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跟了外卖小哥一天,决定再也不给差评了

这个有意思 有意思
城市的饥饿偃旗息鼓,而对于夜间送餐员赵方海来说,他的深夜食堂才刚刚开始……

小龙虾、烤串、面条、炒饭、麻辣烫……这是北京人晚上最爱点的外卖夜宵,我的朋友赵方海是一名送餐员,这天深夜他送了三份小龙虾、两份米粉、一份麻辣烫,直到晚上两点。城市的饥饿偃旗息鼓,而对于夜间送餐员赵方海来说,他的深夜食堂才刚刚开始……


这是赵方海一天中的第二顿饭,距离早上8点半他吃的那份煎饼果子,已经过去了17个小时。来北京的半年时间里,几乎天天如此。

 

满满一碗面条,浓郁的肉汤,灵性的碎猪肉,成为这个忙碌了一天的吉林男人深夜最踏实熨帖的慰藉。


送餐小哥你可能也再熟悉不过了,说起他们,你可能和我一样会想到同一个动作:

 

街上骑着小摩托背着大箱子跑的,拎着外卖在楼梯间跑的,送餐跑,送完餐还跑。对于小哥来说,生命在于运动,挣钱和罚款也都在于运动,“快”才挣得多。



都说快递员、送餐员是高薪行业,其实谈不上,但方海很知足——每天,他能送餐40份左右,一份拿7块钱,每个月一千来份,加上底薪,方海一个月拿到手有七千多块。

 

累,是真累。方海今年二月份来的北京,那时候他还是个150斤的壮汉,这才小半年,已经瘦成了120斤也不到的瘦子了。前几天北京下暴雨,雨衣根本不管事,方海全身淋得透透的。但他却说他特高兴。


他每月工资的三分之二寄回家,自己就留两千:租房、吃饭、抽烟。来北京半年了,除了送餐区域和住处,他没去过别的地方。一个月休息四天,兼职四天。

 

不过留下的两千块钱越来越不够用了,合租的房子从二月850,涨到1200。5月份赵方海还丢了一辆车……


问他想什么?想要个二胎,还想吃的是老家的酸菜炖大鹅,但舍不得回家。



这是北京深夜食堂。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