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租房十年后,房租把我赶出了家门

时政
望房兴叹 一叹三连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又涨了!不是薪水,是房租。


北京一间4000元的大主卧,中介没有事先招呼一声,就临时通知陈瀚涨到了4800,只留给陈瀚去或留的决定。


贝壳研究院的一组数据显示,就在这个7月,东城区环比涨幅达到了10.5%,离陈瀚家不算远的新奥洋房社区,环比涨幅达到了惊人的36.1%。陈瀚不禁又捏一把汗,当时还想过在那里安家。


这几年,北京市住宅平均租金持续增长,据云房数据研究中心统计,2018年5月与去年同期相比,每平米上涨了8.57%。



高丽霞曾在方庄租了一个小单间,快到期时中介告诉她房租要涨。涨幅高丽霞不太能接受,但一查方庄地区自如app上的租金,已经没有2500左右的朝南向的单间了,高丽霞只好搬家,还进行了一次阵痛的“消费升级”。


她对卫生间的要求比较高,无法忍受和室友掐着时间点抢卫生间,无法忍受男室友的邋遢,而且她还有个习惯,每当和男朋友吵架,喜欢躲在卫生间里哭。


不过,高丽霞一直很谨慎地将房租压在工资收入的1/3左右,这导致她至今都没有实现带独立卫生间的主卧梦。


租金上涨的速度远远高于薪水,一个月刨去过多房租,会让高丽霞感到束手束脚。通常来说,20%的房租与收入比较为理想,一旦超过40%,就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据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全市居民月人均可支配收入为4769元。另据58同城和赶集网发布的报告,2017年北京人均月租金为2795元。


北京租房者的房租收入比,惊人地接近60%。很多人一半的收入,都花在了租房上,人生就这样被锁定在贫困线上。


统计数据也表明,北京租房人群收入整体偏低。47%的租房人,年薪在10万以下。在北京,能够负担得起每月5000元左右房租的群体,就算得上是中高收入人群。




如果说房贷耗光了中年人的底气,那么房租则耗光了年轻人的心气,还有首期。


今年是薛勇北漂的第七年。前五年,他不敢任性辞职,缴够了五年社保和个税,接着,他继续强制储蓄攒首付。


首付的钱还没攒够,房租又开始消耗他的积蓄。搬来搬去的生活,预计还要过上几年。


如今,一线、热门二线城市的首置年龄都已经在35岁之上。相应的,这些城市新进入人口的租房周期,普遍升到了10年以上。



他发现网上的一句吐槽,字字都是他的心声:“租房=给别人供房→不如自己买套房慢慢供→没钱付首付耶→先租房吧,拼命工作积累资金→租房=给别人供房……陷入死循环,年轻人的心气,就这样磨没了。”


对于租房,薛勇有太多心里话要说。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93.3%的年轻人希望降低公租房门槛,57.9%的年轻人希望政府牵头搭建租房平台。


正如学者认为,要“房住不炒”,关键还在于保障供给,从平衡供求面上下功夫。


目前北京租赁人口有800万人,而租赁房源量仅为350万间,租赁缺口达400万间以上,为炒作者提供了渔利空间。


8月22日上午,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10家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共同承诺,拿出手中共计超过12万套的全部存量房源投向市场。


如果租房市场永远僧多粥少,任何一次房租上涨,都会出现中介吃差价、二房东囤房以及房东哄赶租客等行为。


去年年底,北京大面积拆除违建,隔断间也在其列。陈瀚租的是一间从客厅改造的带落地阳台的卧室,租金并不便宜,结果还是被限期三天搬离,差点睡大街。


根据中介的说法,是房东想收回房子涨房租,但因为跟中介签了五年的合同,一时收不回去,就想了一出损招,自己到派出所把自己告了搭违建。至于真实的情况,则成了罗生门。


但凡提起租房,陈瀚说,“谁还能没一两件或义愤填膺或泪流满面或哭笑不得的事儿呢。”



租不起房的年轻人,时刻都在琢磨着撤出五环,甚至撤出北京。


刚毕业的时候,高丽霞沿着地铁5号线往南找租得起的房子,一直找到了宋家庄还是住不起,只好继续沿着亦庄线找,最后在五环边的旧宫,租了一间1100元的小次卧。


等到转正、涨薪,她把家安在了二环边的方庄。这几年为了住在南二环边附近,高丽霞进行了好几次的“消费升级”,但很快也消费不动了,要重新一路向南。


数据研究发现,排在前十位的北京热点租房区域,全部位于五环和六环之间。这还不包括环京区域,比如知名的大燕郊。



近期房租大涨,贝壳租房联合第三方平台发起调查,在这群年轻租客中,“佛系”占29%。即遇到奇葩室友、刻薄房东、室外噪音等,都能佛系忍耐,安慰自己一切随缘。


恰如网友的生动表达:“房租压力的增大,将导致年轻人以得过且过的态度对待生活。我们追求娱乐,醉生梦死,高卧加餐,纵酒放歌,高压下甚至无从考虑未来。”


“五年十年后别提生不生孩子了,连能不能在一线城市继续挺下去都是问题。然而知识劳工们回到老家连合适的工作都找不到,只落得沦为糟老头子和碎嘴子老太太的命运。”


这话让薛勇心里又凉了半截。一线城市待不下去,真有爸妈让他有家可归吗?


最近表兄给薛勇发来一条微信,如果他还坚持留在北京的话,需要好好考虑3个问题:


短期是否能实现收入暴增而非收入稳定,如果收入跟不上最基本的住房还贷、房租,那怎么生活?一般去北上广的人,不是做生意就是想野路子发展的。


企业的大小是否有足够的升职空间,而非企业大就行,一定要考虑自己的实力和是否需要关系,如果这个升职是按5年甚至10年不变动的话,综合考虑就不值得。


基于在外面没有任何基础和关系的前提,前面两个问题更值得好好考虑,因为耗不起,成家立业也就是这几年的事,后面接踵而至的结婚、买房、生娃、养娃、择校、医疗问题等等,压力会很大,会大到吃不消,如果心态不够宽,这些压力问题,势必会影响到个人。


买房已经让薛勇这些年心力憔悴,他更不敢想象以后的生活。他的朋友最近和女友领了证,彩礼已经送掉了16万,预计婚宴还需要15万,之后两人还得在北京买套300万以内的房子,以后孩子是否上得起私立幼儿园……


或许,“逃离北上广”的号角又要吹响了。


(文中陈瀚、高丽霞、薛勇为化名)

图虫创意 x 正版图片联盟 x 中国新闻周刊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