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tyImages-497047310_副本1.jpg

11月13日,法国巴黎,一名受惊的男子坐在救护车前,法国当地多个社区枪声不断。图|GETTY


巴黎,子弹在飞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苏洁 徐方清 文|都述文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当地时间11月14日,时钟摆向了冬令时的周六,巴黎从暗淡的晨雾中醒来。对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不眠之夜。警笛和救护车的鸣叫混合在城市上空的阴冷空气中,提醒着人们噩梦尚未远去。前一晚的恐怖袭击,让法国人经历了二战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死亡威胁。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这是IS有组织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截至发稿时,至少132人在这场恐怖袭击中丧生,超过350人受伤。

  原本是周末的早餐时光,巴塔克兰剧院街角的咖啡馆暂停营业,门口桌椅散落一地。落叶堆里躺着一只仍然很新的运动鞋,不知是谁在混乱中跑掉了。街上冷冷清清,偶尔有鸽子在马路中间踱步觅食。

  法兰西体育场附近几个重要的地铁站点已经暂时关闭。Le Petit Cambodge餐厅外围着警方的红白线,刚刚过去的夜晚,恐怖分子在这里对用餐者进行射击。在这场恐怖袭击中,巴黎10区和11区的共7个地点发生了射击或爆炸。这两个原本是游客和年轻人聚集最多的区域,如今已被暂时封锁。

  巴黎居民接到通知,尽量待在室内避免外出。但街上仍随处可见悼念的鲜花、蜡烛和红白蓝三色旗。在第一起枪击案发生的Le Petit Cambodge餐厅和Le CaRillon咖啡馆外,巴黎市民自发组织前来悼念遇难者。满是弹孔的橱窗下面,铺满了悼念者放置的鲜花。


  不断有人倒下

  11月13日原本是一个全城狂欢的星期五,以巴黎夜生活著称的塞纳河右岸聚集了欢乐的人群。

  当天晚上,在巴黎北部市郊的法兰西体育场正在进行德法足球友谊赛,除了数万名的球迷外,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也在现场观战。与此同时,在巴黎11区的巴塔克兰音乐厅,来自美国加州的乐队Eagle of Death Metal正在举办他们的欧洲巡演,现场聚集了大约1500名观众。附近的餐厅和咖啡馆也是人声鼎沸。

  晚上9点20分左右,法兰西体育馆内的球赛开场了20分钟,D入口附近突然传出了爆炸声,地表也跟着震动。此时,从葡萄牙来巴黎旅游的华人郑志宾正在D入口附近,巨大的声响让他吓了一跳。“当我刚走过D门的时候就炸了,前后也就一分钟的时间,但周围都是人,也看不出谁是恐怖分子。我就看着门一个个地关上了,当时场外还有好多人在排队买票,还有五六百人拿到票了也没让进场。”郑志宾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

  球场内,赛事正酣。突如其来的爆炸声让现场气氛稍有停顿,奔跑的球员放慢了脚步,但并未打乱比赛节奏。很快,又一声巨响从H入口处传来,在球场里回荡,人群开始骚动。半小时后,伴随着第三声爆炸,人们开始意识到出事了。

  “这样的动静,绝对不会是烟花爆竹。”正在转播比赛的德国媒体作出这样的评论。中场休息时,队员们回到休息室,纷纷给家里报平安。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不安开始弥漫。

  不久,球场外传来了警笛声,奥朗德迅速离开现场,赶往内政部召开紧急会议。警方随即将球场周边的路口全部封锁。

  下半场的比赛并未中止,比赛终场哨响时,法国2∶0战胜了德国。此时,球场广播通告了现场观众外面发生的情况,并提示观众有秩序撤离。

  三次爆炸均是自杀性爆炸,恐怖分子曾试图进入球场内,但并未成功。而此时球场外面的巴黎,暴力仍未停止。

  就在法兰西球场爆炸发生的几乎同时,晚上9点25分左右,手持AK-47的恐怖分子袭击了位于巴黎10区的Le Petit Cambodge餐厅和Le CaRillon咖啡馆。他们疯狂地扫射,15个人当场被射杀,另有十几个人严重受伤。现场留下了100多个弹壳。

  这骇人的一幕,被住在街对过的卡梅拉·乌兰格目睹。当时的卡梅拉正和两个孩子待在家,原本准备哄孩子睡觉。对面的Le Petit Cambodge餐厅忽然传来激烈的枪声和绝望的呼救。卡梅拉奔到客厅的窗口,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她目瞪口呆,恐惧到了极点。“人们疯狂地四处躲藏,不断有人倒下,地上躺着很多尸体。”

  在恐惧中,卡梅拉关了灯,但仍观察着街上发生的一切。数分钟后,屠杀结束,两个恐怖分子乘车离开。“我看到了其中一个人,看起来非常年轻,应该不到20岁的样子。他们非常镇静,一个人驾车,一个人坐在旁边,离开了现场。”

  与此同时,和10区相邻的11区也响起了枪声。晚上9点36分,La Belle Equipe咖啡馆外冲过来几个持枪男子,沿街扫射,当场射杀了19人,另有十几人受伤。和之前的袭击一样,他们在现场留下了100多个弹壳。9点40分,同样位于11区的Comptoir Voltaire餐厅遭遇了自杀式爆炸。爆炸者的手法和法兰西体育场外的爆炸如出一辙。爆炸造成餐馆内一人重伤,另有几人受到轻伤。据现场的目击者声称,枪手在开枪前大喊“为了叙利亚”,“真主伟大”,然后扣动了扳机。


  枪声此起彼伏,太漫长了

  就在城市各个角落传来的枪声和爆炸声让人们惊魂未定时,一场更大规模的屠杀正在逼近。

  9点40分,巴黎11区的巴塔克兰音乐厅附近,有人听到了连续激烈的枪声。这个音乐厅距离年初遭袭的《查理周刊》编辑部仅约200米。此时的音乐厅里,美国的摇滚乐队Eagle of Death Metal正在舞台中央,和观众互动。

  台下聚集了1000多个观众。35岁的琳达站在人群里,兴奋地挥着手臂。

  “枪声响起前,我听到了两个类似于爆炸的声响。我抬头看了看楼上,以为是什么机器爆炸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琳达把目光收回到舞台上,这时她看到了一个举着枪的人,枪声随即响起。“我仍然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从我的角度看,他手里的枪很像是塑料的。”

  琳达身边的人群开始骚动,很快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弥散在空气中。琳达开始觉得这不是谁开的一场玩笑。

  “我只确切地看到了一个人,但感觉至少有4个人。我看到的那个人冲着我们喊,让我们蹲在地上。”琳达竭力蹲下身子,越低越好,尽量避免移动。她不敢抬头,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但枪声此起彼伏,持续了很久。“我并不知道到底持续了多久,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漫长了。我听到人们的惨叫,很多人中枪了。我知道那些人试图站起来或者逃跑,所以成了被射击的目标。”琳达强迫自己安静地趴在那里,等待命运的安排。

  很快,琳达看到了更多的血。趴在她旁边的男人裤子上都是血,她的手上和包上也沾满了血。极度恐惧中的她也分不清这究竟是那个男人的血,其他人的血,还是她自己的血。

  接着她听到了恐怖分子的咆哮。“他们在喊,我们之所以面临现在被屠杀的命运,全部都是因为奥朗德的错。”这时候有人试图站起来反抗,琳达听到屠杀者停止了咆哮,又是一阵激烈的枪声。

  巴黎一家电台的记者朱利安就在靠近舞台的位置,目睹了眼前发生的一切。他看到4个身着黑衣的枪手,对着人群随意地扫射。“他们没有戴面具,非常的镇静。有一个枪手只有20岁左右的样子,连胡子都没有留。”扫射大约持续了10分钟,朱利安看到枪手在此期间将子弹重新上膛了三次。在他们第四次给枪上膛的时候,朱利安悄悄爬上了舞台的一角,找到出口逃了出来。

  朱利安跑到了街上,街上躺着很多具尸体。

  此刻在音乐厅里,大多数观众仍趴在地上等待救援,现场也慢慢安静下来。琳达听到了受伤者的呻吟,听到人们开始越发焦躁不安。混乱中琳达看不到自己的朋友,身边全是陌生人。她拉起陌生人的手,冰冷的手拉在一起,让她感觉到一点生存下去的力量。她试图让自己均匀地呼吸,并在心里提醒自己,“今天不是我该死的日子”。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晚上12:30分左右,救援的警察终于抵达了。警察告诉剧院里的人质,不管怎样,先撤离,不要去看地上。“我没法不看地上。地上全部都是血,不小心就会滑倒。我们不得不越过遇难者的尸体,向出口挪动。”琳达和幸存者一起,逃出了音乐厅。


GettyImages-497401270_副本.jpg

11月13日,法国巴黎,巴黎警方在巴黎Bataclan音乐厅外。图|GETTY


  “这是一场挑起战争的袭击”

  巴塔克兰音乐厅遭遇恐怖袭击的半小时后,媒体相继报出巴塔克兰音乐厅的遇难人数。根据巴黎警方透露,截至当晚10点14分,约有100人在巴塔克兰音乐厅被害。

  11点,法国总统奥朗德发表对全国的电视讲话。“这是令人恐惧的。”讲话中,人们注意到奥朗德的声音明显在颤抖。“但面对这种恐惧的,是一个知道保护自己,如何动用一切力量与这种恐怖势力对抗的国家。”

  奥朗德宣布法国“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同时,他宣布法国将关闭边境。“我们必须确保没有人能进入法国从事任何罪行,而且必须确保犯下罪行的人在离开法国之前落网。”法国总统府后来发表声明,将关闭边境改为加强对边境的管控。

  奥朗德表示,已命令军队进入巴黎地区增援,确保恐怖袭击不会再次发生。同时,他提醒法国民众保持冷静、团结和坚强。

  讲话后,奥朗德与总理、内政部长、司法部长赶往遭恐怖袭击的巴黎巴塔克兰剧院。

  当天晚上11点30分左右,巴塔克兰音乐厅周围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巴黎警方已经包围了音乐厅。5分钟后,警方宣布控制了局势。12点20分,警方宣布超过100名人质在巴塔克兰音乐厅遇害。

  凌晨2点16分,巴黎警方长官米歇尔·卡多特对外透露,恐怖分子在巴塔克兰音乐厅枪杀人质后,曾短暂地离开现场,到街上的咖啡馆再次对行人进行射杀。在此期间,他们和警方有激烈交火,并向警察投掷手榴弹。警方确认,这5名恐怖分子已经死亡。其中4名袭击者引爆了炸弹背心,另有一名袭击者在引爆炸弹前被击毙。他们在一个袭击者身上搜到了叙利亚护照。

  更多的巴黎市民参与到营救行动中来。当天晚上,社交网络发起了“打开门”的活动,呼吁巴黎市民为所有寻求避难的遇袭者提供暂时安全的避难场所。许多私家车、出租车也加入了拯救伤者的行列,不少出租车为滞留在街上的人提供免费搭乘服务。为了帮助伤者,巴黎市民自发组织起了捐血活动。

  凌晨4点12分,法国总统奥朗德在巴塔克兰音乐厅外发表讲话,表示法国将会“毫不留情”地打击恐怖袭击者。

  此后,IS发表长篇声明,宣称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他们派了8人去执行自杀性爆炸。11月14日上午10点,法国总统奥朗德再次发表声明,谴责IS的罪恶行径,并表示这是一次“挑起战争的袭击”。

  这几天来巴黎旅游的郑志宾基本都待在朋友家,看看电视,了解事件最新的进展。“大的旅游景点都关闭了,感觉法国人都待在家里了。现在治安还是挺严的,高速公路收费站都是拿着微型冲锋枪的警察。”郑志宾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除了加强国内的警备,法国也开始积极实施打击IS的行动。总统奥朗德宣布将全国紧急状态延长三个月时间,并在承诺加强对恐怖组织大本营空中打击之际,呼吁俄罗斯和美国参与国际合作行动。

  当地时间11月15日晚,法国国防部发表公报,称法国战机当天对极端组织IS在叙利亚的目标实施空袭,摧毁该组织一个指挥所和一个训练营。

  “法国现在正处在战争中,而且这场战争,我们必须赢。”法国内政部长曼努埃尔·瓦尔斯说。

  (本刊记者刘禹彤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33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