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476429328_副本1.jpg

尼泊尔博卡拉,在安纳普尔纳峰附近滑翔的游客。图|GETTY

 

滑翔博卡拉:幸福得像花儿一样

 

  《中国新闻周刊》文|陈颖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跟世界屋脊上的其他雪城不同,喜马拉雅山脚下的博卡拉并不高高在上,而是深陷河谷。这里海拔只有800多米,即使是冬天,白天穿一件T恤在街上溜达足矣。

  这里有全世界最廉价的“雪景房”,十来美金就可以住上一晚。高挑帅气的尼泊尔小伙Dhurba领我们登上二楼,在观景阳台上如数家珍地“指点江山”:那一连串白雪皑皑的山脉就是安纳普尔纳群山;其中最醒目的是鱼尾峰,因峰型俏皮、形似鱼尾而得名,虽然海拔仅6997米,但至今未被征服,被尼泊尔人奉为“神山”。

  博卡拉号称尼泊尔第二大城市,却不见什么高楼大厦,多的是小街小巷、广场寺院和简易民居,貌似城乡结合部,又像地球村:穿着冲锋衣、手握登山杖的,那是热爱徒步的欧美背包客;发型怪异、披挂尼泊尔装饰的,那是东方文艺青年;手持证书、看起来心满意足的,那是结束滑翔伞归来的“飞人”……

  博卡拉依山傍水,市中心的费瓦湖像一面巨大的明镜,把雪山的英姿揽在了怀里。池塘在尼泊尔语中叫做“Pokhari”,据说博卡拉(英文名Pokhara)就是因此而得名。这里曾是西藏和印度商路上的集市,上世纪70年代被一群西方嬉皮士发现后,迅速发展成为现代化的山区度假胜地。登山、徒步、滑翔、泛舟、骑马、瑜伽、冥想……只要来到博卡拉,总有一款活动适合你。

  这里现在是背包客的大本营,既是物资补给地,又是吃货们的天堂。家家餐馆必备尼泊尔传统美食——扁豆汤套餐。尼泊尔人吃饭习惯动手,首先把豆汤浇在米饭上,再伸手把各种小菜、调味品搅拌在一起,随后大快朵颐。学着尼泊尔人吃了手抓饭后,我才明白,吃饭不仅仅是味觉的享受,还是触觉的体验。

  尼泊尔人普遍信仰印度教,大多给人乐天安命的感觉,从他们脸上可以轻松读到“友善平和”四个字。即便路边衣衫褴褛的修鞋匠、头顶商品沿街叫卖的小贩,见了人也总是面带微笑、双手合十:“Namaste(意为你好、欢迎光临)!”虽然街头也不乏拉客的骗子,但手段并不高明,尽可一笑置之。

  “你们想在博卡拉飞翔吗?”第二天,Dhurba在为我们端来可口的早餐后,指着远处的鱼尾峰做出了老鹰的姿态。

  Dhurba指的是滑翔伞运动。据说这项运动在十多年前由英国飞行员引入,如今已经成为去博卡拉旅行最风行的项目。目前博卡拉拥有近20家滑翔伞公司、100多名滑翔伞飞行员。值得一提的是,当地政府对滑翔伞项目实行统一定价(半小时滑翔加上10分钟拍摄视频、照片,一共10500卢比,折合人民币600多元),游客不必担心挨宰。我们立即与Dhurba成交。

  滑翔地在海拔1592米的萨朗阔山的一片草坡上。上山的路上,我们已经忍不住欢呼起来——天空中飘荡着五颜六色的滑翔伞,幸福得就像花儿一样。

  当天的博卡拉风和日丽,正是滑翔的好天气。据说滑翔伞由降落伞改造而来,不同在于,能降也能升。这是一种无动力飞行器,上升的秘诀在于热空气。

  草坡上聚集着一群滑翔爱好者。只见他们戴上头盔,系上绳索,先后朝着斜坡下一溜烟小跑,随着身后的滑翔伞不断充气膨胀,连人带伞腾空而去……

  作为初体验者,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名专属教练。我的教练是一个日本人,叫罗拉。他帮我穿上伞服,系好坐袋,自己背上滑翔伞站在我身后,然后嘱咐我:“你在前面只管跑下坡,一直跑到两脚自动离地,就行了!”

  他一声令下,我开始迎风奔跑,跑着跑着,感觉强大的气流顺着滑翔伞悬浮而上。随着拉力越来越大,我的两腿不再着地,眼前晃悠了一下,啊哈——真的飞起来了!

  我曾经坐过热气球,篮筐里虽然站得稳,但头顶火盆的感觉很不自在。滑翔伞则不然,全身毫无束缚,全凭风力翱翔,率性得跟老鹰一样,让人情不自禁地高声呐喊——我自由了!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狂风一样舞蹈,挣脱怀抱……”原来汪峰的这首《飞得更高》,唱的就是现在。

  风呼啸而过,滑翔伞盘旋而上,雪山匍匐,梯田蜿蜒,碧蓝的费瓦湖静静流淌……我张开双臂,迎风一次次深呼吸,全身所有器官都被激活,却仍然不够用。渐渐地,一种被美冲昏的眩晕感涌上来,大脑渐渐变得空白。

  罗拉是个经验丰富的教练,他一边控制着滑翔伞随着气流上下盘旋,一边跟我说笑,还鼓励我在摄像机前做出各种动作,尽情放声高歌。他在博卡拉担任滑翔伞教练已有10年,除了每年回一趟日本探亲,剩下的时间几乎像老鹰一样栖息在博卡拉山坡上。他说他喜欢博卡拉,这是一个让人放松的地方。

  “看那边!”罗拉突然叫了起来。我循声望去,只见一只飞鹰与我们擦肩而过。它身形矫健,傲视苍穹,张开翅膀像箭一般射向天空,一眨眼工夫就把我们远远甩在后面。

  罗拉说,你知道为什么老鹰不扇动翅膀也能在高空滑翔?那是因为热气流。老鹰跟滑翔伞一样,都在寻找热气流。

  回国一个多月后,意外发现滑翔伞公司提供的光盘已经损坏。我发邮件向Dhurba求助,他很快联系滑翔伞公司,及时找回了尚未删除的滑翔资料,托人带给了我。他说,他乐意帮我找回这些资料,“因为它会让你忘不掉博卡拉”。

  是的,我不会忘记。因为它总会提醒我,在自由的天空里,即使做个片刻的过客,也是美好的。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21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