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书记刘家义治鲁

时政 周群峰
刘家义讲得很透彻 分析问题非常到位 但如何抓落实 在他面前的道路并不平坦

两会期间在山东代表团的刘家义。图/中新


2018年7月,随着山东官员南下学习的新闻被媒体广泛报道,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去年4月1日,离任审计署审计长的刘家义空降山东,出任省委书记。如今,其主政山东已一年有余。入鲁后,他“川普”(四川普通话)标签让人印象深刻。在今年大年初七的一次大会上,他一万多字的讲话稿中,直指山东的多个痛点,此外他还多次发出“此人不可用”等刷爆网络的语录,成为“网红书记”。


面对思想保守、缺少闯劲的官员,他放出“不换思想就换人”的狠话;对“敢闯、敢干、敢试”的官员,他说,在严守党纪国法的前提下,在改的过程中如有失误,“责任由省委来负”。


刘家义的到来,让沉寂许久的山东官场备受关注。


爱讲故事的书记


在省委书记当中,刘家义的任职履历相对没有那么丰富,在成为山东省“一把手”之前,他长期在审计系统工作。


刘家义生于1956年8月,重庆开县人。19岁时,他在四川省开县郭家乡麒麟大队任会计、团支部书记,约两年半后,在四川省财政学校财政专业学习。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四川省财政厅工作。27岁时,他转入四川省审计局工作,直到2017年出任山东省委书记,他才离开审计系统。


他40岁时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副审计长。2008年3月,52岁的他开始担任审计长。在审计署担任司长、副审计长期间,获得西南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在刘家义主政审计署期间,多个反腐大案揭开盖子,与审计署密不可分。公开资料显示,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王益、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落马,发端都来自于审计署的跟踪审计。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国开行原副行长姚中民、宁夏回族自治区原副主席白雪山、中国黄金集团公司原总经理孙兆学等多个高官腐败线索的发现,也源于审计工作。此外,辽宁省经济数据造假、彩票业系统性腐败问题等,也由审计部门揭露。


2013年9月17日,刘家义亮相央视《对话》节目,讲述对刘志军、王益的审计经过。他坦言刘、王二人都跟他“很熟”,在刘案上他很“纠结”。


 “在刘志军这个案子上,那一天,我要在审计报告上签上我的名字,这就意味着,要将案件报送相关部门,立案侦查。我在办公室沉默了将近一个小时。”


刘家义说,他的纠结来源于三个方面,“第一,审计部门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时不我待;第二,与经济社会发展有关的制度建设,需要完善;第三,党的领导干部出现一点问题,都是对我们党的形象的损害。”   


刘家义在审计署工作期间,给人留下了开明的印象。 一位长期跑审计口的记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有一次,她在电梯里偶遇了时任审计长刘家义。“很意外,审计长对我们的工作非常熟悉,也很了解。他特别认真地与我分享了他的新闻观,他说曾向新闻处多次强调,要有公开的姿态,审计署要站到信息公开的前台,不藏着掖着,能公开就要悉数公开;另外,在与媒体的关系上,一定要尊重记者,服务记者。”


个人履历显示,刘家义在担任审计署审计长期间,还担任过联合国审计委员会委员、轮值主席、世界审计组织主席等职务。他曾被联合国授予 “联合国维持世界和平奖”,以表彰他及其带领的审计团队,通过实施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审计,对维护世界和平做出的贡献。他所编著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审计理论研究》一书,被美国三大出版商之一约翰·威利公司购买了版权,在美国出版。


2017年3月,刘家义从他任职了9年的审计署审计长职务上卸任,调任山东省委书记。

资料显示,刘家义是1983年审计署成立以来第五任审计长,也是历任审计长中唯一一位离任后调任地方的官员。


刘家义操着一口“川普”(四川普通话),这已成为他的一个标签。


入鲁后,这位新任省委书记依然是一口“川普”。山东省国资委一位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山东,由于口音问题,很多干部都表示听他讲话要仔细听。“现在,家义书记语速也在有意识地放慢。”


他说话形象生动,不说官话套话,爱举例子,打比喻的风格让人眼前一亮,也颠覆了很多人想象中不苟言笑、语言枯燥的审计工作者的形象。


入鲁一个多月后,为鼓励大家各抒己见,改进会风,大胆发言,他通过举例批评没有主见的“墙头草干部”。


2017年5月7日,在山东省党建工作座谈会上,刘家义说,有一次他专门“试了”一个同志。本来该名同志讲的是完全正确的。


“突然我跟他说,是不是可以这样考虑?他马上变过来,对,应该是这样”,“然后我又提醒,是不是应该这样?他又说,对,马上这样”。说到这儿,刘家义还打了个向右的手势,说明这名同志在他的“提醒”下,马上跟着 “向右转”。此时,会场响起阵阵笑声。


“后来我得出一个结论,此人不可用。”


2017年5月11日,在山东省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刘家义通过鲁菜和川菜的对比,来说明怎么吃才算健康。


他说:“以前我有个同学,跟我说川菜不好,麻辣。但是鲁菜呢?黑糊糊,油糊糊,咸糊糊,黏糊糊,这就说明高盐高油。我以前在原单位建议我们机关食堂,清淡一点,买好油,用量是以前的五分之一就行了。结果试了一下,员工很拥护。”


刘家义说,山东是兵员大省,每年向部队输送的兵员约占全国的8%。为什么部队喜欢山东兵?除了山东是革命老区,人口基数大,有双拥的优良传统,山东大汉身体好,体格棒,也是重要原因。


多位受访者表示,刘家义这种爱举例子、打比喻的说法风格,让人印象深刻,也让会议变得不再沉闷。


对山东“黑”得最狠


主政山东以来,刘家义还留下了敢于整饬山东官场风气的形象。


公开报道显示,在他上任不到5个月时间里,便走遍了山东省17个地市,足迹遍布革命老区、高等院校、企业工厂、贫困家庭、施工现场等。


2017年4月6日至8日,来山东工作不到一周,刘家义便到临沂市、枣庄市、菏泽市调研,此后每个月也都有调研活动。同年8月14日至18日,他先后到淄博、潍坊、德州、日照市调研。


刘家义在履新山东省委书记之初就提到,当前山东正处在由大到强战略性转变的关键时期,山东经济如何提升,是摆在他面前的一道难题。


2017年,山东GDP突破7万亿元,位居广东和江苏之后,排名全国第三。2017年山东人均GDP达到72851元,增长6.5%,按年均汇率折算首次突破1万美元。人均1万美元是公认的发达国家水平。


但刘家义却更多强调了山东在多个方面的“落后”。


2018年春节,禁放烟花爆竹的济南显得格外平静。在正月初七(2月22日),一个声音却比鞭炮声更加响亮,这个声音来自刘家义的“炮轰”。


在山东度过首个春节之后,刘家义在这天召开的全省“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历数了山东省在发展中的种种不足,哪儿疼扎哪儿。


此后,这个万字讲话稿被冠以《山东终于意识到自己落后了》的标题,在网上热传。该讲稿被人戏称为是山东省委书记对山东“黑”得最狠的一次。


他在讲话中称,山东与广东的GDP差距,已由2008年的5860亿元,扩大到2017年1.72万亿元;与江苏的差距,则由50亿元扩大到1.32万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方面,山东与广东的差距由2008年的约1350亿,扩大到2017年的约5200亿元;与江苏的差距则由约770亿元,扩大到约2100亿元。


人口流动的增减情况,是反映城市竞争力、人才吸引力的一个主要指标。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各地区人口流入排名中,广东、浙江、四川排名前三,山东倒数第一,人口净流出41.97万人。


近些年,山东周边一些区域的发展也让山东感到了危机:向北,京津冀协同发展势头强劲,雄安新区横空出世;向南,长江经济带生机勃勃;向西,中原经济区异军突起。


他还特意提到了郑州的优势。“近年来我省一些地方到郑州学习考察,无不为人家的大思路大手笔大崛起点赞。”


此次讲话后,关于“山东失去的10年”再次在齐鲁大地被谈起,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刘家义称,2008年的国际金融危机是一次经济重生的机遇,但山东没能抓住。相比之下,南方一些省市见事早、行动快,搭上了转方式调结构的头班车。比如,广东实施产业、劳动力双转移战略,加速推动“腾笼换鸟”;江苏实施产业高端发展、信息化引领等六大行动,推动产业向“高轻优强”调整优化;浙江实施“四换三名”工程,打造经济升级版,在新一轮竞争中走在了前列。


“如果我们的发展方式涛声依旧,产业结构还是那张旧船票,就永远登不上高质量发展的巨轮。”刘家义说。


有分析称,作为一个经济大省的一把手,能把问题摆得这么明,在山东历任领导中并不多见。尤其是在年后的第一个大会上,省委书记主动示弱、“自曝家丑”,看似“自黑”,实则反映出山东的压力,也反映了其改革的决心。


山东一位省政协委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山东官员思想保守,官僚气太浓,原来说山东落后被认为是负能量,现在刘家义来了,直指山东痛点,很多官员纷纷表示振聋发聩,醍醐灌顶。


“不换思想就换人”


山东官场的保守思想,被认为是导致山东落后的主因。


刘家义称,山东的干部政治觉悟高,吃苦耐劳,踏实肯干,这是优秀品质,但有些人思想解放不够、观念变革不深、敢领风气之先的魄力不足。


他对比道,南方一些省的官员遇到新矛盾新问题“向前看”,用创新的思维寻找解决办法;山东干部遇到新矛盾新问题习惯于“向后看”,看有没有成规惯例可循、有没有现成经验可用。


他在今年正月初七的大会上现场发问,浙江2016年12月提出“最多跑一次”目标,仅用一年多时间就基本实现了,“为什么山东解决不了?还是改革不细不深不彻底,没有真动一些部门的奶酪。”


在2017年5月11日召开的全省卫生与健康大会上,刘家义在谈到转变工作作风时严肃地说,有些乡镇、街道、村签的责任书、责任状满天飞,有些完全不符合实际,根本落实不了。“签这样的责任书、责任状,实际上是上级在推卸责任。”


他举例说,一些地方把高速公路安全管理责任落实到村,与村委会签订责任状。“有位村支书对我说,我们连高速公路都上不去,根本没有执法权,咋去管理呢?大家想一想,签订这样的责任状,不是笑话吗?这是什么作风啊?这不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吗?”


“这种所谓的‘层层压实责任’,实际上是‘层层不负责任’!”刘家义说,“我第一次下去调研,就听到有这样的反映,我当时没吱声,第二次下去调研,又听到当地老百姓讲这个事,他是对着我耳朵悄悄地讲的,第三次下去调研又有人悄悄地对我讲。这个作风要不得,必须改!”


“有些部门吭哧吭哧、一字一句抠文字、写材料,层层讨论、修改、审议,通过之后就束之高阁,不落实。”刘家义说,“抓落实不够,这可是致命的问题啊。”


7月初,刘家义和山东省省长龚正挂帅的山东党政考察团,走出山东,远赴广东、浙江、江苏实际学习取经,四天的行程,大家看到了差距,同时也看到,最大的差距是观念。


刘家义指出,苏浙粤三省的成功经验,关键在创新,核心就是制度创新,而制度创新首先要解放思想。“只有改才有出路,只有闯才有活路,唯有改革开放才是正确的路径。”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刘家义任山东省委书记仅三个多月后,山东省委、省政府便出台《关于激励干部担当作为干事创业的意见(试行)》(2017年7月18日),为干部干事创业建立容错免责机制。


这份文件提出,干部在贯彻落实党委和政府决策部署、推动重大项目重点工作时出现失误或错误,只要出发点是为了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推动经济社会发展、保障和改善民生,且属于大胆探索创新,先行先试出现无意过失,主动挽回损失、消除不良影响等情况的,可予以容错免责。符合容错免责情形的,干部提拔任用、职级晋升、职称评聘等均不受影响。


另外,《意见》提出可以“越级提拔”:“对在下一级党政正职岗位上干事创业、实绩突出、特别优秀的干部,可以直接提拔担任上一级党政正职。”


但在刘家义面前的道路并不平坦。济南一位厅级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接触到的很多官员,普遍的反映是刘家义讲得很透彻,分析问题非常到位,但是具体怎么抓?还需要进一步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