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描绘乡村振兴新图景

观察 何帆燕 龚晶
开展历时半年密集调研、系统谋划,今日公布乡村振兴实施方案


“梦里水乡”景致。一个接一个的社区小切片,折射南海农村发展新面貌。里水镇供图


甲级写字楼林立的千灯湖“城市客厅”旁,百年古村叠滘的“龙舟漂移”鼓点方罄,绿树荫护下的小河涌又响起笑闹声。在社区党委的推动下,这里在7月21日启动了乡村徒步活动,藏身高楼广厦的传统水乡又迎来新一波的客人。


毗邻广州,大沥凤池办起大展会,第十二届大沥凤池铝门窗建筑装饰博览会在两周前刚刚落下帷幕,4天吸引的客流超过10万人次,现场成交额超过2亿元,还号称“对接广交会永不落幕展”。

    

一个接一个的社区小切片,折射南海农村发展新面貌。过去30多年间,股份制改革、“政经分开”、“股权确权到户”等一系列改革行动,激活了南海农村持续发展的活力,为经济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

    

全球科技革命风口下,南海正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谋求全新的高质量发展,“我们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全面拓展南海‘走在全国前列’的更大潜能。”23日,在中共佛山市南海区委十三届五次全会上,佛山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黄志豪表示,在经历了6个月的密集调研后,南海将在7月24日公布乡村振兴实施方案,吹响新一轮深化改革号角。


深调研▶▶累计受访人员超过500人

 

今年1月,《南海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工作方案》印发,释放出改革新动向。以乡村振兴战略为总指导,以问题为导向,南海区委、区政府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一场历时近半年的密集的多层次调研悄然展开。

    

从来自上述领导小组的17期工作简报,笔者得以提前窥探这场调研的深度和广度——

    

1月17日至19日,南海区委副书记李军带领区乡村振兴办相关人员到北京市大兴区、苏州市高新区、温州市鹿城区考察乡村振兴、基层治理;1月20日,南海区委常委伍志强、南海区乡村振兴办副主任刘锦枌等人拜会知名“三农”问题专家党国英,探讨南海基层治理问题及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方式方法。

    

一个月后的2月26日—3月9日间,刘锦枌拜访南海9位“本土农村专家”,听取对乡村振兴见解、建议,大沥镇党委委员曹应均、狮山镇小塘管理处副主任彭业荣、大沥镇六联社区党委书记叶聘儿、原六联社区党委书记李棠佳均在受访之列。

    

4月23日至25日,南海区区长顾耀辉带队赴苏州虎丘区枫桥街道、上海徐汇区滨江建设者之家和浦东区专业人民调解中心考察学习了乡村振兴工作的经验做法。

    

在频频走出去调研的同时,通过建立3个专题调研小组,南海区乡村振兴办从优化村(居)管理体制、集体经济系统治理、提升村(居)管理服务和网格化水平这三个角度切入,启动了深入七个镇(街)对调研。通过座谈、个别访谈等形式,该办力求全面摸清该区农村发展的现状、短板,系统听取各镇(街道)的发展需求,并分别形成了专题调研报告。

    

“此次调研累计受访人员超过500人。我们希望有系统、有重点地谋划南海的乡村振兴,以切实解决南海区农村发展中面临的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实现南海在人才振兴、组织振兴、生态振兴、文化振兴、产业振兴和治理有效,力争将南海区打造成为新时代向全国展示乡村振兴的重要‘窗口’和‘示范区’。”南海区乡村振兴办相关负责人说。

    

勇探索▶▶农地入市数据领跑全国试点

    

正如上所述,这并非南海首次探路农村话题。

    

其乡村发展探索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彼时,改革开放的浪潮正席卷珠三角,承接港澳台产业转移的南海,在当地县委、县政府的主导下,把市场经济引入到农村管理,用股份制来改造合作制,实现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的三权分置,点燃了“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集体经济发展热情。

    

厂房像种庄稼一样,迅猛地生长起来。农村工厂林立,使得南海集体经济迅猛发展,资产过亿的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当地农村居民的荷包迅速鼓了起来。

    

以凤池为例。得广云路、禅炭公路、广佛公路交汇贯通这样的地利之便,它率先发展农村经济,一跃成为南海当时最具市场化特征的区域之一。正是在这片土壤中,生长出了如坚美铝材、凤铝铝业等全国著名企业,催生了凤池装饰材料市场,孕育了凤池展会。

    

30多年的持续大胆探索,让南海相继承接了“全国农村改革试验联系点”“国务院农村综合改革示范试点”“国家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权能改革试点”等国家级农村改革试点,推行了“政经分开”“股权确权到户”等一系列改革,农村基层微观治理基础被重构。

    

随着改革成果被中央采纳,上升为国家农村改革的顶层设计,南海成为向全国展示农村改革的重要“窗口”和“示范区”。党国英、刘守英等知名“三农”问题专家多次调研南海,南海成为了专家学者们研究珠三角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样本。

    

今天,作为全国33个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地区之一,南海承担了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农村土地征收、宅基地三项制度改革试点工作。

    

数据说明了其中的成效:目前,该区集体土地入市地块93宗,土地面积2514亩,成交总金额73.5亿元;抵押融资地块34宗,抵押土地使用权面积873亩,抵押价值36亿元,相关数据在全国试点地区中名列榜首。

    

今年5月,南海的集体土地整备、片区综合整治等工作得到国家自然资源部的认可,被认为南海探索的“是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新途径,是统筹推进入市和征地改革的好经验”。

    

新期待▶▶盼社会治理创新上有更大胆作为

    

体制机制的持续探索,为南海农村基层及地方经济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发展红利。受惠于南海的新一轮农村改革成果,从澳洲留学返乡创业的年轻人陈亮峰成为了全省拿到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的使用权,并用来开办民办幼儿园的第一人。

    

7月的第三周,陈亮峰在南海大沥所投资建起的幼儿园的招生工作正如火如荼。环顾四周,一公里的半径范围内已建起了4个新楼盘,幼儿园紧挨着其中之一。在“广佛同城化”口号下,这个处于广州、佛山之间的中间区域,地理位置优势正在逐渐凸显,而在5年前,这里还有着大片的荒地和农田。

    

今天,70万广州人安家南海,城市、产业的聚变,让传统乡村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城镇化冲击,正是这一个接一个的冲突和新生扑面而来,提醒着南海,过去30多年的高速发展,已让其农村治理结构、产业结构、人口结构等发生了深刻的变化。熟人社会那一套的农村治理结构显然已不适用,它催促着南海在社会治理创新上有更大胆的作为。

    

在个体之外,对于凤池、叠滘等500多个南海村居而言,南海乡村振兴号角的吹响,无疑意味着新一次发展机遇的到来。

    

得益于“政经分开”等一系列的改革,凤池发展起来了乡村展贸经济,至2016年,凤池集体经济两级纯收入达到了1.33亿元,其中75%~80%来自专业市场的经营性收入。然而,股东居民的荷包鼓起来了,但新的矛盾也随之产生。例如,像其他村居一样,这里存在着队伍建设欠缺系统的制度安排,激励机制缺乏等问题。

    

“以村(居)资产量巨大与资产管理主体弱化的矛盾为例。这里的村(居)集体资产管理办公室是村(居)‘三资’管理的基础和核心,是集体经济组织开展经济运作的‘总管家’,为南海体量巨大的资产保值增值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在新形势下,资产办存在职能弱化、责任不明、权责不匹配、工作繁重、待遇较低、人员不稳定等问题,严重影响了其履行职能,容易诱发农村不稳定因素。”南海区乡村振兴办相关负责人表示。

    

这是集体经济组织系统治理的话题,凤池期待改变。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