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日慰安妇协议:仍未弥合的分歧

 

  《中国新闻周刊》文|孙大权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2015年12月28日,韩国和日本两国政府举行“慰安妇问题谈判”,并达成共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通过由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代读的谈判联合新闻稿称,“作为日本国内阁总理大臣,向饱受痛苦的慰安妇、遭受难以治愈的身心创伤的所有的人,表示由衷的谢罪和反省。”韩日两国政府还达成协议,韩国政府为慰安妇受害者设立援助基金会,日本政府为此基金会出资1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5390万元)的财政预算。

  由此,自已故的慰安妇受害者金学顺老人于1991年首次公开指证日军的暴行以来,一直争论不休但未解决的日军慰安妇问题迎来了一个重要转折点。然而,协议所称的韩日慰安妇问题得到“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似乎还只是双方的美好愿望。韩日两国均有不少人认为,这次协议无法消除两国间围绕慰安妇问题的摩擦,甚至部分人还认为该协议将问题复杂化,两国间依然明显存在难以弥合的鸿沟。

 

  24年的争执

  日军慰安妇问题在韩国社会成为一个焦点,始于1991年8月。当时,慰安妇受害者金学顺老人首次公开指证称,她在17岁时被日军绑架,沦为慰安妇。此后,在民间团体的援助下,金学顺老人到庭出证日军曾对她所做的暴行,并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诉讼,要求日本政府进行赔偿。但日本方面的立场始终是,依照1965年的《韩日索赔权协定》(韩方称之为《韩日请求权协定》),日本政府已以“独立礼金”的名义向韩国支付8亿美元,因此,两国间的战后赔偿问题已完全解决,日本目前对韩国没有任何赔偿责任。2004年,日本最高法院作出判定,金学顺等三位慰安妇受害者所提出的诉讼败诉。

  上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整体上对慰安妇问题还持承认和道歉的态度。1993年,日本政府发表“河野谈话”,承认慰安妇的强制性;199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50周年纪念日,日本时任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著名的村山谈话,“为了避免以后发生错误,毫无疑问,我们应谦虚地接受历史事实,并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同时向在这段历史中遇难的所有国内外人士表示沉痛的哀悼”。

  不过,部分日本右翼政治家一直否认日本政府强征慰安妇的事实,试图美化过去的侵略战争和野蛮行径。而2007年,安倍晋三第一次出任日本首相时也称,根据日本政府在1991年12月至1993年8月的调查,以及日本政府已经掌握的资料,都“没有找到能证明日军或官方曾直接强征慰安妇的证据”,否定日军慰安妇的强制性,激化了韩日间围绕历史问题的矛盾。2014年6月9日,在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会议上,第二次入主日本首相官邸的安倍晋三还批评河野谈话在慰安妇问题上给后代留下了很大的祸根。2014年10月10日,日本外务省官网还删除了含有“强制众多女性做随军慰安妇”表述的文章,试图抹杀慰安妇历史。如此,日本政府逐渐呈现右倾化态势,韩日关系也每况愈下。

 

  模糊的“责任”

  围绕慰安妇问题的韩日外交僵局,从2014年末突然开始发生变化。从2014年末至2015年12月,韩日两国进行了12次的局级官员磋商,其结果正是2015年12月28日达成的韩日慰安妇协议。该协议的具体内容可概括为如下四个部分:第一,日本政府就日军参与下发生的慰安妇问题深感责任;第二,安倍以首相名义为慰安妇受害人名誉与尊严表明发自肺腑的道歉和反省;第三,韩国政府设立援助慰安妇受害者的基金,日本政府将向该基金提供10亿日元,在抚平慰安妇受害者创伤的各种项目上给予协助;第四,韩日两国政府以日本政府认真落实上述内容为前提,确认慰安妇问题得到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往后在联合国等国际场合对于慰安妇相关问题的互相指责和批评保持克制。

  由协议内容可见,韩日双方都作出了一些让步。首先,日方在这次协议中成功加入“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条款。据日本《日经新闻》透露,安倍2015年12月24日在首相官邸内的办公室里,指示外相岸田文雄,“协议必须包括最终且不可逆的这一措辞,否则就抛弃协商”,并明确表示为慰安妇问题画上句号的意愿。实际上,只要日本政府落实协议内容,韩国至少从政府层面难以再次提出慰安妇问题。

  日方出资规模则相对反映了韩方的立场。日本政府原计划的出资规模只是1亿日元左右,但在协商过程中其规模扩大到10亿日元。出资来源是日本政府的财政预算,这也是贯彻韩方立场的部分。日方将利用政府的财政预算出资,而非用民间资金,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事实上的赔偿,给日本政府带来不轻的政治负担。因此,当日本记者问“从政府出资预算出资是否是事实上的国家赔偿”时,外相岸田文雄只能答非所问,“只不过是承认道义上的责任”、“原有立场没有任何改变”,没有正面进行回应。

  在最有争议的关于法律责任和约束力问题上,韩日双方可以说是在中间点达成一致。许多韩国公民与慰安妇受害者以及有关团体一直要求日本承担“法律上的责任”(legal responsibility),对受害者进行赔偿。可是,日方坚持只能承认“道义上的责任”(moral responsibility)的立场,而不接受任何法律上的责任。对日本而言,承认法律上的责任,意味着正式承认慰安妇问题,由此日本议会可以授权查明日军慰安妇问题的真相。因此,韩日慰安妇协议中提及的“日本的责任”是否包含法律责任,正是这次协议的关键问题。经过过去一年的协商,韩日双方决定“法律”和“道义”措辞皆不使用,只写日本政府深感“责任”。

 

  各有各的考虑

  韩日突然改变各自原有强硬的态度,积极开始就慰安妇问题进行协商,其背后存在两国对其国家利益的考虑。首先,日本长期希望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但日军慰安妇问题是持续障碍。近年来,欧美人权组织开始密切关注该问题。日本政府认为,为谋求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必须要解决慰安妇问题,从而证明日本在道德上进一步成熟了。另外,因为安倍政权持强硬右倾的态度, 已经充分得到右翼阵营的支持,因此在考虑民意方面,其顾虑相对要少一些。

  就韩方而言,韩国政府必须考虑到时间上的紧迫性。目前韩国仅有46位受害者在世,她们的平均年龄已高达89岁。刚刚过去的2015年里,已经有9人相继去世。正是在这样的情势下,韩国政府认为慰安妇问题的解决再不能拖延,决定和日本开始谈判。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2015年是韩日邦交正常化协定50周年。1965年韩日邦交正常化是已故韩国前总统朴正熙任内十分重要的事件,而朴正熙正是韩国现任总统朴槿惠的父亲。虽然韩国国内到目前为止对协议争论不休,仍有两极化的评价,但朴槿惠政府认为,1965年韩日邦交正常化协定是朴正熙任内的一个重大政治功绩,是奠定韩国经济发展基础的一项重要选择。因此,朴槿惠政府希望在2015年尽力解决慰安妇问题。

  2015年10月30日,韩日首脑会谈的三天之前,朴槿惠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时说,“希望今年(2015年)内解决慰安妇问题,治愈受害者的创伤。”2015年11月2日,在青瓦台和安倍晋三进行会谈后,朴槿惠向政府官员指示,“将今年(2015年)正是韩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的事实放在心上,加速协商并尽早达成慰安妇问题的协议。”

  在韩日达成协议方面,美国因素也起到了一定作用。2015年2月,美国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公开表示对韩日间民族主义的不满,她称“虽然民族主义情绪依然可以利用,对于政治领导人来说,以此来获得掌声也不是一件难事,不过这种行为带来的是僵局,而不是进展”。 2015年4月底,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支持日韩两国致力于改善关系”;10月再次向朴槿惠总统表示,“希望困难的历史问题得到解决。”

  韩日两国就慰安妇问题达成这次协议后,美国迅速发表声明称,协议将使慰安妇问题得到“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而且对日韩达成“里程碑式的协议”表示积极欢迎。美国国务卿克里还强调,美方期待与日韩两国加强并深化在广泛的地区和全球问题上的合作,特别是促进三边经济联系和安全合作,显示以美日韩三角战略合作实现美国东亚战略的意愿。

 

  分歧可能被拉大

  不过,韩日能否真正做到就慰安妇问题的“最终且不可逆的解决”,仍然有待观察。因为协议中存在诸多措辞模糊之处,这些将会触发新争论。

  鉴于日本首次承认“日本政府”对日军慰安妇问题负有责任,韩国国内存在一些积极评价这次协议的声音,可是过半韩国公民对此仍持反对意见。显然,韩日鸿沟依旧存在。

  留下来的问题中,“慰安妇少女像”问题首当其冲。韩国慰安妇受害者援助团体——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自1992年1月8日起,每周三在日本驻韩大使馆前举行要求日本政府真诚道歉和赔偿的“周三集会”。2011年12月14日,为纪念第1000次“周三集会”,该团体建立了一尊高约130厘米的少女塑像。从那时起,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在韩国国内外各地陆续建立了慰安妇少女像。

  摆放在日本驻韩使馆前的少女像,是目前最敏感的一座。日方继续要求韩国将此少女像撤离,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也在韩日达成协议后向日本记者自信地表示,“我认为(摆放在日本驻韩使馆前的慰安妇少女像)将被迁移。”而且,日本共同社也报道称,日本官方人员指出,若日本驻韩国大使馆前的少女塑像不被搬离,日本政府将不会向韩国支付此前约定的10亿日元补偿,日方已就这一前提条件和韩方达成了非正式协议。

  对此,韩国政府随后反驳称,非正式协议的说法“完全是捏造的”,并向日方警告,“韩国难道是收受10亿日元撤去少女像的那么没有自尊的国家吗?”“若日本继续这样,全局将会破坏。”

  事实上,慰安妇少女像是由韩国民间团体建立的,与政府无关。因此,若韩国政府说服不了挺身队问题对策协议会,则不管政府间有无协议,韩国政府都无法强制撤去少女像。而且,鉴于有超过六成的韩国公民反对慰安妇少女像的撤离,如果韩国政府强制撤离该少女像,朴槿惠政府将要承担民意的损失。

  日本道歉的真诚度也引起了争论。安倍向韩国慰安妇受害者道歉的同一天,其妻子安倍昭惠参拜了靖国神社。这让韩国民间团体及公民怀疑日本对慰安妇协议的诚意,并再次要求日本政府真诚道歉与赔偿。

  2015年12月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明确表态,韩日就慰安妇问题已达成协议,自己今后也不会再对此道歉。

  2015年是韩日邦交正常化50周年,但与此同时,也是韩国脱离日本殖民统治光复的70周年,更是日本以《乙巳勒俭》强夺韩国外交权的110周年。若日本对过去的侵略行为和野蛮的人权侵害不做出深刻的反省和真诚的道歉,慰安妇问题的解决就没有到画上句号的时候。

  (作者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韩国籍博士生)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40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