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上枝头变凤凰

观点 肖遥
有个体面的工作,才能找到个条件好些的、靠谱的结婚对象




阿美的表妹,天天缠阿美,让给她帮忙“找个稳定的工作”。

表妹说:“我爹妈说了,花多少钱都成,临时工也成!我爹妈一辈子在村里给人看不起,现在我大了,他们有指望了。他们已经给左邻右舍已经放出话去,说给我在城里找了个体面工作⋯⋯姐,你可得给我帮忙啊!”

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眼里,漂亮的表妹马上就变成城里人了!表妹家里虽然穷,但表妹是被“富养”大的,为了让她变成“城里人”,先给她在城里租了个房子。爹妈还大方地招呼乡亲们“以后进城里办事就找咱家女子!”村里有位邻居在表妹的房子里住了几天后点评:“哎呦!我以为你爹妈给你买的房呢!原来是租的啊!”这个貌似无心的差评,打碎了表妹的玻璃心,表妹在电话里给爹妈哭了两个小时,直到爹妈保证“一定会给你在城里买房!”

爹妈绝对是舍得花这个钱的。前段时间,有人说能给表妹解决工作,爹妈就陆续给了那人8万,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于被骗的经历,你若是提及,表妹倒是一点也不介意,她会说:“命里该有终须有,命里没有莫强求,这个嘛,我已经心如止水了。”对于这一点,阿美就不理解了,被外人骗了8万,表妹放下了,但是邻居一句话,表妹死活就放不下?表妹的爹妈在村里开小巴士,出的是牛马力,挣的是分分钱。这些血汗钱忽地不见了,你做女儿的凭啥就“心如止水”了?

阿美不是不给表妹“帮这个忙”,她是觉得表妹的思维方式太土太落后。阿美开导表妹:“在这些所谓的稳定单位,最后只学会了一样技术——装忙:早晨九点到办公室,周旋在会议室、电脑、邮件、文案以及上司的脸色之间,熬到下午5点下班,在公司混一顿难吃的工作餐,这一天天的就交代了。我每天对着考勤机扫脸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跟坐牢没啥区别⋯⋯你好好想清楚了,趁年轻自己出去多闯闯多好!”阿美循循善诱道“那你有没有理想呢?喜欢什么样的工作和生活?希望以后的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

表妹瞪着茫然的眼睛,呢喃着:“至少像姐姐你一样啊⋯⋯有个体面的工作,才能找到个条件好些的、靠谱的对象结婚是不?”是啊,在老家人的眼里,阿美已经是他们视野可见的人生赢家了。他们不知道她在公司活得多憋屈,也不知道她在婚姻里过得有多窒息。

阿美心里一闪念:自己如今劝表妹“别买不需要的东西,炫耀给不喜欢的人看”,可是倘若穿越回去,20岁的自己还会选这样的老公和这样的工作吗?答案是“会”,因为当时的自己就是不想一针一线地讨生活,就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也许“稳定的工作”对于表妹这个阶段这个处境的女孩,也是个理想吧。而且,并不比“做自己”的理想low。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