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纳瓦罗的“致命”危险

时政 苏洁
打击中美贸易完全是本末倒置 根源问题并不能获得解决



进入2018年7月,特朗普政府的对华贸易摩擦步步升级,先后公布了三批征收关税的 “中国制造” 产品,价值分别是340亿美元、160亿美元和2000亿美元。


除了中国之外,欧洲、墨西哥、加拿大等很多美国的传统盟国也全都在美国的贸易摩擦对象之列。在特朗普接二连三的贸易摩擦动作中,美国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总统助理彼得·纳瓦罗的身影几乎无处不在。作为特朗普御用的贸易政策顾问,纳瓦罗是白宫中知名的“民族主义者”,不仅是鹰派代表,更是反对自由贸易的急先锋。进入2018年,只要每次出现在电视镜头上,纳瓦罗喋喋不休的主题就是 “关税、关税、关税!”


在外人眼里,身材矮小、面容消瘦的纳瓦罗是个十足的工作狂。他不分日夜地工作,工作间隙最大的爱好是跑步,办公室里常年放着一双跑鞋。纳瓦罗在白宫几乎没什么朋友,关系最近的政治同盟是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后者也是自由贸易的坚定反对者。


人缘不佳的纳瓦罗之所以能够在美国的贸易决策中发挥重要作用,离不开一个秘密武器:对特朗普的忠诚和绝对服从。“作为经济政策研究者,我的职责之一就是为总统的直觉提供分析支持。”在接受美国彭博社采访时,纳瓦罗毫不讳言地表示。


在彭博社看来,纳瓦罗和特朗普有不少共同之处,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两人年龄相仿,都曾是民主党员,后来转投共和党,更重要的是,两个人的世界观惊人一致。“纳瓦罗经常是人群中的背道而驰者,而且他从不害怕与主流观点针锋相对。”美国制造业联盟的主席史考特·保罗如此评价纳瓦罗。


一本书改变命运


1949年,纳瓦罗出生于一个美国平民家庭,父亲是一个萨克斯风演奏者,拥有一个小型乐队,经常在全国各地演出。父母聚少离多的生活没能给纳瓦罗一个幸福的童年,在他9岁的时候,父母选择了离婚。离婚后,纳瓦罗的母亲在佛罗里达的百货商店找到了一份秘书工作,此后纳瓦罗就一直跟随母亲生活。


纳瓦罗1972年从位于波士顿的塔夫茨大学毕业后,跟随为在发展中国家推行其外交政策而组建的美国和平队在泰国工作了三年。之后,纳瓦罗便申请进入哈佛肯尼迪学院,攻读公共政策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继续学业,并于1986年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博士毕业后,纳瓦罗顺利进入学术领域。他先后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圣地亚哥大学教了三年书,在1989年成为加州大学尔湾分校商学院的教授,负责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学,任教20多年。如今,纳瓦罗是该校的荣誉教授。


在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执教不久,年轻的纳瓦罗并不甘心只在学术领域发展。1992年,他以民主党身份第一次尝试竞选圣地亚哥市长。此后,他又四次竞选不同职位,均告失败。在加州的政治圈,纳瓦罗的名声并不好,他的政治立场可以用“多变”二字概括。民主党、独立参选人、共和党,他不断尝试改变,似乎一直在寻找能给他的政治生涯带来转机的身份。然而,胜利女神却从没有垂青于他。直到有一天,特朗普向他抛来了橄榄枝。


能被特朗普赏识,这要感谢纳瓦罗曾与别人合写的一本书。在20多年的教职生涯中,纳瓦罗出版了十几本书,其中有三本与中国有关,最著名的是出版于2011年的《致命中国》。在书中,纳瓦罗不遗余力地抨击中国操控货币和贸易,指责中国通过 “伪劣产品” 获取利益,威胁美国对世界经济的主导权。纳瓦罗在书中的著名言论是,“美国企业根本没法和中国企业竞争,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根本不是在和中国企业竞争,而是和中国政府竞争。” 此书一经出版,在美国社会引发了不小的讨论热潮。 第二年,纳瓦罗还导演制作了《致命中国》同名纪录片,继续宣扬中国威胁论。


特朗普曾在一次公开采访中表示,纳瓦罗的《致命中国》是他最喜爱的关于中国的书之一。因书结缘,特朗普和纳瓦罗开始有了联系,但纳瓦罗也许不会想到,这本书竟然在日后成了他走出失败政治生涯的转折点。


2016年,代表共和党竞选美国总统的特朗普急需找几个中国问题专家。特朗普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迅速联系到纳瓦罗,并将他纳入特朗普的竞选顾问阵营。


成为竞选顾问的纳瓦罗,抓住一切机会获取特朗普的信任。2016年,他和另一个竞选顾问、如今的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合作发表了特朗普的经济计划论文,鼓吹贸易保护主义,遭到美国经济界的质疑。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表示,纳瓦罗对经济的预测 “建立在不现实的假设基础上,他们仿佛是来自于另一个星球,对现实一无所知。如果美国采用了特朗普的经济计划,那么结果必将是毁灭性的”。


2016年11月,包括19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内的370位经济学家联名发表公开信,向特朗普的经济政策提出警告,并指出选举特朗普为美国总统是危险的。公开信发表后不久,纳瓦罗立刻做出了回应,他以特朗普竞选团队资深顾问的身份对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表示, “这封信令人难堪,这些经济学家还是坚持认为那些对美国不利的生意是正确的。” 采访中,纳瓦罗还不忘宣传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减税、提高能源产量、通过减少进口和提高出口来降低贸易逆差,这些都可以促进美国经济发展,提高美国人的工资水平,我想选民根本就不需要什么经济学博士学位就可以明白这些。”


2016年底,特朗普从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不久,他提议成立一个全新的机构,名为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该机构设立的初衷是为总统的经济贸易政策和洽谈提供咨询,协调相关部门,振兴美国制造业,提高美国人的就业率。纳瓦罗获得了特朗普的信任,并被提名为该机构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纳瓦罗曾表示,自己主要的任务之一就是针对那些与美国贸易中有欺诈、不公行为的国家采取措施。


就这样,纳瓦罗,一个原本籍籍无名的政坛失意者,一夜之间打开了白宫大门,被推上美国政坛的风口浪尖。


高中生的逻辑


虽然获得了总统特朗普的青睐,顶着特朗普阵营“中国问题专家”光环的纳瓦罗,其专业能力却遭到广泛质疑。


“纳瓦罗既不懂中文,也没在研究中国上花过多少时间,他甚至连中国都没怎么去过。这样的人之所以能够成为特朗普政府的中国问题专家,根源之一是他和特朗普相似的价值观。”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的评论员、前半岛电视台外交记者梅丽莎·陈表示,“在纳瓦罗眼中,中国是美国的竞争对手,两国之间的竞争就是零和博弈,不存在双赢。”


不仅美国媒体对纳瓦罗能否胜任工作的问题上打了问号,对于长期从事中国研究的美国学者而言,这个突然出现在最高政治舞台上的“中国问题专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不速之客。曾任中国美国商会会长的麦健陆表示,“纳瓦罗从未尝试和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接触,不管是在政治、经济还是历史领域。而在任何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学术圈,纳瓦罗也是籍籍无名。”


芝加哥大学的中国历史教授彭慕兰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我对纳瓦罗的印象是,他一直逃避和真正对中国问题有研究的人进行交流。”在彭慕兰看来,纳瓦罗的那本《致命中国》对中国的描写非常片面:“纳瓦罗用夸张、不准确,甚至是讽刺漫画的手法来描写中国。在真正了解中国的人看来,这样的书毫无可信度。”


彭慕兰所说的“夸张手法”,在纳瓦罗的《致命中国》中比比皆是。其中有一段,纳瓦罗耸人听闻地警告那些买中国商品的美国消费者,“你想寻求华丽的死法吗,比如爆炸、电击、着火等?那你有的可选啦,那些质量堪忧的接线板、电风扇、台灯、过热的遥控器、会爆炸的手机等,选择多得很!”

与长期对中国感兴趣的专家们不同,纳瓦罗承认自己对中国的兴趣开始于2005年左右,而原因竟是他商学院学生的失业。纳瓦罗表示,在得知很多从商学院毕业的学生陆续失业后,他决定进行研究。研究中发现,中国对美国存在贸易顺差,而人民币价值也被低估,所以认定中国是导致美国人失业的“罪魁祸首”。2006年,纳瓦罗发表文章认为,中国对美国的竞争优势中有41%是来源于贸易的不平等性。


纳瓦罗曾在接受《外交政策》的采访中为自己的观点辩护,他认为自己的立场建立在“连高中生都明白的道理上”。“贸易是建立国与国之间良好关系的基础。一旦有国家出现欺骗行为,那么这个关系就变质了。比如说一个国家操控货币,那么这个国家的胜利就是以别国的失败为代价的。平衡关系被打破了,这是高中生都明白的道理。”


在纳瓦罗看来,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美国最大的失误,因为“中国不按规则出牌”,而美国制造业的衰败和失业率的上升,自然也与中国有关。纳瓦罗也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对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税率“至少43%的关税”。此外,他还不断鼓吹提高美国军费、加强和军事台湾的连结等。


针对纳瓦罗的政策建议,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曼昆在自己的博客里进行了抨击,“纳瓦罗的经济观点犯了基本的常识性错误,一味减少贸易逆差将导致投资下降,利率上升,社会消费能力也将整体下降。连经济学刚入门的学生都知道,与贸易逆差相伴的是资本的流入。”曼昆同时指出,如果美国继续加强对中国的贸易壁垒,那么大量的工厂将会寻求其他成本低的国家,比如印度、越南等。也就是说,打击中美贸易完全是本末倒置,根源问题并不能获得解决。


英国的《经济学人》杂志同样对纳瓦罗的贸易策略保持悲观态度。他们认为,如果美国人不能购买便宜的进口货,低收入阶层的经济状况会更加窘迫,从而社会消费能力会进一步减弱。


即便是“唱衰中国”的美国评论员章家敦(Gordon Chang),也对特朗普政府和纳瓦罗的激进态度表示反对。“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关税是很不明智的选择,而退出TPP对美国政府来说简直是‘自取灭亡’。”章家敦在接受《外交政策》杂志采访时表示。


仕途如“坐过山车”


纳瓦罗进入白宫后的仕途并非一帆风顺,用《华盛顿时报》的报道形容,“简直就是在坐过山车”。


2017年6月,纳瓦罗走马上任国家贸易委员会负责人的半年后,美国政治新闻网站《政治》消息披露,纳瓦罗在白宫的影响力非常微弱。那个时候,纳瓦罗手下只有两个工作人员,也接触不到任何核心决策。


不久,又传来国家贸易委员会要被合并的消息。2017年4月,特朗普宣布成立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根据白宫发布的行政令,这一办公室的任务是维护美国工人和国内制造商的利益,并就促进经济增长、减少贸易逆差、增强美国制造业和国防工业基础向总统提供政策建议。由于业务范围相似,国家贸易委员会被并入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纳瓦罗仍担任主任。


调整后不到半年,2017年9月,白宫权力架构又发生变化,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被划归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这样就意味着,纳瓦罗需要向国家经济委员会的加里·科恩汇报工作。一向主张自由贸易的科恩和纳瓦罗的立场截然不同,两人的关系也并不怎么融洽,甚至有传言二人曾在贸易会上发生争吵。


进入2018年,纳瓦罗终于再次迎来了政治生涯的转机。根据《华盛顿时报》报道,2月12日,特朗普将纳瓦罗叫到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问他的贸易政策为什么不够激进了。特朗普告诉纳瓦罗,在2018年,他准备在贸易政策上有些动作,需要纳瓦罗的协助。


不久,白宫对外宣布,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负责人纳瓦罗将被任命为总统特朗普的助理。消息公布后,白宫有官员向媒体透露,这一人事变动是特朗普亲自要求的。特朗普本人很欣赏纳瓦罗,经常在关键会议中询问为什么纳瓦罗没有列席。


总统有滥用权力之嫌


纳瓦罗重回权力中心,给特朗普政府内的鹰派一剂强心剂,与中国贸易的摩擦也接踵而来。


2018年7月初,特朗普宣布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收关税,到7月底,将对另外一批价值16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税。


而短短几天后,7月10日,特朗普政府又公布了一份包括服装、行李箱、化妆品等在内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清单,威胁将对这批“中国制造”征收10%的关税,将贸易摩擦进一步升级。


就在2000亿美元的征税商品清单的意向公布后,美国企业界普遍表现出反对之声。 “美国和中国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只会对两国的经济和就业市场造成伤害,到最后没有人会是赢家。” 中美贸易委员会会长约翰·弗里斯比表示。


在很多美国工商界人士看来,特朗普政府的贸易战打击了美国企业的投资信心,而美联储的会议纪要也表明,一些企业已搁置或减少投资。


“现在中国和欧盟的贸易已经超过中美之间了,而特朗普政府的做法只会加剧这一趋势。目前,美国绝大多数的出口导向型企业都把中国视为最重要的市场,从通用汽车,到好莱坞,到音乐产业、波音飞机,以及那些在华盛顿州的科技公司,它们都将受到打击。”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的记者亚当·戴维德森预测。


不仅大企业受到波及,美国不少小企业的生存更是受到贸易摩擦的冲击。卡内基·梅隆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李·布兰施泰特表示,在贸易战中,美国大公司可以把生产转移到海外,但对于没有海外生产网络的小企业而言,生存就困难得多。


美国船舶业就是受到冲击的典型。全国船舶制造商协会会长汤姆·达姆里奇表示,该行业有大约1000家制造商,几乎全是中小型企业,有些零部件只能从中国购买。而贸易战让这些小企业的生存举步维艰。


除了和中国的贸易摩擦外,纳瓦罗等人把德国也放上了“黑名单”。2018年7月12日,在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频道采访时,纳瓦罗发表了这样一番讲话,“德国是个大麻烦,不止对欧洲是这样,对美国也是一样。而特朗普总统正是那个指出德国这个欧洲皇帝根本没穿衣服的人。”


以纳瓦罗为代表的鹰派和特朗普在贸易上的一意孤行,在共和党内部也引发了深深的担忧。近日,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共和党主席鲍勃·科克提议,应给国会权力来审核总统的贸易决策,防止特朗普滥用权力,肆意提高关税。科克认为,特朗普有滥用总统权力的嫌疑。


“现在国会对关税问题上不满的声音越来越高涨,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而且对国会的顾虑毫不关心。”众议院筹款委员会的负责人凯文·布拉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毫无疑问,纳瓦罗‘任性’的立场正在毁坏美国和重要贸易合作伙伴中国的关系。而这样的做法最终对美国不利。不仅是中国,墨西哥、德国等贸易伙伴在渐行渐远,如果墨西哥无法和美国继续保持紧密的贸易关系,他们肯定会转向印度和中国。同样的,特朗普政府正在和欧盟关系恶化,最终的结果是,德国等欧盟国家必会和中国寻求更多的合作机会。”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的编辑雅各布撰文称,“讽刺的是,纳瓦罗‘制裁’中国的方式,最终可能将有利于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