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小火车探索九州的隐秘仙境

生活 周群峰
九州是一个慢节奏的地方


九州的特色小火车。

 

这是我第一次来日本,目的地不是东京、大阪、京都等国人耳熟能详的地方,而是名不见经传的九州。


飞机落地九州福冈机场,受台风过境影响,老天爷用一场突如其来的雷雨给我们当“见面礼”。尽管天气不怎么待见我们,但并没有影响我们对九州行的兴趣。


九州位于日本南部,是日本四岛之一,由福冈、佐贺、大分、长崎、熊本、宫崎、鹿儿岛七个县组成。次日天空放晴,雨后的九州,天更加湛蓝,我们的行程也拉开了序幕。


福冈县是我们九州行的首站。出发前,有人问导游,福冈是不是那个发生过核泄漏事故的地方?像这种福冈、福岛傻傻分不清的国人不在少数。其实,两者相距一千多公里,不仅不是近邻,连远亲都算不上。


福冈县拥有有“日本孔庙”之称的太宰府天满宫、九州国立博物馆等,算得上是文化之旅的首选之地。


太宰府天满宫是一座神社,祭祀着日本平安时代大学问家菅原道真,也是他的墓地所在地,终年香火旺盛。


日本平安时代相当于中国晚唐时期,菅原道真在日本的地位相当于中国的孔子。他出身贵族,天资聪颖,5岁会吟诗,10岁可作唐诗,30岁取得文章博士称号(当时日本学者的最高荣誉),55岁出任右大臣(类似于中国宰相)。901年,因天皇听信谗言,菅原道真从京都被流放至太宰府,写《自咏》诗明志:离家三四月/落泪百千行/万事皆如梦/时时仰彼苍。因抑郁成疾,两年后去世,享年58岁。他去世后,日本民间流传着诬陷他的坏人被天打雷劈的各种神乎其神的传闻,不久天皇恢复了他的名誉,并追认他为“天满大自在天神”。905年,日本修建太宰府天满宫来纪念他。


进入本殿前有严格的净手过程,我们跟着当地人做了一遍:先在本殿门口水池边取一个长柄木瓢,用右手舀水,先冲左手,再换左手拿木瓢冲右手。然后右手拿木勺舀水倒在左手上,用左手盛水漱口,漱口水要吐到地沟里,再冲左手。


在本殿前,等待参拜者排起了长队,一块牌子上写着拜殿的规矩:二礼、二拍手、一礼(鞠两次躬、拍两次手、再鞠一次躬)。


太宰府天满宫的内墙上,挂着求学、考试等祈愿牌,这些色彩亮丽的祈愿牌是神社里的一道风景线。我们来的时候,正值暑假,为学业而来的学生络绎不绝。


福冈人引以为豪的是,福冈虽然在国外知名度不高,但是在知名艺人数量上,压倒了日本人口最多的东京和排名第二的神奈川,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排名首位。塔摩利、高仓健、滨崎步等400多知名艺人都是福冈人。


为中国观众所熟悉的高仓健不仅是一名演员,还是一位出色的歌手。68岁时,他录制了一曲《对马酒歌》。他很喜欢这首歌,希望去世后才把这首歌公之于众,以歌词作为遗言。歌中有这样的句子:“如果我死去,把我埋在樱花树下,观赏鲜花。”


九州还是吃货的天堂,中国人熟悉的味千拉面的发源地就在这里,博多拉面、马肉刺身等也是吃货的必修课。


博多拉面以细面与猪骨汤为原料,浓郁醇厚的猪骨白汤是其一大特色,“一贿拉面” 与“一风堂”是其代表作。


据说,在熊本,吃马肉的习俗源于战乱年代。当时,饥饿的士兵为了求生,不得不宰杀战马食用。后来,逐渐演变出多种料理马肉的方式,其中以生吃马肉(即马肉刺身)最具特色。与生鱼片不同,马肉刺身很有嚼劲儿。


在九州的几天中,吃饭的时候,不时看到一些年长的老人做侍者。他们看上去已到花甲甚至古稀之年,却依然精神矍铄。


有一次,我们在大分县别府市一家酒店吃会席料理,侍者是一位老太太,看上去依旧身板硬朗。同行一人好奇地问她的年龄,老人呵呵一笑,只说自己年龄在70到75岁之间,家就住在酒店附近。


不仅在九州,日本很多地方都经常看到退休后出来工作的老人。导游告诉我们,日本老人不像中国老人那样会给儿女看孩子,因此退休后有更充裕的时间,身体又好,因此不想在家闲着,愿意出来发挥余热,还能保持与社会的接触。


不像东京、大阪那样的大都市,九州是一个慢节奏的地方,很多店铺晚上八九点钟就已经歇业。对北京、上海等地的地铁族来说,来九州坐坐小火车,感受“火车慢行”的休闲感,是一种大不同的体验。


特色小火车已成为九州的标志性交通工具,每列小火车都个性十足,例如使用木质内饰充满仿古情调的“由布院之森”号、让人记忆回到童年的“阿苏男孩”号、具有200多年悠久历史的“梦幻黄金列车”……这些小火车把九州的多个景点串联在一起。


近日,阿里巴巴旗下旅行品牌飞猪牵手日本九州旅客铁道公司,开辟了IP九州专线,这是飞猪继北极、南极IP后的新尝试。5天里,游客可体验四趟当地特色火车,在悠闲中感受九州的隐秘仙境。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九州专列将正式启动。


我们乘坐“由布院之森”号小火车,从别府去由布院小镇。两地仅有1个小时的车程。列车穿越森林,透过车窗可以一路欣赏美景。


九州的温泉也是一大特色,又以大分县的别府和由布院最为知名。对于习惯了穿泳衣泡温泉的中国人来说,泡日本的传统温泉还是有些异样感觉。


别府温泉酒店的女老板非常热情好客,专门出来接待我们,给我们讲在日本泡温泉的常识。讲到泡温泉的好处时,还拍了下自己的面孔笑着说,常泡温泉让她看上去是不是比实际年龄年轻10岁?


浴场里的露天温泉


在这里,必须事先洗干净身子以后才能下水,还不能穿泳衣,必须裸泡。据说这是因为,日本把温泉当作每个人的“心灵故乡”,认为裸泡是回归自然的一种体现,身体也能与温泉彻底接触,更好地吸收矿物质和微量元素。


入乡随俗,我们第一次体验了裸泡温泉的感受。大家彼此全裸,袒身相对,共同融入自然意境之中。


体验温泉天堂之余,我们还去参观了“地狱”。“地狱”之名难免让人有些惊愕,导游介绍后我们才知道,所谓的“地狱”,就是温泉喷发出口。


温泉口常年不断涌出滚烫的热气、热水、热泥。火山喷发后,会出现漫山的硫磺和升腾的烟雾。看到这种景象,当地百姓联想到宗教中的地狱形象,便把此地称为“地狱地带”,把这些热水池子叫做“地狱”。


别府市有八大知名地狱温泉,我们去的是海地狱、鬼石坊主地狱。


海地狱是八大温泉中最大的一个,由1000多年前的鹤见火山爆发后形成。在阳光折射下,冒着热气的池水呈现出湛蓝色泽,如同海水,故称之为“海地狱”。水看上去清凉美丽,温度却接近100摄氏度。


当地人常用其高温蒸煮鸡蛋,只要数分钟便能煮熟。我们对这种泛着淡淡硫磺味道的“温泉鸡蛋”也是啧啧称奇。


鬼石坊主地狱与海地狱相邻。在日语中,“鬼石”是地名,“坊主”是和尚之意。在高温作用下,池中热泥不停往外冒泡,形如和尚脑袋,故得此名。其中有个喷气口还会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听上去如同呼噜之声,所以叫做“鬼打鼾”。


从“地狱”出来,来到充满闲适感的由布院温泉小镇,又是另一种体验了。


由布院温泉小镇位于由布市汤布院町,人口仅有1万多,没有大城市的喧嚣和快节奏生活方式,也没有风景名胜密集的客流,一派田园风光,静谧平淡中却不乏生机和情调。


小镇的主街叫“汤之坪”,是条商业气氛很浓的街道,分布着特色餐厅、咖啡屋、土特产店、民宿等数百店家。如果时间充裕,不妨放慢脚步,懒散地走一走。引人注目的是,这个小镇的很多店铺都可以用支付宝或微信直接交易了。


日本的卡通形象伴随了很多人的童年,在九州更是能找到很多童年记忆。九州七县,每个县都有自己的卡通形象,其中熊本县的熊本熊最为大名鼎鼎。


2011年,著名设计师水野学的团队设计出熊本熊形象,作为熊本县的吉祥物。之后,这个脸颊上有两朵红晕、活泼好动、行为呆萌的家伙成了网红,甚至还被任命为熊本县营业部长兼幸福部长,成为日本首位吉祥物公务员。


在当地,熊本熊是最知名和最受宠的明星。超市、车站、马路指示牌上,背包、购物袋上,都很容易看到它的形象,其表情包更是异常活跃。


我印象深刻的是,很多体现熊本熊元素的毛绒制品、玩偶、包袋上都印着MADE IN CHINA字样。有朋友戏称,原来中国才是熊本熊的原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