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医学院改名记

时政 杨智杰
作为一所“非著名”医学院 泰山医学院的改名计划几经变更


(资料图片)泰山医学院。图/视觉中国


泰山素有“五岳之尊”的称号,它每年吸引着千万游客前来登顶,享受“一览众山小”的壮观。但近日,岱宗脚下的泰山医学院却要把自带地域知名度的校名给“抛弃”了。


5月31日,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发布《关于2018年拟批准设置高等学校的公示》,40所省级人民政府申报设置的高等学校获得通过。其中,以位于山东省泰安市的泰山医学院、山东省医学科学院资源为建校基础的新建学校拟更名为“山东第一医科大学”。


上述公示中共有16所高校申请更名,大多数都是在原先校名基础上,仅仅将“学院”改成“大学”。没有一所像泰山医学院那样,完全改掉了自己的“名号”。


作为一所“非著名”医学院,泰山医学院的改名计划几经变更,从“华东医科大学”“山东省立医科大学”“齐鲁医科大学”,到最后定为“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尤其是,它曾因打算取“齐鲁”二字作为新校名,而卷入一场巨大的风波中——被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的校友口诛笔伐。


合并一拍即合


2016年11月22日,山东省肿瘤医院官网发布新闻《郭树清省长来我院进行考察调研》。根据这一报道,时任山东省委副书记、省长郭树清“强调了建设济南国际医学中心和华东医科大学的重要性,希望我院在其中发挥好作用。”这是“华东医科大学”这个名字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实际上,早在当年3月,山东省政府就提出建设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的计划,希望建立一个集医疗、教学、科研和预防保健、健康旅游、康复医养为一体的国际化综合医疗健康产业。医学科学、医学教育和医学大数据是三个主攻方向。


2016年4月22日,山东省委、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高等教育综合改革的意见》(下文简称《意见》),其中第15条提到,在“十三五”期间,会重点扶持6所左右的省属高校和20个优势学科,争创国内一流。


有心人很快察觉到,这次高教改革会选择医学学科进行试点。2016年底,一则“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和泰山医学院将合并,本部设在济南”的传闻在网上迅速传开,但并没有相关部门正面回应。即使是泰山医学院的师生,也只是在微信公众号上看到并私下讨论,并未从校方得到任何确切消息。 


直到2017年3月2日,官方发布《山东省教育厅2017年工作要点》明确提到,做好泰山医学院与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山东省立医院,以及齐鲁工业大学与山东省科学院整合工作。其中,前两者整合后的医科大学本部会落户在济南国际医学科学中心。


泰山医学院副院长彭春雷记得,2016年上半年,省政府派人向学校征求意见,问他们是否愿意和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山东省立医院合并为医科大学。这正中泰山医学院原本就想升格为大学的下怀。


泰山医学院是省属本科院校,根据“中国教育在线”数据显示,近年来该校在全国多个省份招生都是第二批录取,换言之,这是一所二本医科院校。


泰山医学院老校区坐落在泰山脚下,面积小、条件简陋,学校早期只有临床医学专业。2001年,国家人口计生委泰安人口学校、泰安化工学校、山东省中医护理学校并入到泰山医学院,建立了新的学院。次年,医学院在泰安城南开始建设面积达3000亩的新校区,随后进行扩招。目前,泰山医学院已有17个教学院部,42个本科专业。


彭春雷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建立新校区以后,学校就有更名的想法。2011年学校在做“十三五”规划时,明确提出在“十三五”末要升格为医科大学。为此,学校还专门成立了更名工作领导小组。


彭春雷说,虽然学校名字带来的红利有限,最终仍得看学科建设,但改一个好听的校名,在生源上对学校有非常实际的好处。所以,当机遇来临时,泰山医学院必然会牢牢抓住——单靠自身建设去满足教育部对高校更名的要求,并不是一件易事。


山东省医学科学院位于济南,是山东最好的医学研究院所,有优质的基础和临床医疗资源,拥有两名中国工程院院士。计划作为附属医院的山东省省立医院在省内排名也算得上数一数二,能给学生提供更好的实习条件。泰山医学院与之合并后整体教学水平、人才队伍和临床实践基地等都会有质的提高。


但是这个合并也引发了一些业内人士的质疑,既然省里要建立国际医疗中心,发展山东高端医疗,为什么不选择各方面实力都很强、位于济南的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


对于省政府做出的决定,彭春雷解释说,“山大本身是部属院校,行政管理和资源整合上会有一些机制问题,而我们是省属院校,在资源调配上,省里有自主选择权。”另一方面,他提到,泰山医学院本科教育有很好的基础,医学学科门类齐全,这更符合医科大学本科教育的要求。


彭春雷透露,郭树清任山东省省长时,曾对泰山医学院的留学生教育有很高评价,合并泰山医学院和山东省医学科学院的想法,也是当初郭在任时提出来的。


在山东,已有的公办医学院校包括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原山东医科大学)、青岛大学医学院、山东中医药大学,以及潍坊、泰山、济宁和滨州医学院,共7所。


多位泰山医学院的教师推测,选择泰医,和泰安距离济南近有一定关系。目前泰安到济南有高铁直达,行程只需17分钟。彭春雷证实了这个猜测,相较于同级别的其他省属医学院,泰山医学院距离济南最近,未来即使分为两个校区,教职工们往返的成本会更低,这也是省政府考虑的因素之一。


彭春雷还提到,在整合事宜上,山东省医学科学院也比较积极。在教学方面,医科院在本科培养上是空白。“学科的建设离不开人才建设,他们缺本科教育,那么,硕士点、博士点这些高层次人才的学科建设也会受影响。”


(资料图片)泰山医学院的课堂。图/视觉中国


更名一波四折


决定合并显得顺理成章,但彭春雷没想到,更名的过程有点复杂。在过去两年中,不同部门向公众介绍这所未来的大学时,就出现过4个名字。


除了最早提出的“华东医科大学”外,2017年1月21日,在中国共产党济南市槐荫区第十二次代表大会上,《齐鲁晚报》记者获悉,山东省委省政府将泰山医学院、省医学科学院整合组建的高校,正式以“山东省省立医科大学”的名字亮相。


不过这个校名只是昙花一现。2017年6月初,山东省人民政府《关于组建齐鲁医科大学(筹)和新的齐鲁工业大学的通知》公布:经省委、省政府研究,决定整合泰山医学院与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山东省立医院,组建齐鲁医科大学(筹)。


这是以政府正式下发文件的方式公布的,内容详细规划了整合后三家的建制和校区问题,撤销泰山医学院和山东省医学科学院的建制,其编制、人员、资产、债权债务整体划入齐鲁医科大学(筹),同时保留山东省医学科学院的牌子。齐鲁医科大学(筹)在济南、泰安设校区,各校区具体功能布局由学校根据发展规划、现有校区建设基础进行布局和调整。


2018年1月,教育部发布《关于2017年度申报设置列入专家考察高等学校的公示》,16所更名高校中,泰山医学院申请更名为齐鲁医科大学。


但是4个月后,教育部对上述申报高校拟批准的名单中,齐鲁医科大学的名字已不在其中,以泰山医学院为基础的“申请建校名称”变成了“山东第一医科大学”。


泰山医学院的这次更名,令很多业内人士联想起2015年四川泸州医学院的更名过程。2015年4月28日,教育部发函同意泸州医学院改名为“四川医科大学”,但这一更名引起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海内外校友的反对。最终,泸州医学院更名为“西南医科大学”,但这一结果仍遭到第三军医大学的不满与反对。


泰山医学院和泸州医学院改名所引起的波折,发生在全国众多“学院”纷纷寻求升格为“大学”的背景下。就在泰山医学院更名后,与它同级别的另外三个山东省属医科院校滨州、济宁、潍坊医学院,也都将升格为医科大学作为学校的阶段性目标。


据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李奇观察,1999年起,国内高校大扩招,在2002年进入到高等教育大众化阶段,此后高校改名的趋势逐渐明显,在2012年前后出现了一个高潮。


他解释说,相较于985高校,高等教育大众化给地方院校的冲击更大,它们希望通过改名来提升名气,吸引生源。“从‘入口’到‘出口’都存在压力:招生的时候,必须校名好听一些,家长才觉得含金量高一些,才更愿意把孩子送进来。同样的道理,如果学校的名气比较大,用人单位也会乐于接受一些。”


经费是院校改名的另一个诉求。在985和211院校之间、211和地方院校之间,教育部给的办学经费差距都很大。“换言之,你的层次越高,相对来说办学经费越充裕。”李奇说,在行政管理体制上,不同层级的院校也享受不同待遇。例如,985院校的校长大多数是副部级,地方院校的校长则相当于副厅级或局级。所以,无论个人还是组织,大家都希望提高学校的层级。


三峡大学的张学见在论文《1981-2010年我国高等院校校名变动探析》中提到,30年间,近八成的老校名消失。又加上升格、合并和增设,院校数量增多,截至2010年,老校名数量仅占所有校名的7%。院校更改以后的名字有个趋势,覆盖地域上由“小”变“大”、专业上由“冷”变“热”、覆盖专业上由“窄”变“宽”。


站在泰山医学院的角度,他们即使愿意改为泰山医科大学,也是不现实的,决定权已经不在自己手中。山东省教育厅、医科院、省立医院和泰山医学院各方代表曾开会商讨,如果改为泰山医科大学,校名所体现的地域性会给人“这所高校仍在泰安”的印象。这显然不是山东省政府的初衷。


能够覆盖更大的区域,这是省政府对新名字的期望。于是才有了最初“华东医科大学”的叫法,但是这个名字很快就被否决了。彭春雷解释说,自从2015年泸州医学院先后更名为四川医科大学和西南医科大学并引发舆论反对后,教育部在高校更名上有一个新规定——如无特殊情况,省属院校改名不能超出所在区域的范围。


2017年6月,在各方代表商议后,山东省人民政府拟定了“齐鲁医科大学”的名字。


山东省对“齐鲁”有浓厚的情结。山东大体的范围是春秋战国时期齐国和鲁国的地域,“齐鲁”成了山东的代称,在“齐鲁大地”上,你可以轻易看到齐鲁银行、齐鲁饭店此类的字样。


恰好在当时,为配合学校组织的一次论坛,泰山医学院制作了“齐鲁医科大学(筹)153年发展历程”的宣传海报。他们没想到的是,如两年前泸州医学院改名引发的争议一样,他们的做法也激怒了原齐鲁大学医学院和山东大学医学院的校友。


“齐鲁”之争


去年6月初,身为原齐鲁大学医学院的校友,80多岁的王俊英(化名)在微信上看到别人转发齐鲁医科大学(筹)153年的校史时,感觉自己母校的名誉被侵犯了。


1949年以后,政府接管并改造所有私立大学,当时,著名的齐鲁大学、湘雅医学院、华西协和大学等作为教会学校也被纳入到改造大潮当中。1952年,王俊英的母校被撤销建制,齐鲁大学医学院在原址上与其他医学院合并组建,成立山东医学院。1985年,山东医学院又更名为山东医科大学。


王俊英最接受不了的是,泰山医学院所总结的校史中提到,泰山医学院是原山东医学院泰安分院,又因为山东医学院和原齐鲁大学医学院的传承关系,因而把原齐鲁大学医学院的校史嫁接到了现在的“齐鲁医科大学(筹)”上。


上述校史写道,“1974年,山东省委决定成立山东医学院楼德分院,1979年山东医学院楼德分院迁至泰安市区,改名为山东医学院泰安分院,后山东医学院泰安分院改名为泰山医学院”。这段历史王俊英见证过,但那时候齐鲁医学院早已不在,泰山医学院跟“齐鲁”并没有关系。


当时她所在的微信群就炸开了,这些最低年龄也有80多岁的齐鲁校友们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召集了27名原齐鲁大学校友签名表态,反对山东省委省政府新组建的医科大学更名为“齐鲁医科大学”,签名人中以1947级到1951级校友为主。


王俊英高考时正值建国初期,那时齐鲁大学医学院名气很大,有“南齐鲁,北燕京”的说法,很多人都是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但是没等到她毕业,学校就被撤销建制了。


最后几届学生对“老齐鲁”的归属感和情结十分浓厚,因为,原齐鲁大学在1951年以后再无校友,而1947级的学生大部分都已90多岁,于是,这群耄耋老人成了为记忆中的母校争取声誉、铭记那段历史的主力。


参与签名的原齐鲁大学校友会副会长张茂宏是1947级学生,他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齐鲁医科’或者说‘齐鲁医学’的品牌应当属于齐鲁大学医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部前身。”


实际上,“齐鲁医科”的品牌在历史上是有被保留下来的可能的。据王俊英介绍,1951年取消建制时,学校有人建议,合并后的医科大学干脆就叫做“齐鲁医科大学”,但是这个建议最终没有被采纳。


王俊英解释说,参与签名的老校友害怕被人“扣帽子”,所以只是在齐鲁大学校友会的圈子里征求自愿签名。当时,恰逢全国政协委员赴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视察,他们就以反映意见为名,将这封表态信交到政协委员手中。


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的在校师生也对泰山医学院的改名计划有异议。该校免疫系主任张利宁去年6月看到省政府的公告时,她和很多山大的师生都反应很强烈。今年1月,她看到教育部发布《关于2017年度申报设置列入专家考察高等学校的公示》,终于按捺不住了。


按照公示通知所提供的电话,张利宁打过去反映自己的不满。“我觉得叫齐鲁医科大学这个名字很混乱,我们已经有齐鲁医学院、齐鲁医院。他们如果建了齐鲁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叫齐鲁医院的话,这不就乱了吗?另外,这也是不尊重历史。”据张利宁介绍,有不少校友都打过教育部的电话或者发邮件反映情况。


泰山医学院整合改名的计划似乎也让山东大学有了危机感,他们随即采取了强化“齐鲁医学”品牌的行动。2017年9月19日,山东大学庆祝齐鲁医学100周年时公开宣布,山东大学医学部改为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山东大学第二医院更名为山东大学齐鲁第二医院;山东大学口腔医院更名为山东大学齐鲁口腔医院;山东大学附属生殖医院更名为山东大学齐鲁生殖医院。


在签了那封表态信后,王俊英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关于“齐鲁医科大学”的消息。直到今年5月底她得知,整合后的泰山医学院校更名为“山东省第一医科大学”。王俊英的底线是,不要使用“齐鲁医科”的品牌,对于目前的这个叫法,她并没有发表意见。


最近,“齐鲁医学”品牌之争似乎落下了帷幕。但是国内高等院校更名的趋势一直不减。2017年2月,《教育部关于“十三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中提到,一些高等学校定位不清,热衷于层次提升或更名,盲目增设学科专业,办学特色弱化,同质化倾向明显。


张学见提到,校名变动会带来彰显办学实力,提升学校形象,开拓发展空间,获取办学资源等优势,但也出现校名的同质化、相似化、变动频繁化等问题,给学校自身发展及公众的认知带来负面影响。


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说,目前,国内大学升格有趋同的倾向。以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院为例,该校成立200多年了,在全世界很有名,但它并没有非要改名叫“大学”。


“我们要突出自身的办学特色,而不仅仅是数量和规模的扩大。”王旭明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但我也理解,国内30多个副部级高校都叫‘某某大学’。大家就会想:要想变成副部级,首先要变成‘大学’。如果不变成‘大学’,永远不会变成副部级,这也是内在需求的动力。人们往往被现实和利益所驱动。”


将泰山医学院等机构整合成立“山东第一医科大学”,似乎并不单单是改名的问题。山东省内实力最强的山东医科大学曾经是公认的,但在2000年前后国内各大院校出现了一股合并热。当年,山东医科大学被合并到部属的山东大学,成为现在的山东大学齐鲁医学院。从此,山东省内的实力最强的医科大学“消失”了。


眼下,山东省“再造”一所医科大学的冲动,也是对十几年前那股大学合并、升级浪潮的一种历史的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