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颤抖吧!老赖!

时政 王季璐
老赖们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



图/中国新闻网


     “老赖”问题,一直是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

     据2017年百度指数显示,“老赖”一词,在临近12月左右,显得尤为突出。由此可见,岁末过年,讨账要账,让 “钱袋子”渐丰,成为我们回家过年的重要一环。国家发改委对此也狠下功夫,但目前,整个社会在失信方面的问题相对来说比较突出。

     2018年3月6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张勇在回答针对地方发生的教科书式的老赖事件,构建信用体系建设问题时指出,将加大联合奖惩力度,使失信者受到惩戒,守信者获得激励。 “到目前为止,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还处于初期阶段,需要不断完善”“要完善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特别是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就需要我们加快建设完善的社会信用体系,打造好的信用环境。”



 

老赖阻击战


     实际上,国家对于我国信用体系建设一直从未放松。

     2013年,《征信业管理条例》明确了我国个人征信将实行牌照制。这意味着,个人征信公司去获取如银行信贷数据、运营商数据等核心数据的合法和规范性。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 《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纲要》中明确了信用信息共享和联合惩戒的有关要求。

     2015年,央行印发了《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征信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征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鹏元征信有限公司、中诚信征信有限公司、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拉卡拉信用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华道征信有限公司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这是将新兴征信机构纳入监管体系的开端。

     2017年,多地政府和法院联手,打了一场针对老赖的阻击战。

     全国各地法院接连宣布,给欠钱不还的老赖启动绑定“专属彩铃”。只要打电话给老赖机主,就会响起警报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因赖账不还,已经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请谨慎交往。”

     继“专属彩铃”之后,法院又添新招,北京人民法院联手互联网巨头360,为欠钱不还之人设置永久来电显示。设置之后,但凡有老赖给你打电话或者你给老赖打电话,甚至发短信,你的手机上都会显示:“请注意,这是失信之人!”

     彩铃+来电显示的双向身份围堵,再联手微信支付宝,将直接宣告老赖无路可走。



中国征信格局初定

 

       2018年两会期间,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指出,目前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已经建成,实现了信息的披露、公示、异议处理等功能。

       为了更好发挥作用,将和有关部门形成联合奖励、惩戒机制。下一步在将4个方面着力:①不断健全完善制度、法规和标准体系;②进一步提升信息公开化的水平,到目前为止信息共享平台已经完成一期工程建设;③加大联合惩戒的力度,让失信者得到惩罚、守信者得到褒奖,规范红黑名单建设;④加强诚信文化的建设,形成全社会守信重诺的氛围。

      而在2018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公布《设立经营个人征信业务的机构许可信息公示表》,征信相关筹备情况公示。2月22日,人民银行行政许可决定公布信息,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申请的个人征信业务获得央行许可。这也是央行颁发的首张个人征信牌照。

 




      中国有两家征信机构,一个是央行征信,冲锋陷阵在最前线把控着资金风险,主要采集银行征信信息。

      另一个则是由央行亲批,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筹建信联,央行颁发首张个人征信牌照的百行征信(前身即为“信联”)。主要负责采集网络借贷领域开展个人征信,并实现信息共享。主要服务对象为从事互联网金融个人借贷业务的机构,他们也是信用信息的主要提供者,此外还包括银行等从事放贷业务的传统金融机构、公检法与金融监管等相关部门、个人信息主体、从事征信和反欺诈服务的第三方符合资质要求的机构等。

      而百行征信将与央行征信中心运维的国家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的市场格局。

      至此,中国征信格局初定。



百行征信是什么?


    

     作为8家试点机构参与,国内第一张个人征信牌照的百行征信是什么呢?

     其实百行征信就是业内俗称的“信联”。它更像是一个征信信息联盟,主要在网络借贷领域开展个人征信,并实行信息共享。

     统一征信系统的建立有望整合互金行业散乱零碎的征信数据,化解信息孤岛困境,让老赖无处可逃,从而解决多途借贷、骗贷等系列乱象。

     作为百行征信八家参股公司之一,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周刊君:“百行征信的建立其实是为了解决多途借贷的问题,为了弥补金融体系以外互联网金融属性的个人征信评估,我们的日常消费行为、出行,这些和人日常相关的评估。”

     在互联网经济和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的今天,一个人可以不使用信用卡,却离不开网购、网络支付等互联网行业所带来的便利。而对于不使用信用卡的人,银行就无从判断其个人信用的好坏。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有些人往往信用极差,即使各互金机构各自有对不良信用者的记录,但由于征信信息未能共享,往往催生“老赖”。拆了东墙补西墙,把网贷当成提款机,进而引发暴力催收。

     毫无疑问,个人征信的普遍缺失,以及由此导致的网贷“老赖”横行,已经严重危及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而这八家企业,分别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各显神通。各家机构自有一把衡量信用好坏的标尺,把他们在自己所在领域的不同侧面组合起来,实现征信信息的共享和迁移,每个人的信用画像也就基本眉目清晰了。

 


尚需多方合力

 

     网络数据是反映个人信用状况的补充信息,社会化机构参与主体的加入将是我国征信体系的重要补充。

     相关业内人士告诉周刊君,百行征信有限公司将通过多维度的征信记录,充分挖掘和利用个人信用信息的价值,将缺乏银行信贷记录的“长尾”客户纳入征信服务范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认为,百行征信整合了网络金融信息个人数据,国家信息中心整合了个人与企业信用信息,还有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考拉征信、北京华道征信。这些征信公司数据几乎涵盖个人生活方方面面。这可以让每个人、每个机构的信用程度可以被计量,信用良好者因此享受到便利,信用不佳者举步维艰。

      但同时他指出,个人隐私、个人信用信息被滥用、盗取等问题无法忽视。他表示,信用信息共享的边界应当在于满足公民自身的正当合法利益诉求,防止损害、泄露公民隐私。同时,利用科技和立法两种方式,使用立法完善信息使用边界,使用科技更好利用信用信息,保护信用信息

      让“个人诚信”成为“金字招牌”。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石玉颖,建议加强个人诚信体系建设,为此建议,一方面,尽快建立《个人信用信息法》,在信用信息的采集范围、隐私安全、信息使用等方面实施统一管理;另一方面,不断健全和落实信用奖惩机制,既要加大失信惩戒力度,也要着力强化守信激励措施,营造诚实守信的社会环境;在此基础上,打破部门和条块分割,建设统一的信用信息平台,实现信用信息共享。此外,还应选择信用建设基础较好的地区,试点开展个人诚信体系建设,总结出可复制的经验,加以逐步推广。

     “在建立健全法规制度以及标准体系方面加大工作力度,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形成了18位数的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同时我们在联合激励、联合惩戒这些方面也都迈出了实质步伐,“信用中国”网站的信息公示作用也在加强。”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勇表示,“在信用信息共享方面,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已经建成,到目前为止已经和44个部门、所有的省区市以及60多家市场机构建立了互联互通,实现了信息披露、信息公示,以及异议处理和联合惩戒等功能。为了更好地发挥社会信用体系的作用,我们和有关部门,在税务、工商、法院执行、安全生产、食品药品安全,包括拖欠农民工工资等领域,建立了30多个联合激励和联合惩戒机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统一把体系建立起来、组织起来,需要我们各个部门的共同努力。”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