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情商生存

生活 史未
快节奏追求低成本的当下 社会对慢热式的人际磨合越来越失去耐性

插画/肖振铎


大学时有个叫白菜的女生很受男生欢迎,长期霸占男生宿舍夜谈会热聊榜,而在很多女生看来,这事有点莫名其妙。外语院校里颜值高的女生不在少数,神仙姐姐要么应该是端庄可人的A, 或者冷艳逼人的B,怎么也轮不到白菜。但一帮男生就是趋之若鹜,就是喜欢白菜身上的那股劲儿。


我后来发现,这股劲儿应该算是白菜高情商的一种具体表现形式,因为不论是一个丰富的眼神,一个微妙的手势,还是一种暗藏玄机的语气腔调,白菜总能迅速地get到小男生的兴趣点。不够见多识广的小男生,很容易对这种不分对象、程式化的撒糖产生幻觉性依赖。这种比较初级的高情商,当时也让我震撼了很久。当白菜喊同班男生“张某建”同学单字一个“建”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被张同学的表象深深欺骗了。印象里张同学一直保持着见人绕道走的低调作风,和张同学同班两年,一共没和他说上十句话,而白菜竟然能与之相谈甚欢!后来进一步发现,从霸气外露的学生会主席到深藏不露的张同学,被白菜喊单字名的男生能组一个排,更觉得事实胜于雄辩,在情商面前谈颜值简直苍白无力了。


尽管,情商启蒙让我一度以为高情商等于“讨好型人格”,但至少我从中顿悟了一点:只有情商高才能发展强大的朋友圈。就像高晓松说,社会人的理想状态是“如果能让人喜欢,就别让人妒嫉”,没有高情商又如何能做到。身边有位小哥,名牌大学毕业,英语专八优秀,另精通法德两门外语,求职过程却不太顺遂,只因他从小到大把别人用来玩的时间都用来学习了,极度缺乏与小伙伴们交流的经验,面试中数次尬聊把考官噎到欲哭无泪,没情商,连工作都难找。


快节奏追求低成本的当下,社会对慢热式的人际磨合越来越失去耐性,高情商生存,已经从一种社会现象演变成为一种社会法则。那些在人际交往中能用最短的时间制造好感和愉悦的人生赢家,以触动精神为手段,实现了赢取现实机会的目的。赢的重点,在于投入了较低的机会成本,甚至不战而屈人之兵,有时候真就是动动嘴皮子。


这个道理,买房压力越来越大的90后,显然比我们这些当年读死书读傻了的70后参得透。工作中接触到的不少90后明显更会来事儿,也更见多识广。00后自然更厉害,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他们追的偶像啥样就明白了,一张新鲜稚嫩的脸蛋搭配一颗老气横秋的心脏,00后将来都奔着这个终极目标奋斗去了。


马云是最善于拿情商来灌鸡汤的高情商成功人士,他有一条著名的情商理论:高情商都是倒霉倒出来的。他知道这么说特别有亲和力,特别容易产生共鸣。不像智商和颜值都是先天决定的多,情商既可以与生俱来,又可以后天养成,在情商面前不仅人人平等,而且苦大仇深比锦衣玉食更具成长优势。可能因为经历了太多倒霉事儿,那些在风风雨雨中吃一堑长一智的高情商前辈最后真的修炼成了人精,形容这样的资深前辈,低情商者说“老奸巨猾”,高情商者说“姜还是老的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