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十八岁了

生活 闫肖锋
00后还没进入社会 自然乐观情绪爆表


我儿子今年18岁,所谓千禧婴儿,00后,一眨眼成年了。


据我近距离观察,00后精于计算,精于规划,而且从不亏待自己,“(学习)那么累干啥,得死多少脑细胞呀!”这些方面,00后比90后有过之而无不及。


每次外出吃饭,我儿子总会上网查一下点评,货比三家,连点什么菜也参照网上热度。其实,从买货、观影到选择课程,他哪一项不是上网查呢。包括从小学到中学的作文,也大都从网上抄。


2018年,第一批00后开始成年。对于80后、90后来说,新一波竞争对手上来了。


去年年底,王俊凯获《中国新闻周刊》年度影响力人物榜的“年度艺人”。从现场看,小伙子说话一点儿都不张扬,非常拘谨,非常听话,根本不像18岁的反叛青年。我想,这就是社会需要的理想青年吧。当然,TFBOYS并不代表00后,至少我儿子就不这么认为。


5月4日青年节当天,腾讯QQ携手《中国青年报》发布了《00后画像报告》,这份报告以QQ的7.83亿月活跃用户为基础,通过问卷调查和QQ平台大数据分析,全方位地为我们展现出了00后的整体形象。


透过报告,00后们从方方面面颠覆了我们的认知。他们从人们眼中的“熊孩子”,到具有明晰未来规划、积极乐观的新生力量,其自我认识之清晰已经“甩了我们80后90后一条街”(网评)。00后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更知道自己未来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数据显示,“拼爹”的概念已经淡出00后的观念。


对以上报告,我抱以“呵呵”:00后还没进入社会,自然乐观情绪爆表。等他们呛到第一口水,才懂得什么叫真实的海洋。


他们会重复90后的历程吗?媒体也曾惊呼过,90后“不是另一代人,是另一种人”,认为他们作为互联网原住民,肯定会与既往世代不同。可结果呢,2018年,第一批90后“佛系”了,第一批90后秃了,泯然众人了。


社会总是迎来一批批年轻人,传媒总是给他们贴上一个个标签——但其实,所谓“90后特自我”“90后爱跳槽”“00后熊孩子”之类的标签,都是人人都经历过的人生阶段,并不具有社会学意义。


无论80后、90后还是现在进入成年的00后,他们统称为千禧一代。如果从全球范围来看他们的共同点的话,那就是低欲望。比如日韩年轻人普遍低欲,生活上推崇极简主义,甚至不婚、不生、不买房,几乎成为日本年轻人的现状。年轻人没有物欲,就没有成功欲。


学者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一书中指出日本年轻人没有欲望,没有梦想,没有干劲。低欲望并不代表着没有欲望,只是高昂的消费无法被满足,人们只好寻求低廉的替代品满足自身的需求。就像《韩民族日报》评论的那样,如今日韩年轻人对理想和理想职业早已麻木,更多的是对稳定生活的向往。


相比之下,中国的千禧一代还算是蛮拼的。他们向往快速成功,渴望营销个人,想当网红。


我总的感觉还是这代人什么也不缺,似乎最缺乏饥饿感。在胡润百富榜典礼上,我曾发言说,上一代富豪有个共同特点就是年轻时“挨过饿”。而他们的后代几乎没挨过饿。没有饥饿感,就没有拼搏的驱力,所以就懒得接班了。


我清华的老同学结婚早的现在孩子都大学毕业了,于是开始给孩子找电力口的饭碗。我说,我们清华的二代就这么没出息呀。其实这是个双向选择的结果,但凡子女能坚持己见、追求自己兴趣,老同学们也会让其放手一搏的。毕竟老一辈是这么拼过来的。


日本的“草食男”、台湾的“草莓族”、大陆的“琉璃心”现象,希望不要在00后一代身上重演。我明确跟儿子说,不给房,自己奋斗去吧。因为,没有生命驱力(strivings,弗洛伊德用语),没有了生命求生的本能,物种必然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