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如何走出中年危机

生活 曹欢欢
也许你什么错都没有 就是老了

微软,毋庸置疑,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它诞生于个人计算机刚刚兴起的年代,比谷歌、亚马逊以及更年轻的facebook这些当红的互联网巨头都古老得多。这家公司在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中,经历了少年时期的锐意进取、青年时代的大展宏图,以及而立之年后愈来愈强烈的中年危机。


1999年,微软市值超过六千亿美金。考虑到通货膨胀,实际市值远超如今的苹果。但是微软在商业上的激进和无往不利导致了公众的恐慌和反弹,一场旷日持久的反垄断官司打击了微软的股价,否则一万亿甚至两万亿的市值都不是不能想象的。进入21世纪,盖茨似乎有些累了,终于在2008年彻底淡出公司管理层。很难假设,如果盖茨再干十年,行业格局会有什么改变。我个人倾向于,即使盖茨继续掌舵,如今的互联网竞争格局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一个时代的英雄因为其认知符合时代的需求而成就自我,而成功只会加固这种已有的认知,当大环境开始巨变时,认知的改变是很难的。盖茨在滨湖高中和艾伦捣鼓分时计算机的时候,就认识到软件的独立价值并憧憬软件硬件分离的商业生态;Google创始人佩奇和布林作为互联网的早期玩家,则苦于找不到一种良好的网络信息获取体验;至于互联网原住民扎克伯格,考虑的却是怎么才能利用网络更好地把妹。思维模式原点的差异,注定了思维和行动路径的差异。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年轻真好。也许你什么错都没有,就是老了,失去了年轻人感知时代信号的敏锐。


盖茨离开后的微软,就像一位焦虑却找不到方向的中年油腻男,有财富的积累,有过去的辉煌,只是不明白为啥这个世界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也想拼命追赶潮流,搞智能手机,搞搜索,搞云,但却放不下曾给自己带来辉煌的Windows,怎么看开源社区都觉得别扭。这种拧巴,反而招致外界更多的嘲笑。所有人都觉得,需要换个活法了。


2014年,当萨提亚·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新一届CEO,并由盖茨和鲍尔默亲自介绍给员工代表时,外界和内部的许多人对这个决定是充满怀疑的。他是谁?他行吗?


在新作《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中,纳德拉自己对这一点毫不讳言。作为一位在微软工作了20多年、从基层岗位一步一步做到高管的微软老兵,纳德拉经历过微软最辉煌的年代并深深为此自豪。这种自豪不是来自于商业上的成功,而是来自于一个工程师内心对于技术为大众赋能、深刻改造社会使命的认可。同时,纳德拉对微软内部的问题也比大多数外部候选人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


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明确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清晰战略,不再对iOS平台和安卓平台采取敌视的态度,反而是积极拥抱,同时放弃独立创建第三个移动生态系统的执念,减少无效投入。这三年,股价的良好表现充分说明了外界对微软转型的认可。而据一些在微软任职的朋友反馈,公司内部的士气和对新CEO的认可度也越来越高。


大公司的转型往往九死一生,稍有不慎,就会从等死变成找死。我的老东家诺基亚,当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如果不是埃洛普的激进策略,诺基亚至少还有三年左右的转型时间窗口,而不是在2011年一年内业绩雪崩。说来有趣,近年面临转型危机的大公司,凡是空降明星职业经理人的,似乎都没能善终。诺基亚还好有电信和地图业务,尚能断臂求生,而雅虎则彻底消失在历史的尘埃中了。反而是微软、苹果,一个是内部老兵临危受命,一位是创始人王者归来力挽狂澜,结果都还不错。


不能说靠内部人士主持转型一定更成功,但是这些案例还是非常值得研究的。在《刷新》中,纳德拉回顾了自己的成长经历和职业发展经历,诠释了这些经历是如何塑造了自己对于同理心的理解、对技术赋能大众的信念,以及自己如何根据这些理念引领微软的转型,相信一定会对读者有所启迪。


【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

作者:萨提亚·纳德拉

译者:陈召强 杨洋

出版:中信出版集团

定价:58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