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禅城区:千年古城的一门式攻略

观察 王潇仪
肇迹于晋,得名于唐,别称禅.

提起佛山的历史,就不得不说禅城。位于佛山市中心的禅城区,早在唐宋年间就是一派繁华。岭南天地、祖庙、通济桥、梁园、咏春拳馆……千百年的商业和文化印记,如今在禅城区依旧清晰可见,令中外游客魂牵梦绕。


除了文化和商业胜地,最近几年,禅城区又多了一个让全国多个地方政府和央级媒体慕名而来的“城市窗口”——禅城区行政服务中心。

 

“一门式”两步走


佛山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试验田”,每年都会吸引大批人才、企业入驻。人口增长和老城区改造,对政府服务效率提出了新要求。彼时正值国家加快转变政府职能,推动简政放权、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推进期。于是在2014年,禅城区正式走上了一门式改革之路。


禅城区的政务服务改革备受重视,上至广东省委、省政府,下到佛山市委、市政府都对禅城区提出了“马上就办,办就办好”和“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的要求。


当时,在全国范围已经实现政务服务改革的成熟案例近乎为零,要实现上述要求,禅城区只能“从0到1”为改革探路。


为了高效稳妥推进,禅城区为一门式改革制定了两步走规划。第一步落实自然人服务改革,以行政服务方式改革倒逼政府部门职能转变,2015年9月,全面实现了自然人一门式改革。


数据显示,这一阶段禅城区24个部门共282个审批事项实现了“一个窗口”办理,大量事项实现了自助办理。


2015年3月,禅城区开启了第二阶段的改革探索,推进法人一门式改革,超六成的法人事项实现了网络全流程办理。


如今,刷身份证进入24小时开放的市民服务大厅,选择一台“市民之窗”自主服务机,不到五分钟就可以办好前往港澳的通行证签注。像这样的“市民之窗”终端机已经在佛山各街道布局超过1200台,可完成包括交通、社保、纳税、健康、出行等6大板块24类业务。


数据显示,一门式改革后,禅城区镇行政服务中心窗口工作人员均可办理219项跨部门、跨行业事项,数量增长近4倍;“立等可取”事项由原来的30项增加到78项,业务量占比达60%。

 

改革背后的博弈


权限大幅开放背后,离不开各政务部门的思想转变和自我改革。在一门式推进初期,一些部门存在顾虑重重,将权力视为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情绪。


为此,禅城区在不突破上位法的前提下,将权力放入标准化的信息系统,在含有近千个事项的审批标准中,工作人员只需按照系统指引“照方抓药”,服务更加高效。


在系统搭建过程中,禅城区还面临着信息共享的难题。一门式主系统需要对接的子系统不仅层级多、线条多,而且各子系统的设计标准、服务端口各不相同,不仅对接难度高,而且工程量巨大,仅镇街层面需要对接的专线子系统就有24个。


即使做到信息共享,从区、镇街到村居的服务事项将近2000个,每个事项牵涉超300个构成要素。“信息孤岛”成为改革面前的最大难题。


在多方协调后,禅城区选择接受“信息孤岛”存在的现实,通过“妥协法”继续推进改革。在不破坏原有系统和子系统安全的前提下,通过横向对接、纵向跳转的方式,逐步联通孤岛,实现信息共享。


禅城区一门式改革的过程像是一场博弈,一场与自我的博弈。

 

拥抱数据时代


一门式改革路径探索成功后,禅城区又紧随时代发展,将政务服务数据沉淀为“大数据”,形成全区统一的政务大数据资源池。


2016年7月25日,禅城区按照珠三角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的要求,建立“用数据决策、用数据服务、用数据监管、用数据创业”的大数据运行统筹机制,拉开了禅城区大数据统筹发展的序幕,千年古城区迎来了大数据时代。


目前,禅城区大数据池已沉淀数据3亿余条。这些数据被充分应用于推进城市经济发展、完善社会治理、提升政府服务和监管能力三大领域。


禅城区每月还会梳理政府大数据,编写涵盖经济、城市、民生和热点的《数字禅城》月报。通过每月的大数据解读,把庞大且抽象的城市治理指数直观呈现,服务领导决策。


除了服务城市治理,“大数据”更多的被应用于医疗、教育、街道服务、智慧菜场等与民生息息相关的领域。


以大数据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为例,禅城区搭建的“睿智教育”公共服务云平台,通过建立数据交换和共享机制,整合了禅城区内90多套业务系统和数据,并与全国学籍系统、区一门式平台等建立数据对接,实现了“一网一人一号”的一站式服务,为教育部门提供数据决策,为师生和社会公众提供个性化的服务推送。

 

搭建云平台,用一个数据库治理一座城。禅城区一门式改革,不仅为千年古城注入了新的生机,也为更多城市的政务改革提供了“禅城攻略”。

 

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华南区副主任陈定坤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