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俄足球流氓史

生活 孙越
苏联足球流氓事件的兴起 要比英国晚10年左右


20世纪,足球流氓事件如暴风骤雨一般,席卷了英国70%的足球场。60年代,英国足球流氓活动达到顶峰。苏联足球流氓事件的兴起要比英国晚10年左右。


开先河者是莫斯科斯巴达克队球迷。在1972年的一场比赛中,他们头戴统一的足球帽,身穿统一的球迷衫,聚集在事先商定的看台上,在统一指挥下高喊支持斯巴达克队的口号。口号用词很讲究,都是事先找人写好,经过多次排练才登场的。现场观众逐渐被他们的喊声蛊惑,有人也开始模仿他们戴上球帽,跟着一起有节奏地喊起了号子。现场骤然沸腾起来,戴着红袖章的工作人员奔过来维持秩序,试图制止他们,警察也发出警告,但是球迷不仅不理会,反而更加兴奋,全场喊声逐浪,群情沸腾。


在苏联尚未开放之时,青年人此举可谓大逆不道。好在后来官方仅将此事件定性为“未经申请批准组织球迷”,有滋扰赛场秩序之嫌,仅对主要当事人当面批评警告而已。


不久苏联警察采取了更加严格的措施控制球迷,如入场时没收他们的装备,球迷则跟警察玩起了捉迷藏。鉴于这种行为日渐普遍,苏联官方出台了相关惩办条例,宣称球场闹事属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变态行为”,坚决取缔,违者将按颠覆苏联国家政权和充当帝国主义国家间谍之刑法条例治罪,足见苏联对球迷管理之严酷。所以,笔者完全不同意当下有些俄罗斯作者所言,认为苏联时期球迷安分守己,不张扬闹事。


80年代初,球迷闹事事件首先发生在莫斯科和第比利斯,参与人数从数十人逐渐发展到百多人,从摇旗呐喊到与军警公开对峙。莫斯科闹事球迷最为著名,每逢格鲁吉亚有足球赛事,他们都会组织上百人,乘火车前往第比利斯闹事,与格鲁吉亚球迷展开残酷的激战,有时竟打得黑烟四起,天昏地暗。球迷血拼的结果当然是两败俱伤,死伤惨重不说,肇事者最终还逃不掉牢狱之灾。


90年代初苏联解体,闹事球迷失去了以往的泄愤平台——苏联足球联赛,因此一度偃旗息鼓,直到1995年才重获下手机会。


1995年,俄罗斯足球俱乐部队与斯巴达克队在莫斯科拉开战幕,比赛期间200多闹事球迷突发殴斗,在看台上扭打在一起,一时间,矿泉水瓶、鞋子帽子满天飞舞,骂声、喊声和击打声响成一片。打斗引得数万球迷围观,后有数百球迷也参与斗殴。分析说,那时球迷闹事正是莫斯科青年追求的时尚,俄罗斯不少年轻人是从电影里学会在球场闹事的。


1997年,发生了更大规模的球迷闹事:700多名来自圣彼得堡的泽尼特队球迷与200多支持斯巴达克队的莫斯科球迷发生恶战,造成多人伤残。那是大众传媒第一次用“足球流氓”的字眼形容俄罗斯闹事球迷。


2011年11月4日,俄罗斯克拉斯诺达尔队前往车臣共和国,激战当地的捷列克队。双方球迷不仅相互殴斗,还痛殴了克拉斯诺达尔队长果哥尼耶夫,导致他肋骨和鼻骨骨折以及脑震荡。类似的足球流氓事件,在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时代屡见不鲜。


此外,人们对苏联时代发生的另一个足球悲剧也记忆犹新。1982年10月20日,欧洲足联十六分之一比赛在莫斯科列宁体育场拉开帷幕,莫斯科斯巴达克队迎战荷兰哈勒姆队。比赛临近结束时,提前退场的人群突然发生拥挤和踩踏,造成大量人员伤亡。事后,苏联官方仅在有限范围内宣布,共有66人在踩踏事件中不幸死亡。


回顾历史,我们的目光便不得不聚焦俄罗斯近期推出的世界杯足球赛安保措施。俄罗斯前不久宣称,已经推出了有效的世界杯足球赛安保措施:海军特警部队、国家禁卫军和国家安全局三管齐下,在陆地、水下和空中动用最先进的探测设备,对承办赛事的11个城市的交通、场馆及观众实施严格管控,将力阻犯罪于未然。希望这些措施能预防足球流氓事件和足球悲剧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