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式远大于内容的“普特会”

时政 张腾军
或许当特朗普的第二任期成为可能 再来讨论美俄关系的新时代更为现实



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正式会晤。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两人已分别在2017年7月的20国集团峰会和11月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间歇两次会面,此次是首次正式会晤。


对于此次会晤,两国领导人均十分重视,甚至在镜头前表现得有些拘谨。在普京“姗姗来迟”近一个小时后,两人正式见面,握手持续了约3秒,神情严肃。


刻意营造良好氛围


继一月前的新加坡金特会后,在赫尔辛基举行的普特会也成为举世瞩目的会面。这是一次典型特朗普式的真人秀,镁光灯与头条新闻的数量远比具体协议来得重要。


不同于刚刚在比利时和英国时对欧洲盟国的敲打,特朗普希望把普特会办成一次和气、圆满的会晤。为此,他一改往常作风,在会晤前特意降低调门,对普京大为赞赏,认为二人可以相处得很好,称这次会晤可能会比其他会晤更轻松。特朗普还就刚刚结束的俄罗斯世界杯向普京表示祝贺,称赞这是史上最好的世界杯之一。


刻意营造良好氛围,恰恰说明两国关系的不同寻常。例如,在美俄保持正常外交关系的情况下,两国元首选择在第三国进行正式会晤,这本身就很值得玩味。经过精心挑选后,两国将普特会地点选在双方都认为“比较方便”的中立国芬兰举行,并且会前似乎达成某种默契,不抬高外界对峰会成果的期待,小心翼翼地维系脆弱的舆论基础。


在简单寒暄后,两国元首首先选择了“一对一”会晤,仅有翻译在场。这场私密性极强的会谈持续超过两个小时,会谈议题涵盖了此前提到的两国关系中的所有重要议题。白宫官员称这次私人会谈是由美方主动提出,主要考虑在于发展私人关系、阻止信息泄露、避免鹰派助手干扰。此后,两国团队加入举行双边扩大会议。近四个小时的会晤结束后,两国领导人举行新闻记者会。


普京指出会谈“坦率、有条不紊、富有成果”,特朗普则用“直接、公开、富有成效”来形容此次对话。


特朗普宣称,美俄关系从未如此糟糕过,但约四个小时前,这种情况已经得到改变。从新闻记者会上透露的信息来看,双方在会晤中讨论了叙利亚局势及反恐合作,谈及去年汉堡会晤时建立网络安全工作组的倡议,并就军备控制和朝鲜半岛形势进行交流。


备受瞩目的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大选事件,成为记者会上提问最为密集的问题。普京重申,尽管自己希望特朗普赢得选举,但他否认任何俄罗斯介入美国大选的指控。特朗普则强调花了大把时间与普京讨论此事,指出普京在此事的立场“异常坚定有力”,认为俄罗斯没有理由干预美国大选。同时,特朗普抨击了司法部和FBI的“通俄门”调查,认为根本不存在任何通俄事件,所有这一切都是彻底的“政治迫害”。

从内容上看,此次会晤并无新意。双方围绕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大选事件所发表的言论,也均为先前立场。然而,美国国内对此次峰会的普遍期待,是特朗普应与普京针锋相对,迫使其在此事件上承认错误,或者至少显示美国对此事的反对态度。特朗普为普京打圆场的做法,显然有违国内期待。两党议员及媒体纷至挞伐,前中情局长布伦南甚至称特朗普此举是“叛国”行为。特朗普对普京的态度,也令盟友坐立不安。普特会“和谐”收场之后,需要面对来自各方更为严峻的考验。


各取所需


对特朗普来说,此次会晤的主要目的在于建立与普京的良好个人关系。一直以来,特朗普毫不掩饰对普京的欣赏。据不完全统计,特朗普在各种场合对普京的正面评价不下10次。无论两国关系多么糟糕,特朗普的这种执念未曾动摇,个中原因或许只有其本人才能解答。


在此基础上,特朗普构建了一个十分直白的逻辑,即好的美俄关系,总归比不好的要好。特朗普似乎十分倚赖这种“陈词滥调”,而从未解释什么样才算好的美俄关系。在此次会晤前,特朗普甚至拉国际社会来为这种观点背书,称全世界都希望美俄关系变好。同时,他也不忘拉盟友垫背,在受访时称,在贸易问题上,欧盟是美国的敌人。


在与普京会面之后,特朗普进一步澄清,俄罗斯是好的竞争对手。这种新定位,大概可以佐证坊间所言,特朗普确实没有完整看过《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


如果非要去拔高特朗普对俄思维的战略内涵,大概可以解读为:美国在军备控制、地区热点问题如叙利亚问题上需要俄罗斯的合作,同时不愿看到俄罗斯与美国当前最大的竞争对手中国过从甚密。在“一对一”会晤前的答记者问中,特朗普提到了三个待讨论议题:贸易、军事和中国。此可为某种印证。


对普京而言,此次会晤同样意义重大。在记者会上,普京指出,“冷战已经过去,两国进行激烈意识形态对抗的时代也已是过去式”,两国当前需要共同合作应对新的挑战。相比较美国,俄罗斯对两国关系转圜的需求或许更为迫切。美国及西方的持续经济制裁,使俄罗斯面临非常大的压力,与美国改善关系显然有助于战略关键产业的发展以及破解地缘政治上的外部围堵。


但是,与多位美国总统有过丰富交往经验的普京,深知一两次会晤不可能带来颠覆性的改变。一直以来,俄美关系似乎逃不出高开低走的怪圈,特朗普能否抵住国内反俄力量与盟友的反扑尚未可知。因此,普京对此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以至于从媒体上看,他是更为沉着老练的一方。与特朗普“好大于不好”的逻辑相比,普京的诉求则为“少即是多”。


首先,他需要通过会晤显示俄罗斯与美国对等的谈判地位,维护国家尊严。其次,通过对特朗普施压,减少或部分减少对俄罗斯的制裁,减轻“大选门”、“通俄门”对俄罗斯的压力,管控俄美在叙利亚问题上的潜在对抗。最后,努力争取美国对俄罗斯克里米亚主权的承认,这是更高的目标。


曾经一度,普京的国内支持率有所下滑,其需要通过一场成功访问提振士气。过去的一个多月,由于世界杯引发的热潮,俄罗斯备受赞誉。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表示:“俄罗斯是一个热情好客的国家,此次赛事彻底改变着西方对俄罗斯的看法。”普京事无巨细地过问世界杯筹办事宜,并热情招待前来看球的外国领导人,以至于国际媒体认为普京才是世界杯的真正赢家。


从结果上看,普特会的顺利进行,确实为普京带来了正面效应,也满足了特朗普发展美俄关系的初衷。


“现在球在你们这边了”


在记者会的最后,普京送给特朗普一个足球,指美国将承办2026年世界杯,“现在球在你们这边了”。这句话实际上点出了美俄关系未来发展的关键。特朗普带着与普京建立的良好化学反应回到华盛顿,迎接他的恐怕不会有鲜花和掌声。以一己之力推动美俄关系转圜,究竟能走多远,特朗普心里也没底。


一直以来,影响美俄关系发展的杂音在美国最为响亮。就在普特会前夕,美国司法部宣布将起诉12名俄罗斯情报人员,指他们在2016年大选期间入侵民主党电脑系统,窃取民主党高层往来邮件,还盗取50万名美国选民的资料。受此影响,多名国会议员要求特朗普取消与普京的会晤。今年7月初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公布的联合调查结果,也指称俄罗斯干预了2016年美国大选。情报系统对俄罗斯的指控,成为特朗普挥之不去的心结。


国内政治力量在对俄问题上的合流,将继续成为特朗普改善美俄关系的最大阻碍。当《纽约客》记者询问如何评价当前美国对俄政策时,多位受访前政府高官用了“自相矛盾”“混乱”“脱轨”“精神分裂”“热和平”等词。这是特朗普所面临的真实国内境况。据近期民意调查显示,尽管共和党人对俄罗斯的好感度相较过去有所提升,但认为俄罗斯是美国主要威胁的人数仍然过半。国会两党中支持美俄关系缓和的声音少之又少,仅剩共和党参议员同时也是茶党人士的兰德·保罗孜孜不倦地呼唤“道德平等”,要求美国人将心比心,直面美国曾经干预他国选举的黑历史。


鉴于特朗普不走寻常路的个人风格,他不会在国内压力之下轻易屈服。美俄关系转圜不仅有关特朗普的个人情结,现在更因“通俄门”调查而牵涉其政治生命。因此,可以预期特朗普将继续无视鹰派助手的进言,寻求与普京私人关系的改善,必要时以总统权力拒斥情报部门的“通俄门”调查。基于对特朗普剩余任期执政稳定性的判断,未来两年美国对俄政策大幅调转恢复对抗姿态的可能性相对较低。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水滴石穿非一日之功。美俄在地缘政治上的利益纠葛并未消失,双方在叙利亚、乌克兰问题上的矛盾依旧存在,冷战思维还将时不时回到美俄关系的讨论中来。尽管特朗普有心促成缓和,但能否做到则是另一回事。无疑,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将继续遭遇阻力,而且伴随“通俄门”调查的进行,这种阻力只会增加不会减少。特朗普希望全力争取2020年连任,在余下两年的连任之路上,俄罗斯在特朗普的政策议程上处于什么样的位置,将会影响特朗普对发展美俄关系的总体判断。


普特会后,特朗普谈及美俄关系的新开端信心满满,这种信心可能更多出于主观臆想,而非以事实依托。或许,当特朗普的第二任期成为可能,再来讨论美俄关系的新时代更为现实。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