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政.jpg

依据当前人口的预期寿命,延迟退休符合国际惯例。图片编辑|陈俊丹

人社部正制定延迟退休方案

  (原标题)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锋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11月20日,人社部新闻发言人李忠表示,正在抓紧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方案”,将适时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李忠透露,在制定该方案过程中,会充分考虑社会各界的意见和看法,综合平衡。总的考虑是,根据人口老龄化的趋势和劳动力状况,把握调整的节点和节奏,“小步慢走,渐进到位,”即每年只会延长几个月的退休年龄,同时提前向社会预告,给公众以心理预期。

  一位曾参与延迟退休方案讨论的专家告诉记者,在“小步慢走,逐渐到位”的思路下,女干部和女白领很可能会成为延迟退休的先行者,因为她们是脑力劳动者,从个人意愿上说,对延迟退休的抵触稍弱,且延迟退休对社会的贡献也更大。

  2015年上半年,中组部、人社部联合下发了《关于机关事业单位县处级女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女性专业技术人员退休年龄问题的通知》。该通知要求,自2015年3月1日起,中国正副处级女干部退休年龄延至60周岁。但若本人申请,可以在年满55周岁时自愿退休。

  2013年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自此,渐进式延迟退休进入公众视野。今年的十八届五中全会,进一步提出要出台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人社部近日的发声,让这一问题再次被集中关注。

  中国社会学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社会建设与管理研究院院长关信平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在人口老龄化、国民健康水平和人均寿命提高等背景下,延迟退休是大势所趋,且现在条件也基本具备。

  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在中国平均寿命增高、多数家庭只有一个孩子的背景下,就业劳动人口供养的老年人,比现有退休政策制定时的30年前要多很多。这意味着,在一切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要想维持退休金的水平不变,只有三个渠道:一是提高缴费率,但中国现在的费率已经是世界最高的了;二是更多的财政补贴,但这也是纳税人的钱,这儿用多了,其他的地方就只能少用;第三个渠道就是提高退休年龄。“这三个办法哪个最有可行性?显然是提高退休年龄。”

  但是,该政策在民间分歧依然很大。为何延、如何延、何时延?这一系列问题,官方亟需向公众解答。

  在今年全国“两会”的记者会上,人社部部长尹蔚民较为明确地提出了渐进式延迟退休方案的时间表。他称,希望2015年能够把延迟退休方案制订出来,2016年报经中央同意后向社会征求意见,修改完善后在2017年正式推出。不过,推出后至少5年以后才会实施。

  近日李忠代表人社部再次提出延迟退休事宜,也被广泛解读为是在为明年的征求意见做铺垫。

  尹蔚民称,现行退休年龄政策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确定的。当时中国人口预期寿命不到50岁。现在中国的国情发生了巨大变化,人口的预期寿命已达70多岁,有必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退休年龄-转_副本.jpg

制图|叶雪鸣

 

  有分析认为,除了人均寿命延长外,在许多专业技术岗位上,五六十岁的人员正处在经验丰富、技艺纯熟的阶段,这种高端人力资源替代弹性比较低,如果这部分人过早退休,是对人力资本的巨大浪费。

  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专家库成员、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纪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从大环境来讲,延迟退休年龄在世界范围内已是大势所趋。

  由34个市场经济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其成员中至今没有提高退休年龄的国家,目前只有芬兰、冰岛、墨西哥、荷兰、西班牙和英国。而这6国的退休年龄,在半个世纪之前就已经保持在65岁或67岁。而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说,中国的平均退休年龄仅为53岁。

  截至目前,已有中国社科院、中国人民大学、清华大学、武汉大学、浙江大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银行等多个机构向人社部提交了不同版本的养老保险改革方案,其中对延迟退休的表述方向一致,但在路径与时间上有些差别。

  其中中国社科院提出从2018年开始,女性退休年龄每3年延迟1岁,男性退休年龄每6年延迟1岁,至2045年,男性、女性退休年龄同步达到65岁;中国人民大学郑功成的方案与此类似,他提出延迟退休应女先男后或女快男慢,每年延长2-6个月的工作时间,经过30年左右的推进,实现男女65岁同龄退休;清华大学的方案则建议,从2015年开始实施有步骤的延迟退休计划,在2030年之前,完成男女职工和居民65岁领取养老金的目标。

  除了通过“小步慢走”来减轻这一政策实施中可能遇到的障碍外,对于这一政策实施对就业的影响,各界的意见也莫衷一是。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算了一笔账,他说,目前中国城镇单位就业人员数超过1.1亿人,每年大约有300万左右的人退休,占城镇单位就业人员的3%。但中国每年新增就业机会只有1000万左右,如果提高退休年龄,这300万本该退休而不退的人,就占去了就业机会的30%。“这个比例相当惊人。”

  关信平则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总量上讲,延迟退休对年轻人就业不会产生负面影响,因为劳动力人口已经不像过去那么多。“当然延迟退休可能对局部地区造成结构性的就业压力。”

  关信平建议,在确保就业公平的同时,延迟退休也不能搞“一刀切”,应多一点弹性。有的人因为家庭状况、个人身体状况等原因想提前退休,也可以根据实际情况予以满足。

  在这方面,欧洲有些国家的做法可以作为借鉴,在这些国家,如果60岁退休,只能拿一定比例的养老金,而要65岁退休,则可以拿全额养老金。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5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