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难民的边界冲突

生活 肖遥
在大城市 你的脆弱你负责 我才没兴趣听你絮叨革命家史

小咪的侄女蕾蕾,为了高考复读,上了寄宿补习学校。


眼看着距离又一次高考倒计时不足百天了,蕾蕾在宿舍的人际关系出了状况,与一个外号翠花的舍友频起摩擦。


有一天翠花的男友来看她,翠花打扮了出去约会,看到翠花把自己的脸抹得那么白,嘴涂得那么红,蕾蕾忍不住笑出了声,翠花当时脸色都变了,加上翠花回来后沉浸在离别的心碎里,脸色更难看。如果在翠花从前就读的县城中学,别说舍友,就是路遇的同学或邻居看到她这么伤心欲绝,都会上前打问,帮着她开解的!尽管劝完以后,代价是她的心碎全班全校全县路人皆知。用隐私来换取安慰同情,这在县城是默认的人情世故。但在大城市,你的脆弱你负责,我才没兴趣听你絮叨革命家史,你拿你的负面情绪随便给我倾倒才是欺负我呢。蕾蕾默默地吃饭学习,对翠花的伤春悲秋表示无感,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了。


在这件事之前两人友谊的小船就已经遇险。学校举办迎春晚会,翠花摩拳擦掌,要表演徒手掰苹果,动员全宿舍女生一起练习。蕾蕾说我光会吃,不会掰,也没时间练习。蕾蕾一点也不稀罕这个舞台,蕾蕾从前读的高中,观众都是未来的985苗子双一流精英,尽管如此,无论他们扔西瓜还是送鲜花,上台表演对蕾蕾来说都没啥吸引力,何况这么个高考难民营?于是蕾蕾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在蕾蕾眼里,大家都是高考难民,压力山大,头悬梁锥刺股谋个前程要紧,哪个顾得上交朋友谈心情?也没功夫拉关系出风头。


苹果没掰成,跟翠花也闹掰了。翠花学习不上心,怄气可是一流的:拉拢一切能拉拢的力量孤立蕾蕾,出出进进都不忘附赠给蕾蕾一张冷脸或白眼;故意在蕾蕾晚上洗脚之前,把暖瓶里的开水用完;趁蕾蕾午休故意在下铺摇床……听到这个叫翠花的小朋友的花式怄气,把蕾蕾刻薄的小姨都气笑了:“这孩子在哪里学的这些个把戏?是被她的哪个长辈传染的吧?在资源少的地方,能争夺的,是有啥争啥呗……算了不跟她计较了,和在婆家争一个粪桶的使用权,和在大公司里争当CEO,都算是有上进心!”


蕾蕾爸爸分析说,在翠花从前的县城里,她应该算是个泼辣热情的孩子,但和县城里的人情社会相比,大城市的人们都孑然独行,孤独且冷漠,尤其是蕾蕾这样青春期的孩子。翠花的组织能力号召能力在这里完全没有用武之地,四处碰壁难免让她感到失落。


老爸也想过是否自己出马,去学校找老师或翠花谈谈?可是细想想,当家长的总不能80岁了还拄着拐棍帮娃去戳人?既然上补习学校是蕾蕾自己的选择,处理人际关系也是学习附送的套餐,孩子自己得想办法面对这些思维落差导致的边界冲突,这也是她面对成长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