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相亲角给自己相亲了俩小时 | 真实故事

有意思网
“高铁都提速了,找对象还是快不起来。这就不是着急的事儿。”

近年来相亲角名声很差。


有人说这里是明码标价的买卖市场,是“大型人口配种基地”,有人厌恶那条以户口房子学历为筹码的“鄙视链”,并对“属羊的女孩不能娶”“月入1万等于要饭”“有户口轻微残疾也行”等“毁三观”的言论嗤之以鼻。


为了更接近相亲角的真实面貌,我来到北京某公园的相亲角准备就地取材。


刚转了两圈就被大叔阿姨们喝住:“逮着人就问,你干嘛的啊?”听说做调查,阿姨声色俱厉:“赶紧出去!都是你们这帮人把相亲角搅混了!”


“原本我们这儿挺好的,最近三年这帮记者一宣传,骗子中介婚托全来了!”

“乱七八糟的人也跟球似的滚过来了,50岁想找30岁的……把我们这当什么了?”

“说我们家长势利眼要车要房?我们就想给孩子找一个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对象!”

 

不容我解释,阿姨像轰苍蝇一样挥手:“别给我们添乱了!上次有个电视台的小女孩采访,让人一口浓痰啐在脸上。你要是识相,趁没更多人骂你立马走人!”


我讪讪走开,决定换一种更真诚的方式融入这里——给自己相亲。



 在方圆五十米的公园一隅,平均年龄50+的家长们人头攒动。作为相亲角唯一的年轻人,烈日和紧张不安让我额头渗汗。


一把遮阳伞撑在我头顶:“姑娘真勇敢!别紧张,阿姨陪你会儿。”意料之外的热情鼓励让我心头一暖,接踵而来的经历就更加奇特。


“你说话听着不像北京人,

带身份证了吗?”

 

一位阿姨停住脚:“哪年的?本地人吗?”接下来就是一连串关于学历工作父母家庭的快问快答。

 

几个回合下来,阿姨把眼镜往下一按,盯了我几眼:“哎姑娘,你说你是北京人,怎么说话没北京味儿啊?”她低头从包里翻出自己的身份证在我眼前一晃,“你身份证带了吗?”


当然没带。


疑虑从她的眼神里像雾一样弥漫。在快速筛选的相亲角,双方可能会因任何可疑的因素一拍两散。得知我在阜成门工作,阿姨冷不丁又问:“万通你知道吗?”

 

“您是说阜成门地铁上面那个关了门的商城?”

 

见我顺利通过考验,阿姨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听人说这相亲角里有不少蒙事儿的,我心直口快你也别介意。有些人说谎,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她一挑眉毛,话里柔中带刚。

 

另一位大爷就没这么客气了。长得像南方人,说话没京腔儿的我很像骗婚的。“你北京哪儿的?爸妈干嘛的?哪儿工作?”他干脆背起手大声质问。

 

“祈年大街?我天天在那溜达也没看见什么建筑集团。”话音未落大爷扭脸就走,一句嘀咕还是没收住:“这说话分明带着外地口音呢。”



“找对象都抢着说自己优点,

缺点你得问了才知道”

 

类似的打探和质疑发生在相亲角的每一次对话。“房子还在贷款吗?还贷压力大不大啊?”“硕士念的是全日制吗?”“男孩条件不错,怎么从没谈过恋爱呢,是一直没搞还是没合适的?”……


相亲角门槛不低,“海归博士”“金融高管”“年薪百万”比比皆是,在这个高精尖人士聚集地,一些家长早已学会把孩子身上的“婚恋市场特有缺陷”进行美化和包装,或将不利的实情隐瞒不报。

 

子女缺席的相亲角,父母的说辞相当主观。“肤白貌美”看不出长相,“幽默风趣”猜不出性格,“短婚无孩”背后也可能有复杂的婚史。仅通过口耳相传去了解关系一个儿女终身大事的人实在太冒险,因此所有蛛丝马迹都会被父母仔细斟酌。

 

“年薪130万,五套房,身高177。”一位大叔直接抛给我几个关键词,帮我撑伞的阿姨机警地剜了他一眼,随后悄悄跟我说:“你听他这个条件还愁找对象吗,真人可能连170都不到,房子没准在燕郊……别人跟你说什么你可别都信!”


“我在旁边观察你半天了,你跟我儿子应该挺合适的。” 一名戴墨镜的大叔从角落里径直走向我,开启新一轮对话。



“姑娘你条件都好,人长得也顺溜,

但我们想找个国企的。”

 

“哪年的”“是北京的吗”“是国企吗”是相亲角的灵魂三连问。

 

得知我是93年属鸡的,有位阿姨面露喜色:“太好了我儿子88年属龙,我跟你说这叫龙凤配。”另一位旁听的大爷走开了:“不巧了,我孩子属猴。”

 

如果没猜错,下一句的潜台词是民间流传的“鸡猴不到头”。属相这门玄学对两个素未相识的异性的“缘分”有着至高无上的一票否决权。与其说是迷信,倒不如说这里隐藏着父母的期待与惶恐,宁可信其有,也不肯使子女的幸福有一点冒险的因素。

 

因此一位阿姨得知我的公司后,又把写着我电话的纸条递回来:“姑娘你条件都好,人长得也顺溜,但我们想找个国企的。外界变化这么快,还是铁饭碗稳当。”

 

她一脸惋惜,打量我几眼又安慰似的说:“你还年轻,抓紧跳槽来得及。”

 

相亲角是高效的,A4纸上的寥寥几行字决定着双方是否要开启交谈。经过几分钟关于年龄户口工作房子的快速筛选,双方一拍两散或是互留电话。

 

相亲角又很难成功。父母只能在房子、户口、学历、工作上做初级匹配,至于颜值、性格、三观、恋爱经历等深层信息却难以在相亲角得以考证,而这些,恰恰是年轻人恋爱时最在意的因素。



“才25岁着什么急,

这儿多热啊快回家去吧!”

 

来相亲角的大多数家长深知此点,因此心态坦然:“我们的意见仅做参考,重点还看孩子们谈不谈得来。”


此外,在这里我并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相亲角的焦虑和心急如焚。


比起社交媒体上“第一批95后开始相亲”、“第一批05后已经分手”“92年已经步入中年”的年龄焦虑,相亲角反而给人一种出人意料的从容感。一位大爷听到我的年龄后脸都僵了:“你才25岁着什么急啊,这儿多热啊快回家去吧!”


年过古稀的老阿姨笑称自己看得开,“我相信缘分。我自己40岁才结的婚,希望闺女也遇到她喜欢的人。”


正聊着,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从树荫处传来,“高铁都提速了,找对象还是快不起来。这就不是着急的事儿。”回头一看,老爷子盘着核桃云淡风轻。



后记


在相亲角呆了俩小时,共有21位家长要走了我的电话。最终有3位爸妈加了我微信并表示“再问问孩子的意见”。至于更深层的接触,只有一名92年的男生与我微信联络。“豪爽开朗、大大咧咧”是他的理想型女孩,恰好我不是。俩人默契地结束聊天,本次相亲告一段落。


据统计,相亲角成功率不足1%。驻扎相亲角的资深人士表示:“来了两三年听说也就成了4、5对。”但正是这比中彩票还难的成功案例,成为坚守此处家长们的希冀。


更何况子女和父母的婚姻观,差了一个相亲角。据数据,年轻人晚婚趋势明显,从2010年到2016年,结婚主要年龄段已经从20-24岁变为25-29岁。自从2013年算起,全国结婚总人口已经连续4年下滑。


匹配“合适”的条件很容易,两个人能相爱却很难。便民利民的相亲角,很难有效地发挥它的作用。正如一位阿姨所言:“想在这儿找对象,得慢慢来。”


回想那天我正准备离开,一只手递来一张“红娘牵线机构”的小卡片。


抬起头,一位腰上别着小收音机的大爷冲我摆摆手,在“我和草原有个约定”的音乐里走远,深藏功与名。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