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中国新闻周刊》文|肖遥


  同事H姐的微信签名是“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点开她的微信相册,满眼蓝天白云草原海滩,照片中的女主任何照片拿出来都可以入选“文青拍照攻略”。披着印花头巾坐在悬崖边上的、戴着绿松石头冠矗立茫茫草原的,诸位菜鸟驴友看了后只会自惭形秽,同样狼奔豕突到那么远的戈壁荒原,与自己穿冲锋衣、摆V字手相比,H姐是怎么做到保持纤尘不染造型的?

  不好意思,H姐的生活就这么充满美感,即便不出远门,H姐也有本事在雾霾的城市里找到一个空气通透、花草掩映的咖啡屋,安置自己的好心情。也难怪她的朋友圈里有不少貌似打听、实则不爽的质问:“你退休了?”“什么时候辞职的?”“又在哪里胡逛呢?”注意了,一个胡乱的“胡”字,就泄露了观众们的情绪,大家都苦兮兮地打卡看脸色中,你也是上班族,凭啥那么悠闲?

  用H姐的话说,我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啊,别人买官买权力买前途买机会,我花钱买领导“别管我”,对领导来说,这是最好办的事,不是吗?对前任局长来说的确如此,老局长年龄大了,只要平稳着陆安全到站就OK了,对于H姐,老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何况,逢过年过节,H姐送的礼金,足够捐个科长了,而H姐想要的,只不过是,雨润如酥的时节到步行街上踩踩青石板,雨过天晴的时候开车上白鹿原看看落日,这一切,又不能等到下班,下了班,路上堵得水泄不通,别说看山中云雾啥的,看前车排出的尾气吧。

  也多亏了这位大叔这棵大树,罩着H姐的随心所欲。问题是,最近大叔退休了,新局长可不鸟H姐一副“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样子。H姐穿着她的“阿拉伯大袍子”穿行在机关大楼时,新局长的目光就像盯着冉·阿让的沙威警官,不管你做对了多少事,你这副模样就是罪人,何况,你还迟到早退,还自由散漫。H姐越鹤立鸡群,越是新局长的眼中钉肉中刺。H姐也感觉到了彼此气场不合,H姐如今需要做个选择,是从此认怂归队,还是穿着夹脚的小鞋坚持“把时间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时刻,真希望他像前任一样贪财好色,好用糖衣炮弹一举攻克。


随笔85分女生与白袜子_副本1.jpg

插图|向朝晖


85分女生与白袜子


  《中国新闻周刊》文|叶倾城


  她给我写信,称斤称两地度量自己:“我从小在一个和睦的家庭长大,不算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我985本科毕业,澳洲拿的硕士,现在国字号研究院工作……我从小学过几年芭蕾,钢琴十级……”这原本应该是由媒婆来说的话,但社会太喧杂,无人关注内心世界。“我离完美当然很远,但自觉也算85分女生吧。我不是不愿意成为副驾驶位上的女人,但正如您能想到的,现在我自己开车上下班,副驾驶位上只扔着包和杂物。”

  虽然不忍心,我还是回信诚实以告:85分女生是最容易沦为剩女的一个群体。

  如果人生是100分制,85分往往是一道门槛,它像高考的一本线,或者托福的110分——我有个小朋友最近托福考了110分,分数一出来,她痛哭失声。为何?因为这成绩意味着她终于有资格申请全美一流大学,但多半会被拒。二流三流院校呢?若她甘心,又何必一趟趟上新东方、背单词、练口语、背范文?

  放在婚恋世界里,85分女生也有相类似的尴尬:她们刚刚能够跻身于高处,放眼一览身前身后的大好男儿。但往上看,有100分女生坐镇,往下瞅,70分女生她们不屑一顾,但人家说不定能剑走偏锋,先打动男人的胃,或者直接靠床上功夫。

  85分女性在有意无意间,把择偶面捻得极其狭窄,窄如钢丝。更不用说,她们还心口上悬着“感觉”二字,各方面高大上,穿双白袜子都可能不入85分女生的法眼。说得直白一点儿,就是高不成低不就。

  这顽疾是否不治之症?当然不是。我旁听了一场小朋友与指导老师的面谈,受益甚深。老师把学校分为三类:理想学校、匹配学校以及保底学校。理想学校不妨一试,像薛平贵在台下的奋力一跃,王宝钏的绣球说不定就打他头上呢。但心里要明白:得者我幸,失者我命,追求不是强求;匹配学校才是主打,精心选择、细细揣测人家的所问所想,寻找自己与对方的契合点,争取一击必中;保底学校也许差强人意,但它是你最后的防线,让你可以全身而退。总比失学好,总比来年再考强。

  我听得豁然开朗,也许对85分女生来说,也应该列出理想男人、匹配男人以及保底男人;而与你最匹配的85分男人——实话实说:如果是六门课,总分510分比门门都上85分容易得多。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4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