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的意义

观察 白舒荣
智慧城市与视频大数据

近些年,从少君口中最常听到的多与大数据产业有关,最近他说正撰写的书名是《智慧城市与视频大数据》。


向以作家身份交往,不免讶异他如此“不务正业”,竟然忘记他毕业于北京大学声学物理专业,本是理工男。我本以为他会就此退出文学圈,他却突然要新出版一本评论集。`看来,他还没有忘情于文学。写作也是一种瘾,一旦沾上了,终身难以戒掉吧。


认识少君是在1998年举办的北美华文作家会上,他的一席网络写作的演讲,让当时尚对网络茫然的现场学者及作家,皆如同听天方夜谭,他的作品《人生自白》也顺势走红,被大家热情传看。


此后,他在商务奔忙间隙创作的网络作品《人生自白》,通过我负责的那本杂志连载正式走进中国大陆。他被誉为“网络文学第一人”,名声大噪。


少君出生军旅之家,从北大毕业后,即任职政经岗位。上世纪80年代赴美留学,任职高科技公司TII副董事长。


四十不惑之年,从达拉斯迁居仙人掌错落林立背靠南山的凤凰城。名为退休,却不归隐。他雄心勃勃,精力充沛,组织并参加各种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人生自白》的成功,为他脱离商界后一门心思扎进文学奠定基础,树立了信心。


少君不辍笔耕,陆陆续续出版了小说、散文和诗歌著作近50几部。据统计,中国内地研究少君的专著有《阅读少君》《解读少君》《网络少君》3部,发表在学术期刊的硕、博士论文30余篇。可见学界对他的关注度之高。至今,我尚未知有多少海外华文作家能有如此殊荣。


李琨的硕士论文将少君的网络小说的主题放在新移民潮和网络传播异军突起的历史背景下,放在东西方文化碰撞和融汇的宏大语境中进行研究。为此作者综合运用了社会学、传播学、比较文化学、跨文化研究等学科理论知识,可见少君作品的深邃与博大。


东南大学张娟副教授称“少君的写作与受欢迎不仅仅是一种文学现象,还是一种社会现象、传播现象、文化现象。从网络文学角度来看,写作和传播媒介的网络化带来了少君创作的时空平面化和延展性,从创意写作角度来看,少君的写作具有市场性、民间性和跨界特征,是走在时代前沿的创造性写作。”


读来读去,我对少君的作品最喜欢的还是他的《人生自白》。近百篇人物素描,竟然网罗了国内国外三教九流五行八作血肉丰满个性鲜明的芸芸众生。惊奇他何来如此境遇,能采访到如斯之人众。他说不尽然全是纪实,小说虚构成分居多。没有非常丰富的社会阅历和文学想象,难成如此活色生香的优秀作品。


凌逾教授从鲁迅在《狂人日记》“首创文言与白话前后两重叙事法” 论及《人生自白》“巧用传统的楔子叙事法,以古法楔子讲新潮故事。”确实,《人生自白》充分展现了作者的文学天分。


如今他的精力和时间更多投入所学本行,同时他也绝不会离开文学。事实是一路走来,少君都是一心二用,脚踩两条船,只是不同时期,重心有所侧重而已。


跨界,本就是华文新移民作家的最大特征。他们如同少君一样,既跨国界,也跨业界。为谋生,出国后不断变换国内所学,转换不同职业。经历不同的职场,也对人生更多了些丰富。


华文新移民作家,远离故土,在迥异的西方文化中重塑自我,而根深蒂固的东方文化已同他们血肉粘连,撕扯不开。所以他们的文学书写,既有东方又有西方,既不全是东方也不全是西方。他们身在异国他乡,关心关注的还是生养自己成长的故国家乡,他们文学作品中的场域、故事、人物,还多与故国故乡相关。而这种站在异国他乡跨界对故国故土回望和审视,或者用东方文化观察审视西方文化的创作成果,大大丰富了世界华文文学。这或许也是华文新移民文学存在和发展的一种意义所在吧。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推荐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