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总统魔咒”下的李明博悬案

时政 吴梦启
在过去的20年中 两个派别互相纠缠 双边都有足够的证据指控对方有腐败丑闻


按照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3月6日的传唤要求,韩国前总统李明博须在3月14日以嫌疑人身份到这一机构办公地点接受问询。


韩国媒体报道称,在2008年至2013年间出任韩国总统的李明博涉嫌关联多起受贿和违规案件,涉嫌受贿规模超过1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6000万元)。


尽管李明博本人将调查称作对他的“政治报复”,但他表示愿意配合传唤。有分析人士指出,韩国国内政治因素注定李明博会被调查,而他与韩国总统文在寅之间的私人恩怨倒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重提10年前的旧案


2012年7月,因哥哥李相得和“政治导师”崔时仲等人涉嫌受贿,总统任期进入最后一年的李明博进行了他在出任总统期间的第六次公开道歉。“我身边的人所发生的那些令人失望和遗憾的事情,让我觉得世界似乎崩溃了。我感到窘迫和难过,几乎抬不起头来。”他用沉重的语调在电视中说道。


从丑闻发生的数量上来看,李明博可能是自1987年韩国开始民主化进程以来历届总统的冠军。“最近检察官们揭露出来的(李明博)腐败问题让人们感到震惊。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人们的预料。”在韩国首尔大学就读的博士生徐善荣(SeoSeon-yeong)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2007年大选期间,这位韩国现代集团的前CEO在总统竞选之路即将结果明朗前就已经曝出了丑闻。


2001年,李明博的商业合作伙伴金景俊以散布虚假并购消息等手段操纵BBK公司股票价格,导致大约5500名投资者共计损失约合6560万美元。同年12月,金景俊携款潜逃至美国,2007年被引渡回国,并因违反证券交易法受到起诉,引爆了李明博在当选总统前的第一起丑闻,即“BBK股价操纵案”。


不过,首尔中央地方检察厅检察官郑镐瑛在调查之后,宣布李明博对金景俊的行为并不知情,从而为李明博得以从容竞选总统打开了道路。但BBK丑闻在李明博总统任期内继续发酵,后来又曝出李明博动用总统职权,将BBK丑闻中追回的款项优先补偿给自己的哥哥李相得。


在李相得这里,又牵出DAS公司的丑闻。DAS是三星下面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是BBK的投资者之一,也是李明博家族的企业,其会长是李明博的长兄李相恩。DAS的主要问题是建立秘密资金,以进行政治献金和贿赂行动。李相得和李相恩兄弟被韩国相关部门调查后,李相得在朴槿惠担任总统时期服刑14个月。2018年1月,李相恩之子、李明博的侄儿李东炯也因涉案被调查。目前,李明博遭遇检察厅传唤的主要原因正是因为当局在对DAS丑闻深入调查。随着原检察官郑镐瑛被调查,“BBK股价操纵案”的调查也将会重启。


此外,李明博涉及的丑闻还包括使用儿子李明炯的名义非法购地、逃税,在其担任首尔市长时的“四河治理工程”期间将建筑工程交给跟自己有利益往来的现代集团等等。


在朴槿惠接任李明博的总统之位之后,李明博家族并没有受到太多的腐败指控和调查。“李明博和朴槿惠属于同一阵营,都出自民主自由党。”徐善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朴槿惠在当选韩国总统前,曾经三度担任民主自由党(经过多次更名后,现称“自由韩国党”)主席。从2008年到2016年,该党议员也一直在国会当中占据简单多数席位。


文在寅的“政治报复”?


在安然度过五年的退休生涯后,李明博的好日子在2017年文在寅当选总统后到头了。首先出现的信号是2017年8月当局对韩国国家情报院前院长元世勋重启调查。元世勋在2013年朴槿惠时期已经被调查和起诉,原因是他在李明博时期使用网络手段非法干预2012年大选。在度过了一年多的牢狱之灾后,元世勋获得保释。但新政府对DAS丑闻的调查显示元世勋接受了DAS秘密金库的政治献金,他再度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并被判处四年监禁。


随后,相关检查机构对过去两届总统的调查分别展开。以崔顺实案为源头,朴槿惠锒铛入狱。目前韩国检查部门已经将涉案的三星电子副会长、号称“三星太子”的李在镕送上法庭;以DAS政治献金案为首,李明博的兄长、侄儿、儿子和亲信也纷纷被调查。对上述丑闻,李明博在社交媒体上反驳称,这是文在寅的“政治报复”。


从历史上来看,文在寅与李明博之间倒是真的存在恩怨和过节,联系在两个人中间的那个重要人物就是他们的前辈卢武铉。文在寅与卢武铉在1980年代成为韩国著名的人权律师,两人政治立场和理想相同,从政后成为战友。2001年卢武铉参加总统选举,文在寅是卢武铉的竞选总管。当选后,文在寅又成为卢武铉的秘书室室长,相当于青瓦台幕僚长。2009年5月23日,卢武铉受到腐败指控和调查,跳崖自杀身亡,其葬礼就由文在寅操持。


“李明博杀害了卢武铉!”在纪念卢武铉的集会上,有人大声喊道。很多舆论的分析也认为,李明博利用韩国司法系统对卢武铉的调查是一场“政治迫害”。李明博上任后,在韩国大法院(最高法院)、宪法法院以及国家人权委员会里安排了保守派人士担任各种职务。在调查卢武铉期间,检察官们曾一次询问时间长达10个小时以上,对当时已经62岁的卸任总统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


但在2009年5月,在野的文在寅表现出强大的隐忍不发的能力。当李明博以在职总统的身份参加卢武铉葬礼时,文在寅不顾周围卢武铉支持者的反对,以合乎身份的礼节接待了李明博。


自从1987年开启民主化进程以来,文在寅之前的历任韩国总统无一例外全部经历过腐败调查,被送上法庭的总统不止一个,但结局最为惨烈的是卢武铉。


历任总统都出了问题,这就不仅仅是“贪腐”一个词语可以解释了,需要在历史的语境里寻找答案,其中最显著的原因就是韩国特有的“财阀政治”。


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因为朝鲜战争导致人口大规模减少和迁移,加上政府进行了土地改革,带来了一个特殊的问题,即“归置财产”。政府通过廉价出售归置财产给与政府关系密切的人士,推动了财阀的诞生。在1960年韩国进入朴正熙时代后,这种军事寡头和财阀之间的勾结变得越来越深刻。到1998年,财阀们的影响力到达峰值时,其总资产占韩国GDP的90%以上。


金大中出任韩国总统时期,借用1997年经济危机的影响力推行了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显著降低了财阀集团在国民经济中的影响力。但到了李明博时期,财阀们的生存能力和控制能力又明显加强,以至于在他的任期内韩国又被称为“财阀共和国”。


地域政治的争端则被认为是韩国出现“总统魔咒”的第二个因素。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一份分析报告显示,从韩国独立开始,控制青瓦台的政治精英多来自本国东南部的庆尚道。这里经济发达,人口众多,被称为“岭南派”。而反对派则来自人口较少、经济相对落后的全罗道地区,称为“湖南派”。


以卢武铉为首的平民律师们,青年时期即参加了反对韩国军队独裁的民主运动,在1980年代作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势力登上韩国历史舞台,人称“386一代”。因个人电脑芯片80386在1980年代获得大量应用而得名的这一拨政治势力随后因政治理念偏左,与金大中为首的“湖南派”比较接近,最终两派实现合流。就此意义而言,金大中-卢武铉带来了韩国连续十年的自由主义左翼执政。但在2007年,因为全球性金融危机以及卢武铉本人经济政策的失败,政权落入李明博和朴槿惠之手。


金大中-卢武铉-文在寅与李明博-朴槿惠两个政治集团之间存在着明确的政治分野。后者以大型企业、财团的利益为重,外交政策上明显亲美;而前者的自由化思想浓厚,从金大中时期就宣布要建立“福利体制”。在过去20年中,两个派别的政治势力与各个财阀之间互相纠缠,既带来了权力寻租,也导致双边都有足够的证据指控对方有腐败丑闻。


 “清除积弊”运动


在2012年和2016年的两次选举中,代表保守势力的自由韩国党在大选中未能在人口众多的首尔地区获得多数选票,这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随着新一代人登上政治舞台,传统的“岭南派”势力逐渐式微。但是本质上保守派和自由派(即韩国媒体常常称呼的“进步派”)之间的意识形态角力并未发生变化。在“386一代”之后,“进步派”的主力军变成生于1960和1980年代的“86一代”。这些政治精英要么经历了学生运动,要么在民主化进程中逐渐长大。在文在寅当选总统后,保守派媒体《新东亚》惊呼,“青瓦台被学生运动接管”,新总统身边存在着一个“运动圈”。


文在寅上任伊始,便在就职演讲中宣布要“清除积弊”。随后他的一系列措施证明这并不是空口承诺。上任不到一年,文在寅在内政上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对韩国司法部门的大规模调整、清查韩国国家情报院,以及倡议建立“审核调查局”这一机构。曾由金大中倡议建立的这个反腐机构,被保守派媒体认为“权限过大”,容易出现一个凌驾于行政机构上的“克格勃”。


不仅仅是“审核调查局”,保守派媒体还指责文在寅试图干预控制媒体,重新审议朴槿惠时期通过的法案。当然,最让保守派担心的是,过于冲动的政治运动有可能强化文官政权对军队的控制权,从而影响驻韩美军的地位。这样会动摇韩国长期的安全机制,甚至引发美国的强烈反应。


除了反腐,文在寅还打算修宪,将五年一届且不得连任的总统任期制度修改成为四年一届但可竞选连任的方式。在经济政策上,文在寅也进行了大规模的调整,将李明博时期为了应对全球经济危机而下调的企业税从22%大幅度调整到25%。文在寅多次阐述建立“福利社会”的措施,其中增加企业税和提升劳工权益这两项措施的利益受损者均为韩国的大企业。这也让韩国显现出重新走回20年前金大中时期道路的迹象。


而文在寅发起的一系列“运动”和改革调整措施是走回头路,还是历史演进过程中的螺旋上升,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