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6312_副本111.jpg

10月7日,一些民众在国民党的总部外表示对洪秀柱的支持。


国民党“换柱”保“立委”席次


  《中国新闻周刊》文|夏珍


  微信公号:百万庄的小星星


  在“换柱”声浪不绝之际,国民党中常委提议召开临时全国党代表大会,并获得通过。如此,国民党势必在10月中旬召开临时全代会,变更他们在2016年“总统大选”的提名人选,从原本的洪秀柱,改为征召现任党主席朱立伦上阵。

  这个巨大的改变,为大选投下若干变量,这个变量到底能发挥多大翻转选情的作用,很难预料。自2014年“3·18学运”到九合一选举的重挫,国民党始终没能走出低迷的士气,整体民意对国民党依旧大不利。但是,政治形势却逼得国民党不得不走这招险棋。说是险棋,原因很简单,洪秀柱是经过民主程序初选产生的提名人选,不论她的民调如何拉抬不易,终究还是聚拢了一定的支持者。所谓坐轿的想下轿,抬轿的不肯松手,正是选举最难协调之处。


  38席不保的危险

  洪秀柱在年初国民党无人登记参选的困局中,硬生生打出一条血路,算是创了纪录。而她在初选民调中,扎扎实实地以46%的支持度通过防砖条款(即若仅有一人登记初选,且民调支持度未达三成,则不予提名,改以征召)的考验,甚至她的支持度曾一度超越蔡英文,的确叫人惊艳。遗憾的是,自通过初选后的三个半月以来,她的支持度却以失血性下滑的态势跌到40%以下,一度甚至落后于亲民党主席宋楚瑜。

  洪秀柱本来条件就弱,除了吴敦义始终垫底,她一直在国民党内几个可能人选中居末。

  洪秀柱自通过初选以后,选举策略显然失衡。一位财经分析人士透露,2015年6月间他和洪秀柱数度会面,充分讨论有关台湾产业发展与两岸经济合作策略,并建议她集中争取三个族群的选票:都会白领、中产阶级和妇女,不要太在乎深蓝深绿或统独。当时他认为洪秀柱应该听进去了,但是,很遗憾,最后洪秀柱还是接受急统策士的影响,先后发表“一中同表”“中华民国不存在”“终极统一”的言论,以至于中间选票大幅流失。而包括洪秀柱自己的竞选行程,几乎走不出眷村,她自己无从拓展选票不说,中南部“立委”候选人几乎都拒绝站在她身边。

  这三个半月以来,不只是洪秀柱个人民调无限下滑。根据国民党和民进党两营的内部民调,包括国民党“立委”的民调支持度,都以平均3%至5%的速度流失,而且范围从中南部扩及本属蓝营基本盘的双北市。这对国民党而言,是非同小可的警示。2000年,国民党输了“总统大选”,“立法院”席次甚至未能过半,但在多党不过半的“国会”生态中,仍属拥有多数席次的最大党。民进党即使八年执政期间搞过四次公投绑“大选”,都未能逞其愿,重大法案诸如公投法,都能在国民党主导下,设下相对安全的门槛。

  2016选举,远比2000年的形势更险峻。当年国民党败选,失去“中央政权”,地方县市政权依旧多数在手;这一次,经过九合一,国民党已经输掉大半江山,国民党内部选情评估,从年初的低迷,担心不过半但可保50席,到估算可能40席都不保,大有可能掉到38席以下。

  38席有什么意义?根据“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立法委员”四分之一提议,三分之二“立委”出席即可提出“总统”罢免案;“立法委员”二分之一以上提议,三分之二同意即可提出“总统”弹劾案;“立法委员”三分之一联署,可以对“行政院长”提出不信任案;“立法委员”四分之一提议,四分之三“立委”同意,可以提出“修宪”案。换言之,若国民党席次未达三分之一的38席,则马英九可能提前被罢免,还可能被弹劾,而且,国民党没有防堵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若国民党选情继续下探失血,掉到30席以下,不到四分之一,那么不但失去了“立法委员”联署对未来民进党可能“执政”的行政院长提出不信任案的威胁力,甚至连防止民进党进一步“修宪”的力量都将丧失。


  急统的反作用

  正因为这样迫在眉睫的危机,才会让“换柱”之议,成为实际行动,而一再声言不参加2016选举的朱立伦,硬着头皮顶上去,即便承担有失诚信的骂名、依然败选的风险,都得为国民党“立委”席次一拼。洪秀柱又恨又怨,指“立委”选情不好不能怪她,更不能怪她的终极统一论,但这起不到任何实际效果。

  无可讳言,不换柱对国民党选情会是严重伤害。但换柱又何尝不是伤害,台商后援会前脚才举行了挺柱大会,隔天换柱提案就经中常会通过,尴尬的岂止洪秀柱一人?国民党初选机制为什么会产生一位让他们头痛又处置不了的提名人?国民党不能不有所检讨。身为党主席的朱立伦当然要负最大责任,但他已打定主意不问“总统大选”输赢,只求稳住“立委”席次,基本上还是可以获得多数国民党人的谅解。

  洪秀柱当然是一个有原则有勇气的人,在国民党低迷的时候,她硬顶着完成初选程序,还突破了民调“防砖条款”,一路无畏民调不断下滑,始终相信一旦竞选正式登记起跑,蓝营支持者必定全面回笼。然而,三个半月下来,她愈是亢奋于自己的悲壮,民调就愈低。

  从政治现实上看,自有选举以来,蓝营一直有一个相互取暖的区块,不论是叫“军系”或“黄复兴”(正式名称为“国军退除役人员”党部),抓稳了这个区块,就站稳了基本盘。这在区域选举中几乎成了无往不利的依靠,新党曾因此有了分裂的本钱,亲民党也曾经从这个区块尝到甜头。就像民进党之外也有铁杆独一般,台联因此而兴,时代力量由是而继起。但是,在区域选举之外的“大选”,统独两端的极小区块不但不可能成事,而且必然坏事。新党渐趋泡沫,台联也愈渐微弱,争逐“大位”的政党,不可能不朝中间靠拢,陈水扁如此,马英九如此,蔡英文同样也得如此。

  不论蔡英文口头上要不要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她的“维持现状”,就是务实地从极端台独向中间靠拢。当蔡英文都向中间靠拢,并以此拉高民调到超过45%以上,洪秀柱试图以“一中同表”“终极统一”的立场,要在大选中大打统独论战,就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策略。

  当国民党启动换柱,各路挺柱人马聚集抗议,力挺经过党内民主程序产生的“总统选举”提名人洪秀柱,此为理所当然;但是,看看抗议人马,除了国道收费员和工运人士非关挺柱、无涉统独之外,还包括中华复兴会、白色正义社会联盟、中华统一促进党……几乎是极右急统政团大串联。仅仅是这个场景,当国民党必须忍痛换柱时,洪秀柱在满腔悲愤之余,或许也需要问问自己:真的要当急统圣战士吗?重要的是,此刻急统有助于两岸关系或台湾的未来吗?

  台湾是多元社会,急统政团可以聚众成党,此属开放言路。若能推出候选人并当选,又在“国会”占有席次,也无人能阻挡;但若要推举“总统”参选人,企图在政策立场上产生关键影响力,那就得真枪实弹地衡量选票实力,如果没有这么实力而硬推,结果反而会朝反方向发展。

  直接讲,国民党不容急统政团借洪秀柱之壳上市。可能会再次失去“执政”权的国民党,所余价值不过就在维持一定的“立委”席次:38席,不让“总统”提前被罢免;29席,防“修宪”门槛。果若如洪秀柱之气话,一席都不剩她都要选到底,照台湾的民主制度,她口中的终极统一“宪法”,大概连本文都要被修掉了。民主,也有推力与反推力,不论统独,愈急愈坏事。国民党现在需要的是回到中道,重新开始,从容一点,维持两岸持续和平发展。

  (作者系台湾资深媒体人)


  本文首发刊载于《中国新闻周刊》总第72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更多内容
杂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