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业“混改”进行时

AutoMan

【Man哥语】

尽管中国新车年销售规模位居全球第一,但市场“微增长”却愈发明显,

市场集中度不断增加。此外新势力造车纷纷涌入也促使汽车市场竞争激烈,
传统汽车改革势在必行


“稳住基层,中高层人员部分不动。”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近日在内部高层会议上的表态让奇瑞股权转让决议“全票通过”成为了可能。
5月29日,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奇瑞汽车”)内部召开第二届第九次职工代表大会,奇瑞股权转让决议获得全票通过。奇瑞拟以不低于200亿元现金注入方式引入外部投资者,增资扩股入股奇瑞汽车。
在此之前,曾有“宝能并购奇瑞”的传闻流出,不过彼时尹同跃的回应是“胡说八道”。巧合的是,同一时间流出的传闻还包括“吉利入股北汽”,同样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以“胡说八道”作为回应。
一切似乎子虚乌有,一切又不是空穴来风。尽管两个“胡说八道”为传闻画上句号,但显然,两位大佬要否认的并不是国企混改。
在业内人士看来,混改引入民间资本增强国企活力,可能成为汽车行业国企改革的一个突破口。

“混改”前夜
正在引进投资者的地方国企奇瑞汽车,终于进入“混改”前夜。在本次职工代表大会后,奇瑞汽车将授权管理层与投资方开展增资扩股正式谈判。
据了解,奇瑞的大多数员工对于奇瑞的改革颇为期待。有奇瑞汽车内部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他们“得到了涨工资的承诺,而目前的待遇并不理想”。上述人士称,“股权转让后会好起来,奇瑞可能会有大的人事变动。”
事实上,奇瑞目前在市场上的处境确实较为尴尬。数据显示,2017年,吉利销量为124万辆,同比增长63%;长城汽车销量也超过107万辆;但奇瑞去年的销量仅为41.8万辆,在自主品牌中的排名滑落至第六位。今年第一季度,奇瑞汽车销量为10.93万辆,同比仍下滑8.9%。
在这样的处境中,奇瑞引进战略投资者似乎已经不足为奇。去年10月,就有宝能入股奇瑞的信息流出。彼时,奇瑞官微曾做出回应:目前没有整体打包出售计划,不过一直有资本层面运作在进行。而在今年年初,华泰证券成为奇瑞控股的第三大股东。
至于新的投资者究竟是谁,目前并没有准确信息。正如奇瑞对外回应:由于奇瑞汽车的国企身份,不管最终哪家竞标成功,这笔交易都需要经过国资挂牌等复杂的程序。
以目前汽车行业国企混改较突出的北汽新能源为例,在去年B轮融资之后,该公司共有33家股东,总持有公司52.97726亿股份。其中,北汽集团等8家国有及国有控股股东合计持有公司67.55%股份,员工持股平台持有0.41%,23家社会资本股份合计持有32.04%。
这也意味着,北汽新能源仍是国有控股,但所有制是混合所有制的股份公司。而奇瑞汽车的路径或许也是如此。有消息称,此次与奇瑞方面谈判的有6家公司,是不是都是民间资本也不好说。
“北汽新能源要上市,北汽股份和北汽福田已经上市,都上市了还谈什么民企不民企,出资人百十来个,还什么混改不混改?”徐和谊直言,未来北汽整车业务板块A股和H股都要打通,实现全面的资本化和证券化。
而早在去年8月,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调研北汽集团时对北汽“混改”进行了批示:“要加强北汽董事会建设,积极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快北汽新能源改制上市进程。”

有据可依
一时间,似乎多家汽车企业同时卷入了“混改”的浪潮。而从政策层面来看,似乎一切有迹可循。 
5月25日,在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中,混改再度被提及。意见稿指出,“鼓励企业通过股权投资,开展兼并重组和战略合作,支持国有汽车企业与民营汽车企业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其重点落脚国企混改、兼并重组、新能源投资准入和严控燃油车产能等领域。
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也曾提出:“国有资本、集体资本、非公有资本等交叉持股、相互融合的混合所有制经济,是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实现形式,要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混合所有制这种富有效率和活力的资本组织形式,必将成为我国新一轮国有企业改革的有效载体和长久动力。” 
去年11月,国家发改委在官方网站就刊发了一篇题为《坚定不移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 发挥在国企改革中的重要突破口作用》的文章曾强调:“要消除对于国企混改存在的认识误区,增强部分地方和国有企业领导的担当意识,调动民营企业参与国企混改的积极性,形成更为强大的改革动力。”
此外,近期汽车关税大幅下调、合资股比开放等一系列看似与“混改”没有直接关系的政策,也无不促进着汽车行业“混改”的步伐。
5月22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发布公告称,自2018年7月1日起,降低汽车整车及零部件进口关税。将汽车整车税率降至15%,将汽车零部件税率降至6%。
“进口关税下调将对汽车行业产生利好,进口车价格的下调将为自主品牌车型带来压力。”庞大集团董事长庞庆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也将促进自主品牌加强管理与转型,并提高效率。
在此之前,合资股比放开同样也将激活中国汽车市场的活力。今年4月,国资委宣布: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通过5年过渡期,汽车行业将全部取消限制。
上述政策将形成对中国汽车企业的倒逼,不仅要做到大,更需要做到强。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数据,2017年我国汽车产销2901.54万辆和2887.89万辆,同比增长3.19%和3.04%。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1.27%和10.61%。另一组数据则显示:目前中国前10家汽车企业的集中度达到90%,前5家企业集中度超过了50%。
综合来看不难发现,中国新车年销售规模位居全球第一,但市场“微增长”的特征同样愈发明显,市场集中度则不断增加。如今,除了数量庞大的传统造车企业,新势力造车也纷纷涌入,市场竞争激烈程度必定会愈来愈激烈。在如此形势之下,无论奇瑞最终引进的战略投资者是不是宝能,吉利是否会入股北汽,都不改变奇瑞以及北汽需要一场改革的事实,这也符合国家的大政方针和地方政府的利益。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