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北大处分沈阳时的系主任:“从师德讲,这个年轻老师是有问题的”

观点 毛翊君
“我认为有文件的事情我们能说, 没有文件的事情不能说。”

对话“北大教授性侵事件”

处理知情人费振刚:教师沈阳“师德是有问题的”


20年前,“北大教授性侵事件”发生后,当年北大中文系系主任费振刚曾参与过对教师沈阳的纪律处分,4月6日,《中国新闻周刊》采访了费振刚,向其了解了有关当年对沈阳进行处分的情况。


费振刚。图/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新闻周刊:你作为当年北大中文系系主任,据说参与了处分沈阳的事情?


费振刚:现在我能说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我当年是系主任,当时正好是在北大百年校庆期间,我不分管这件事情。学生家长(指高岩的家长)是到北大党委纪律检查委员会去申诉的,没有经过系里面,所以这块我只参加了一次关于家长讨论给沈阳怎么处理的会议,但是最后的结果你们也知道了,就是给他记大过处分,但是家长没有提出异议,我的记忆所及就是这些情况,也只能告诉你们这些。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这件事情,还有哪些准确的信息?


费振刚:我认为现在去多听(当时的学生在网上去说的那些)感受,也是很重要的,但具体你要去北大党委纪律检查委员会,找出原始的会议档案。


中国新闻周刊:有人提到你当年力主开除沈阳?


费振刚:我没有参加任何调查,也没有人向我汇报任何事情,大家都很忙,百年校庆是北大很大的(一个活动),我和我们系的党委书记,主要是做这些事情。(处理沈阳的)事情主要是北大纪委处理的。


中国新闻周刊:当时你是主张要开除沈阳老师吗?


费振刚:这个你好好去看记录,记录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只能说大致有这么说,再多我不知道。


中国新闻周刊:那可以说记大过是一个委婉的处分是吗?


费振刚:应该是这么说。


中国新闻周刊:你有和高岩的父母接触过吗?


费振刚:我和当事人没有正面接触,我们只是被动地去听。


中国新闻周刊:在这次会议之前,你对这件事有过什么样的了解?


费振刚:在此之前,我对这件事情几乎都不知道。


中国新闻周刊:据说沈阳当年的博士生导师曾经对处罚有过干预?


费振刚:我不知道,至少那个会议上他(指沈阳的博士生导师)没有参加。


中国新闻周刊:当时是已经探讨到性侵这个行为了吗?


费振刚:没有。


中国新闻周刊:你在提出意见之后是否受到压力?


费振刚:我没有受到什么压力,我的意见说了他们听不听我不管,现在网上都说了,无法印证,我今年83岁了,这个事情过了二十年了,我的记忆不如去查记录,记录说我怎么说的就是怎么说的,我不好说什么话。


中国新闻周刊:你对沈阳有过多少了解?


费振刚:我是一个老人,对这个事情有我自己的判断。当年,他是个年轻人,但是从师德讲,这个年轻老师是有问题的。


中国新闻周刊:对于最后记大过的公开原因是怎么表述的?


费振刚:这种事情和当时的档期(指适逢北大100周年校庆)不会公开说的,我记得没有公布这部分内容。


中国新闻周刊:是并没有详细探讨什么原因吗?


费振刚:这个确实有,我没法回答。当时大家讨论具体问题,我不是主持处理这个事情的主要人物。是当时的校党委纪委书记(主要主持处理这个事件)。


我认为有文件的事情我们能说,没有文件的事情不能说。昨天系党委和系主任也跟我谈,我就说这个意见,对最后的处理,我有责任(的话)我愿意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