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伊斯兰国”尚需更大合力


  《中国新闻周刊》特约撰稿|王晋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6月26日,分别位于欧洲、非洲和亚洲的法国、突尼斯及科威特接连受到恐怖袭击,共计造成超过50人死亡,遭遇“黑色星期五”。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袭击事件发生后呼吁追随者在目前的斋月中发动更多袭击,并声称对发生在突尼斯旅游城市苏塞的袭击事件负责。

  约一年前,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被“伊斯兰国”武装攻占,不仅震惊了世界,也间接促成了以美国为首的众多国家组成“反伊斯兰国联盟”,对盘踞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进行声势浩大的武装打击。一年过去了,如今的“伊斯兰国”不仅仍未能消灭,而且在多地持续扩张,继续威胁着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国内安全。


  “伊斯兰国”的扩张与内讧

  应当指出的是,“伊斯兰国”在世界各个不同地区扩张,方法不同,但是其重心仍然是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不同于基地组织那种四处开花式的“加盟店”模式,尽管“伊斯兰国”也不断地对海外极端组织进行“加封”,但是其战略目标仍然是将这些组织成员吸引到伊拉克和叙利亚战场,扎扎实实地扩张自己的“领土”。

  在此背景下,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圣战分子,通过各种组织长途跋涉来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在“伊斯兰国”进行重新的整编。一般来说,欧洲和美国的穆斯林后裔往往会被编成单独的部队,如“伊斯兰国”的“英国团”“法国军团”等。这样的重新编队,既使得各种文化背景下的极端分子得以抱团而形成战斗力,也帮助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极端分子更快地融入“伊斯兰国”组织之中。

  尽管来自世界各地的“圣战士”看似公允地加入到了“伊斯兰国”之内,但是在实战中,往往由于国籍和肤色不同,“圣战士”承担的任务也不尽相同。比如欧美极端分子凭借语言优势,更多地从事宣传和管理工作;阿拉伯裔的极端分子则更多地承担指挥和作战任务;至于来自其他地区的极端分子,则往往被“瞧不起”,而承担一系列危险的一线作战任务。在过去的一年中,已经发生了数起为了躲避危险任务企图逃跑,而被“伊斯兰国”处死的事件。看似“天下一家”的“伊斯兰国”,其实内部也充满了不平等与歧视。


  需要更大的政治合力

  尽管伊拉克的“伊斯兰国”是美国优先打击的目标,但是打击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才是“斩草除根”的必然选择。叙利亚是“伊斯兰国”的大本营,伊拉克才是“伊斯兰国”扩张的最终表现。打击伊拉克“伊斯兰国”必然要求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但是从当前的局势来看,打击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存在着几个难点。

  首先是“联盟”的牵头人美国自身的利益考量,影响着对于“伊斯兰国”打击的介入程度。从作战角度看,当前美军的作战更多的是涉及到空袭、后勤训练和情报分析,而地面战斗则尽量避免。但是在当前伊拉克政府军仍然孱弱、伊拉克国内各个民兵武装和政治派别相互倾轧的情况下,缺乏统一有效的地面作战,难以彻底将“伊斯兰国”武装从伊拉克境内根除。

  在政治上,美国和西方在叙利亚的设想是通过复制世俗的、自由主义的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来推翻巴沙尔政府。但是从当前看,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实力太弱,且内部纷争严重,无法形成统一力量。而且美国希望完全避开叙利亚巴沙尔政府,这在当前的叙利亚战场态势上又几乎不可能,毕竟叙利亚政府仍然控制叙利亚国内大片国土,且军力齐整。美国这种“私心”也使得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的战略成果大打折扣。

  而美国在帮扶叙利亚境内派别时,又由于受到土耳其等国的掣肘,不得不考虑支持库尔德武装可能带来的后果。例如美国在针对叙利亚境内“伊斯兰国”的空袭上,更多集中在拉卡等地的战略目标,以及叙利亚西部阿勒颇、霍姆斯等地同基地组织关系密切的“呼罗珊”“支持阵线”等群体上,而在去年年底打击围攻库尔德军队重镇科巴尼的“伊斯兰国”武装则犹豫再三,对于中部同“伊斯兰国”战斗的叙利亚政府军几乎并不帮助。

  在地区国家内部,对于“伊斯兰国”的打击虽然存有共识,但由于涉及未来政治安排,各国在具体行动上则各存私心。例如在叙利亚,尽管沙特在年初新国王登台之后已经大幅调整了外交政策,以团结阿拉伯世界逊尼派力量为主,但是沙特、卡塔尔、阿联酋和约旦等国仍然要求阿萨德下台,将“伊斯兰国”问题视作阿萨德下台之后的问题。

  由于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同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关系紧密,因此土耳其不愿意看到叙利亚库尔德人在叙利亚北部过度扩张,因而也不可能全力支持库尔德人抗击“伊斯兰国”的行动;约旦尽管声明打击“伊斯兰国”,但是也不得不碍于国内反对派和宗教人士的声音而无法竭尽全力。加上各个地区国家在叙利亚境内经营了不同的代理人,因此即使是叙利亚反对派之间也无法形成合力,“伊斯兰国”得以在叙利亚肆意扩张。

  具体到伊拉克境内,由于伊朗在伊拉克东部什叶派影响力巨大,因此随着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源源不断地加入到打击“伊斯兰国”的进程中,地区阿拉伯国家越来越担心伊朗趁机扩大在伊拉克的影响。

  对于“伊斯兰国”的打击已经持续了近一年,“伊斯兰国”尽管在伊拉克中部和叙利亚北部遭受挫折,但仍肆虐在伊拉克西部和叙利亚中北部。

  美国和其他地区国家由于形势所迫,不得不加入到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之中,却又由于各自不同的利益考量,导致了对于形势不同的判断,因而严重干扰了打击“伊斯兰国”的实际效果。

  打击“伊斯兰国”是军事上的考验,更是政治上的考验。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14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