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旅行法》的玄机

观点 孙文晔
中国的崛起和强大难以阻挡。 孤立和遏制中国不是上策, 而与中国保持接触才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

(资料图)特朗普。摄影/本刊记者 廖攀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的《台湾旅行法》(简称台旅法),在当地时间3月16日开始“生效”。


1979年美台断交,美国就对台湾官员有了“五黑”限制:禁止台湾正副“总统”“行政院长”“外交部长”与“国防部长”等五官衔的政治人物来华盛顿访问。而《台旅法》则允许台湾高阶官员在“受尊敬的条件”下来到美国,与包括美国国防部、国务院的高官会见。


与过往维系美台关系的《台湾关系法》不同,美台各级官员在互访同时,将能在“国防”与“外交”等政治议题上直接讨论,不再设限。而在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去年12月12日签署《国防授权法》,明文可以考虑美台军舰互访与停泊的可能性。


一个备受关注的细节是:按照美国立法程序,如果总统既不签署,也不否决,则法案在国会10个工作日之后自动生效。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特地在签署5个法案时,包含了这个法案。虽然是打包过关,但这毕竟也是一种主动表态。


《台旅法》最早于2016年提出,但是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这项法案在国会并没被通过。分析认为,此次得以通过,反映了美国政界对华鹰派力量的再次回归壮大,随之而来的则是鹰派战略思维的强势推动。


随着《台旅法》生效,高雄市长陈菊就迫不及待地在3月18日抵达纽约,开启访美行程。由于此前陈菊被传将接任台当局“总统府”秘书长一职,此次访美的规格引发各界关注。媒体报道,陈菊在华府期间将获美国特殊待遇,安排与国安会亚洲事务资深主任博明、国防部亚太事务助理部长薛瑞福等资深官员见面。


在过去多年,美国官方对美台高层交往还比较有约束,台湾最高领导人只有李登辉曾于1995年以“私人名义”访美过。


现在人们关心的是,在《台旅法》下,美国防长、国务卿之类的高官是否会去台北,台湾领导人会不会到华盛顿? “特蔡会”的可能性有多少?


一般认为,5月要在台湾举行的“台美国防工业合作会议论坛”,以及6月美国在台协会(AIT)新馆开幕,究竟会有哪些台美高官实质互访将是观察指标。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3月1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坚决反对”。陆慷同时说明,这项议题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干涉中国内政。《环球时报》批评:“一旦落实,将帮助大陆下决心解决台湾问题。”这是个“摧毁台湾法”。


对于特朗普“亲自签署”,蔡英文则通过“推特”公开表达了“感谢”,绿营内也是一片欢呼。不过,BBC评论认为,特朗普将台湾作为中美关系的筹码,这不是给“蔡政府”“帮忙”而是在“帮倒忙”。因为,台湾不仅摆脱不了“棋子”的角色,反而“工具”的特征更加明显。


大陆最近宣布实施31项对台的惠民政策,强调台湾百姓获得“国民待遇”。民调显示,该政策对台湾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同时也对“蔡政府”产生了很大的“杀伤力”。在外部空间“压力山大”和台湾内部民意持续发酵的双重作用下,《台旅法》的出现只会加剧这种态势,或许将会对民进党政府带来致命的打击。


亲绿的台湾民意基金会19日公布最新民调,不赞同蔡英文领导方式的民众比赞同的人多约14个百分点。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认为,这意味着蔡英文的执政困境已经显著形成。


不容忘记的是,1995年李登辉访问美国,最终演变成1996年台海危机。中方的回击措施大大地震动了美国,促使美国国内关于对华政策的大辩论进入高潮。辩论的结果是,美两党主流派形成一个基本共识:中国的崛起和强大难以阻挡。孤立和遏制中国不是上策,而与中国保持接触才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