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业“合作共赢”抵御新技术“焦虑”

AutoMan 刘珊珊



新技术能否为汽车行业带来“颠覆”性的改变还未可知,但不可否认的是,其已经为传统汽车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

在新一轮科技革新的浪潮下,即便是汽车发明者奔驰都不敢掉以轻心。在戴姆勒集团面向未来的“瞰思未来”(C.A.S.E.)战略中,对汽车“四化”(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共享化)的布局清晰可见。

汽车“四化”涉及到太多全新的技术,进而可细化成多种技术路线。而车企选择任何一种,都意味着大量的资金投入。与此同时,如今新势力造车风头渐起,传统汽车企业奋力守位。未来的市场究竟属于谁、究竟哪种路线最有出路?

“原来我们跟着世界汽车产业发展的通道会觉得很简单。今天大家在探索很多技术路线,有N多技术有N多方案,增加了决策的复杂性。”面对汽车“四化”的浪潮以及越来越复杂的竞争格局,重庆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有限公司总裁朱华荣在前不久的全球汽车论坛上反思,传统汽车企业究竟该如何抵御风险、如何拥抱未来。

朱华荣的担忧普遍地出现在传统汽车企业的高管身上。“丰田已经80年的历史了,但最近两年丰田所发生的变化、丰田高层的紧迫感和危机感是从来没有的。”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执行副总经理董长征这样感慨。

在走到汽车产业发展岔路口的今日,传统汽车企业又该如何“坐看云起时”? 

革新与焦虑

“社会的进步会带来经济形势、产业政策,还有我们整个行业的变化,以及我们客户群体的变化。这个挑战不光是我们汽车行业要面对,实际上整个社会、全球许多企业都要面对。”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张焱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表示。

按照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的说法:“从内燃机到电动机,这是汽车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而且这个改变现在正在加速发生。这种改变不是行政安排,而是市场的规律,是用户的要求。”

为了争夺市场先机,目前,部分汽车企业已经开始对汽车“四化”投入财力和人力资源,且这一投入是巨大的。

早在2017年10月19日,长安汽车发布了“香格里拉计划”,宣布2025年将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并在整个新能源汽车领域投资1000亿元,调动1万人的研发资源,构建开放共赢的产业生态圈。

紧随其后,北汽集团也宣布了传统意义燃油车的停售计划。而根据北汽新能源的“擎天柱计划”,到2022年,将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在全国范围内建成3000座光储换电站,累计投放换电车辆50万台,梯次储能电池利用超过5Gwh。

“聚焦到产业政策里面,因为一系列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的出现,像新能源、智能化、共享,包括一系列油耗排放法规,这些都在让我们汽车产业圈的人觉得有很多巨大的挑战,从未有过的。”朱华荣表示。

朱华荣进一步解释:“现在太多新技术的发展让你眼花心乱。在能源路线方面有N多技术和N多方案,原来1千人的动力研究院现在发现要有4-5千人才够,因为要面临这么多动力模式和方向,都怕错过任何一个机会,等等。”

朱华荣举例介绍:“比如长安300万辆的销量,未来新能源产能投资多少,HEV产能投资多少,PHEV投资多少,甚至还有燃料电池等等。如果这个链条从整车到动力到零部件,组合越来越多,组合到8种的时候,最后真的组合不下去。到后来决策的时候,几乎是‘拍着脑袋’定了一种方案。”

而这种焦虑并非仅存于中国品牌中,即便是在全球汽车市场颇具地位的丰田,也同样存在。“过去的丰田,都是西装革履,非常的正经。”董长征对于未来丰田的描述则是,可能有一些“不那么正经”。董长征直言:“面对未来新技术的投入不是一分钱两分钱,要打赢未来之战,丰田现在一年的利润也就是200多亿美元,绝对不够的,如果不勒紧裤腰带,未来很难打赢。”

抱团是出路?

面对如此形势,汽车企业之间的合作也将更加密切和频繁。

“只要大家能够协同发展,汽车一定是开放合作、包容发展,单打独斗不适合这个行业竞争的客观规律。”李书福表示:“所以只要大家能够协同起来,开放、合作,对于全球汽车行业来讲一定是一件好事,将会更好的推动整个世界汽车工业朝着智能化、电动化、轻量化及共享出行这个方向发展。”

而合作共赢的观点,也得到了包括奔驰、丰田等企业的认可。北京梅赛德斯-奔驰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倪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创新不仅意味着自己获取新的技术,也包括引入更多创新合作伙伴;我们不仅在中国,在不同的国家,都是与不同领域内的顶尖公司进行合作,开拓创新技术。”

“新的技术,新能源、新燃料电池、ICV、自动驾驶,老实说丰田也是在向中国汽车品牌学习。”而对于加强合作,董长征解释道:“以前的产品,可以根据欧美日的产品成熟以后拿到中国来,可是ICV这个东西不行,必须在中国限地开发,与限地的伙伴共同打造品牌。”

“每一个年代出生的人消费的观念都不一样,特别是中国现在已经被世界共同认为在消费者趋势这一方面已经引领全球了。”董长征说,像丰田这样的企业,会更加小心翼翼,因为这是一个方向,在中国的方向弄错了,就意味着引领全球的方向错误,犯不起这个错误。

对于寻求合作,长安方面也表现出积极的姿态。“传统车企也好,新势力造车也罢,融合发展是最良的道路。”朱华荣甚至表态:“所有新势力造车愿意和长安合作都可以来谈,没问题,产能、资质都可以合作。”

在此之前,长安、一汽、东风三家传出的合作信号曾多次被业内解读为“合并”的序曲。据朱华荣透露,长安、一汽、东风三家加强战略合作,就是为了在众多不确定领域共同投资,共同抵御风险。“比如燃料电池,长安也做,一汽也做,东风也做,有必要吗?没必要,三家一起投。共享汽车是不是也可以呢?”

此外,朱华荣还表示,与新势力造车的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不仅仅是解决效率、引入更多市场化包括对客户体验的感知,还有就是降低风险,让这些企业去探索一些未知的领域,这样可以缓解像长安这样的企业多头出击。”面对诸多不确定的因素,合作共赢也愈发成为汽车企业之间的共识。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