏西爷爷的人请夏西吃水果,夏西刚坐下他的手就摸了上来……

 


高昂的进修学费、比赛费用,常常令夏西捉襟见肘。她和一个同行住在一间“公寓”里,每月每人八百块。吃饭,有时候忙起来真就是晚上那顿炒饼了

 

豆芽、圆白菜、一点炒蛋加上饼丝,炒到微焦,加一点辣椒,加一点那年的回忆。特别香。有时候流着泪吃,有时候笑着吃。


这,是北京深夜食堂。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