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jpg

柯洁出现在《谁是棋王》总决赛的比赛现场。  图|中新网 

 

柯洁,距离大师还有多远?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凤婷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自3月9日举世瞩目的韩国职业九段棋手李世石与谷歌人工智能“阿尔法围棋”阿尔法狗(AlphaGo)对战开赛以来,中国九段棋手柯洁,却意外地成为了最火的那个人。
  
  就在李世石首局告负一个小时后,柯洁的一条置顶微博瞬间引爆网络,“就算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
  
  李世石之后,世界上有资格接受AlphaGo挑战的只剩3人,柯洁是其中一个。两个多月前,18岁零四个月的柯洁成为围棋史上最年轻的三冠王;在世界职业围棋排名网站,柯洁从2015年起位列榜单第一。
  
  过去一年间,他打败了李世石,赢得“梦百合杯”冠军,还作为主将,替中国队蝉联“农心杯”擂台赛的三连冠。但迅速“网红”,却是从这条微博开始。
  
  首战之后,这条微博一直保持置顶,直至人机大战第三场结束。这四天里,柯洁的微博粉丝量从一万八千猛涨至四十万,追捧支持者众多,其中也不乏嘲讽和攻击之声。
  
  李世石0:3再次告负后,柯洁置顶的微博悄然改成了:“来吧,不管你是阿法狗还是阿法猫,我柯洁在棋上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让风暴来的再猛烈点吧!这个B我就装了怎样!”
  
  3月13日,李世石与谷歌机器人AlphaGo人机大战进入第四场,他被某视频电视请去做直播讲解,西装革履的他坐在主播台上,显得兴奋之极。
  
  当AlphaGo中盘崩溃,频出昏招后,柯洁在直播厅里情绪激动站起来,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他迅速掏出手机,把换下的微博又重新置顶:“就算阿法狗战胜了李世石,但它赢不了我。”
  
  这位在2015年中国围棋界横空出世的明星,带着毫不遮掩的张扬和狂妄,在短短四天里得到的关注,远超过去一年他获得三冠王之时。轻狂的背后,是少年的自信和骄躁。
  


  “我无数次击败人类,可最后还有计算机等着我”
  
  人机大战这几天,国家围棋队领队华学明不敢接手机的陌生电话,那几乎都是要求采访柯洁的,面对一条条言辞恳切的邀访短信,她也苦于回复。作为领队,她需要保护柯洁不过分地暴露于媒体,接受重复无效的采访,避免让他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而怠慢了比赛。
  
  “这称得上近年来,中国棋界乃至世界围棋界关注度最高的赛事了。”中国围棋协会主席王汝南如此评价人机大战。根据谷歌的统计数据,李世石对战谷歌AlphaGo的在线直播播放量达到1亿次,其中有6000万来自中国。
  
  作为曾以8胜2负的战绩战胜李世石的职业棋手,柯洁比普通观众更在意这场人机大战。早在李世石代表“人类智慧”迎战人工智能AlphaGo尚未开始前,柯洁就已经在微博上表示“激动和期待”。
  
  李世石第一局失利,柯洁按捺不住了。
  
  “这两天过得很不舒服。”3月11日上午,柯洁坐在中国棋院三楼办公室的黑色沙发上,隔着一张棋盘,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第一是李世石的消极抵抗,第二是AlphaGo真的有这样的实力,让曾经的世界第一人消极抵抗。这太可怕了。”接着他补充了一句,“虽然我有可能做到。”
  
  牛仔裤、黑色球鞋和条纹线衫,赛场下的柯洁着装随性,是十八九岁年轻人该有的样子。手腕上戴着的手镯和金链子显得有些突兀,那都是长辈们赠送的带有祝福寓意的礼物,平日里,他都戴着。“虽然他(李世石)实力并不能代表我们,但既然去了,就一定要全力以赴。不能下这么糟糕,来污蔑我们职业围棋。也有可能他面对这么多媒体和舆论压力大,但他毕竟大小战役数千次,怎么能这么消极抵抗。我从来没有碰到李世石下这么臭的棋。”在李世石0:2负于AlphaGo的次日,柯洁在接受采访时,依然对李世石前一天的消极表现耿耿于怀。
  
  柯洁的恼怒还来自于,人工智能成长的速度已经超出他的预估,职业棋手岌岌可危。
  
  柯洁从学棋开始,就了解到围棋方面的人工智能软件。但在人机大战之前,他从没有感受到人工智能对职业棋手的威胁。“人和人工智能肯定会有交战的一天,但不知道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他说。
  
  小时候买的围棋软件光盘,刚学棋半年,柯洁就能和它抗衡,甚至还比软件略强一些。之后出现过各种程序,与之对垒也都不在话下,“比如日本的ZEN,现在职业棋手让它四到五个子,也没有问题。”
  
  但面对AlphaGo,他第一次感到没那么强烈的自信。柯洁3个月前刚知道AlphaGo,1月底看AlphaGo和樊麾的五盘棋,还认为谷歌此举是“下五盘输个零比五,白送李世石一百万美元”,可“突然间就击败李世石了”。
  
  两盘棋过后,柯洁已经把AlphaGo视为世界头号对手,对于和它对战只剩六成把握。“计算机自学能力能做到五个月内有火箭般的提升,时间越往后,越让人没有自信。”
  
  在李世石拿下第四局后,柯洁把胜算提高了一成:七成。
  
  在采访中,柯洁数次提到自己“生不逢时”。“我无数次击败了人类,拿到那么多世界冠军,可最后还有一个计算机等着我。”人工智能很有可能是他无法战胜的对手。以AlphaGo目前的学习能力,即使柯洁目前尚有胜算,可在不久的将来,机器也很可能会赶超。柯洁还没有准备好去面对它。


  
  “如果老老实实下棋,吸引不到年轻人的”
  
  不到19岁的柯洁锐气正盛。
  
  2015年至2016年初,他用三个世界冠军,追平并超越同辈,在群雄纷争的90后棋手中突围,开始显露出新一代领军人物的潜质。
  
  2013年,中国棋手包揽全部六项世界围棋大赛的冠军,其中有5位90后,包括生于1996年的范廷钰和芈昱廷,但没有柯洁。
  
  直到2015年1月14日,柯洁在第二届百灵杯世界围棋公开赛五番棋决赛中,以3:2的比分击败邱俊,夺得冠军,直升九段。一直憋着一股劲的柯洁,终于得以放下负担,但他回忆起人生首冠时,“喜悦并没有那么强烈”。
  
  柯洁更在意的,是第二个世界冠军。
  
  在2015年12月“三星车险杯”世界围棋大师赛三番棋决赛中,柯洁以2:0击败时越,在朴文垚、江维杰、周睿羊、时越、范廷钰、陈耀烨、芈昱廷、唐韦星、柁嘉熹9位获得世界冠军的中国年轻棋手中成功突围,再夺冠军。“终于可以证明自己是世界第一人,证明自己这么多年努力没有白费。”
  
  赛前两个月,2015年10月,95后柯洁已经打破了90后时越在国内围棋职业棋手等级分排行榜长达16个月的垄断,首次登顶。
  
  而柯洁放狠话的节奏也随着赢棋的概率一路飙升。
  
  他的张扬,同他的成绩一起,成为棋界的话题。“让井山裕太血溅五步”“李世石之前说他有五成希望取胜,我想如果一共是一百成的话,他有五成。另外我想说,传奇是时候落幕了”,这些狂言都出自这个时期。
  
  “梦百合杯”决赛五番棋,柯洁对战李世石,18岁的柯洁和32岁的李世石各自代表着中韩两国棋手的最高实力。因为决赛前柯洁撂下“传奇落幕”的狠话,这场比赛引发了棋界的一次高潮。“(2015年)1月2日第三局时,新浪网有107万人看直播,腾讯一个直播房进了1万人。下到决胜局第五盘,中央五台直播,收视率0.523%。”中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说。
  
  最终柯洁以3:2险胜,成为继古力、常昊、孔杰之后第四位至少三次世界冠军在手的中国棋手,同时他以18岁零4个月成为围棋史上最年轻的三冠王,将李世石保持的三冠年龄纪录22岁零4个月,提前了4年。
  
  今年3月刚刚结束的农心杯擂台赛,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围棋团体赛。每届由中国、日本和韩国各派出5名棋手,采用擂台赛的方式,三国棋手轮番上阵,最后留在擂台上的队伍获得冠军。
  
  “因为每年过完春节的第一个比赛,也是业内唯一的擂台赛,出征的都是等级最高的棋手。”华学明说。18岁的柯洁首度出战便担任主将,并最终在决战时击败李世石,让中国队蝉联三连冠,也将自己与李世石对战胜负扩大至8:2。
  
  这是人机大战前,柯洁的成绩与状态。横空出世的新星,即将创造属于自己的时代。
  
  得志少年,不畏惧口出狂言,霸气里透着孩子的率真和一点点逞口舌之快的幼稚。
  
  虽然柯洁常常出言不逊,但大开大合的背后,带着他自己的想法、计算,以及一点点的民族情绪。他也想借此重新带动媒体、公众以及赞助商对围棋行业的关注。
  
  在一次采访中他曾说,如果还是老老实实下棋,是吸引不到年轻人的。包括“梦百合杯”期间针对李世石所说“传奇落幕”的狠话,就是希望吸引赞助商的注意力。
  
  “棋圣战、理光杯等比赛停办了,棋手很心痛。从前很多赞助商办赛,就是出于一种对围棋的情怀;现在赞助商不仅有热忱,还希望通过投入拿到回报。任何活动,光靠热情是不行的,需要更年轻、更有活力的方式来推广。”他说。身为一个95后,他偶尔也做出一副“我已经老了”的姿态。


  
  “每天都是输和赢”

  
  柯洁对围棋有天赋,但并不是天才型棋手。他的学棋之路并非一帆风顺,甚至,他有过几年的低潮期。
  
  柯洁学棋比同龄人早一步,5岁启蒙,7岁进入聂卫平道场学棋,11岁定段,14岁以第一名的身份进入国家少年围棋队。柯洁的母亲周柳萍总觉得亏欠了儿子,“他没有童年,和他在一起学棋的人都比他大,不跟他玩。”
  
  柯洁是浙江丽水人,童年上过许多兴趣班,奥数、篮球、美术、舞蹈;小时候属于“肥胖型”的他,童年最大的梦想是跳拉丁舞。幼儿园大班时,报了围棋兴趣班,一星期学一次,周柳萍当时就觉得“围棋肯定没有读书重要,但对孩子智力开发有好处”。
  
  柯洁的父亲柯国凡是围棋爱好者,达到业余四段。也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围棋基因,柯洁在围棋上的天赋逐渐显现。柯国凡找到丽水第一高手郑一兵为柯洁辅导。但很快,郑一兵感觉到教不了柯洁了,“他第一次让柯洁11个子,柯洁还赢不了,但一个学期后,就从11子让到3子。” 周柳萍回忆说。
  
  华学明评价柯洁是一个“遇强则强”的棋手。他的好胜心伴随着学棋的整个阶段。他从小喜欢和高手过招,不怕输,也不服输。“(输了棋)他就哭,眼泪汪汪,但不出声,趴着桌子还要再下一盘赢回来。” 那时候,6岁的柯洁坐在高凳上,脚还够不到地。“还是下不过人家,回来都睡不着觉。我就开导他,棋是娱乐,你要真正下棋就要去北京,但你现在的任务是继续读书。”
  
  才上完一年级,柯洁真的到了北京。周柳萍自己也无法解释,当时夫妻俩为什么会有这种执念。“我爸妈,身边的同事不解,问我为什么敢这样赌。”柯洁学棋一年半后,就获得了浙江省山海杯少儿围棋赛乙组冠军。也许是他对下棋出于本能的喜欢,让父母看到了某种可能性。
  
  当时北京有好几个培训围棋的道场。柯国凡在聂卫平道场看到十五六个班,一个教室一百多个孩子,七八个围成一组,全是下棋很厉害的孩子,他一下子就被那个气氛感染了。
  
  7岁的柯洁和聂卫平道场的主管下了一盘棋,输得很惨,年纪又实在太小,但柯洁的那股韧劲和不服输,让主管留下了他。
  
  聂道场实行全封闭教学,一年学费5万元。“8个人一屋,上下铺。有生活老师照顾。”柯洁是道场最小的孩子,聂卫平偶尔过去讲棋,他只能扒着人群的缝隙,勉强看得到。每个月,周柳萍从丽水到北京见一次儿子。“他抱着我哭,妈妈别走,每次(离开)都要骗他,妈妈去买东西。生活老师告诉我,他晚上偷着哭,枕巾哭湿了,也不说。”她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的情形,仍因心有亏欠而硬咽。
  
  初到道场,柯洁遭受过从“棋王”到“棋渣”的心里挫败。“可以说是完全的颠覆。在家乡丽水的时候,我是孩子王,棋力最好。北京是各地尖子生聚集的地方,那种竞争我告诉你——太直接了。每天就是输和赢。所以,大部分人都很自觉。当然也有不自觉的,但那样很快就会被甩掉,就是这么残酷。”
  
  道场有部公用电话,每天,柯洁都要从这里打三四个电话回家,父母也不断给他打电话,家里的电话费暴涨,“别人都在后边排队,他就拿着电话不放,哭哭啼啼的。”去北京时,柯洁依然是“肥胖型”,但一学期回来,就瘦到能跳拉丁舞了。父母、老人都心疼,但每当假期结束,柯洁依然执意回北京学棋。


  
  “像火箭一样快速蹿升”

  
  柯洁11岁定段之后,周柳萍就辞职到北京专心陪练,因为心有亏欠,她十分宠爱儿子,几乎从不打骂,悉心照顾他生活的一切。
  
  孩子是职业棋手,常年沉浮在胜负世界,父母多难以超脱,但父母给予了柯洁极大的宽容与信任。柯国凡是水利工程师,周柳萍也有稳定的工作,他们对儿子下棋从没有强硬的目标。“棋好,身体好,人品好”,这是周柳萍对儿子的期待。虽然看儿子下棋也会紧张,但对于输赢,她不过多干预。周柳萍考虑过,如果柯洁初中之前没有定段,或者没有进国少队,她就带着儿子回丽水重新读书,高考,过普通人的生活,也没什么可惋惜的。
  
  柯国凡对儿子的期待更大。几年前,柯洁进入青春期,情绪波动大,叛逆、急躁。2014年下半年,柯国凡从浙江移居北京,守在孩子身边,一家人终于结束两地分居的状态。柯国凡对儿子严厉,刚开始的两三个月,父子冲突不断。但父亲的回归,帮助柯洁抑制住了焦躁。“现在,儿子有什么话,更愿意告诉他爸爸。”周柳萍说。
  
  2008年,柯洁在定段赛中9胜4负得到最后一个定段名额,成为职业棋手。
  
  但之后两年,是他学棋以来最煎熬的时期。刚定段时,柯洁在全国排200多名,两年之后,排名降到257。
  
  那时,柯洁面临无棋可下的窘境,一年总共只有十几二十盘棋。无人对局的时期,他靠着下网棋来一步步磨砺自己。
  
  大量的网络对局是95后棋手们的主要训练场。过去的职业棋手要与高手过招只能通过比赛和国家队的日常训练,但网络给了年轻棋手们更多实战经验和与日韩高手对局的机会。
  
  柯洁在弈城网上的账号叫“潜伏”,一如他当时的状态。2011年到2015年,柯洁在弈城网那里下了4000多盘,平均一天3.6盘。
  
  定段后,柯洁连续三年参加了国家少年棋队的选拔,第一年倒数第二,第二年倒数第一,一直到第三年,逆袭成功,以第一名的身份正式入选。由此,他的自信才重新回来。
  
  之前,在少年队的预选赛中,甚至有一盘棋,柯洁因输给了女棋手,而出不了线。
  
  直到2011年之后的三年,柯洁成绩开始上升,国家围棋少年队教练黄奕中见证了柯洁的成长。“柯洁这一批同年龄段的棋手,从小有非常好的环境,又正好赶上互联网,通过下网棋,他们的训练量远超过上一批。柯洁18岁做的可能是我23岁才达到的训练量。”
  
  黄奕中看到了柯洁的潜力。那三年里,柯洁在队内一直保持前两名的成绩。“他在同龄人里特别突出的一点,是死活题特别厉害,快且准,而且自己创作了很多死活题。局部非常敏锐,对棋型的感觉也很好。”死活题是围棋的一种训练方法,帮助棋手提高对棋形的敏锐程度。在职业棋手训练中,死活题是基础。
  
  黄奕中印象里,柯洁的棋艺一直“像火箭一样快速蹿升”。三年里,柯洁的等级分涨了200多分,“像他们这个年龄段,比赛积分很少,想要涨200多分非常不容易。”
  
  年龄增长之后,随着大局观有长进,17岁时,柯洁积累的潜力突然爆发。一年内从60名左右冲入到等级积分前十名。
  
  但黄奕中也很清楚柯洁的弱点,“他的性格比较张扬,有时候容易出错,关键时刻会提醒他回一下。”柯洁第一次拿世界冠军那场比赛,黄奕中发了条短信给他,“小心得天下,大意失荆州。”


  
  “他才红了一两年,不能判断是否会成为大师”
  
  而柯洁的爆发让中国围棋队总教练俞斌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性。
  
  在国家队,棋手16岁以下参加少年队的选拔赛, 17岁之后就要参加成年队的比赛。16岁到17岁,是棋手们非常煎熬的转型期。刚离开少年队,进入成人领域,排名不够,心智尚不成熟,稍有闪失,就会失去斗志。
  
  当年柯洁就曾在选拔中遭遇三连败,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找俞斌聊天,“我下得太累了,比赛没有希望,想调整一下。这个比赛,我想弃权。” 俞斌当即开导他,既然报名了,就再坚持一下。
  
  幸而制度的调整,他得以以代训队员的身份进入国家队,
  
  国家队领队华学明的办公室,摆着一张拍摄于2014年的国家队全家福,那张照片里,还没有彼时的代训员柯洁的位置。但几个月后,柯洁就取得足够积分顺利转正。
  
  因为柯洁,俞斌也开始反思,对于那些正在经历煎熬爬坡期的17岁棋手,也许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机会来证明自己。
  
  对于围棋队的训练,俞斌一直采用群狼政策,制定规则,看重成绩,避免领导的喜好偏袒某些精英而导致资源的倾斜。得益于此,几年来,90后棋手们群雄辈出,三四年前,就已经涌现出一批世界冠军。
  
  随着竞技的年轻化,年轻选手能在很短时间完成大量训练,竞技实力提高。这几年,围棋界不断制造神话,冠军年龄越来越小,但昙花一现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甚至出现过两个比赛的前8名中,没有一个重合,这意味着前16名的水平是平均的。“暂时的领先不代表永久的领先”。
  
  古力之后,围棋界再无明星。“大家都很快达到一个高度,使得围棋的神秘不再。围棋文化没有了。”俞斌认为的文化是,“人在权威位置上待了二三十年,身上有很多故事,慢慢就成为文化。”比如吴清源,就成为围棋文化的一个标志。
  
  而柯洁对于棋界的珍贵之处在于,他终于有了点领军的样子。“但他红了才一两年,不能判断是否会成为顶级大师。”作为围棋工作者,俞斌对柯洁寄予厚望。“我们寄希望于柯洁,是某种渴望。围棋缺少这样的人物。”
  
  俞斌对柯洁的担忧则在于,围棋具有偶然性,柯洁还没有巩固自己的位置,他有可能马上就输给一个完全不知道的人。
  
  柯洁最近的一场比赛是3月7日在成都的西南棋王赛上。首轮比赛中,柯洁便不敌付冲六段,首轮出局爆出大冷门。
  
  李世石曾这样评价柯洁:“柯洁年纪还小,棋上的深度还不够,对局时应具备的基本礼仪也不太好。虽然夺得了3个世界冠军,但无法说已具备足够的‘内功’来引领时代。”“梦百合杯”决赛最终局,柯洁曾恼怒得将棋子往棋盒中扔,结果棋子跳到棋盘上。
  
  在俞斌看来,柯洁尚未完全让一线棋手服气。他要用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像常昊、古力那样,让同时代的对手服气。现在柯洁连让同辈棋手服气都无法做到,所以还要继续努力。
  
  柯洁在采访中尚保持一份清醒,他说,“我不想‘世界第一人’的名号影响了我的发挥,成为我的累赘,我希望成为自己的动力而不是压力。以后更加努力,戒骄戒躁 越走越远,现在阿法狗出来,以后我的对手更多。”
  
  “我们不喜欢他变成一个明星,我喜欢他变成一个棋师,好像聂老、俞老。” 妈妈周柳萍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4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