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的故事

生活 冯磊
头发的力量深入人心



要想干掉一个人,先要剪掉他的头发。这是我偶读杂书得到的启示。


希伯来民族的猛士参孙力大无穷,曾用一块驴腮骨击杀了一千个非利士人。为除掉参孙,非利士人找到他的情妇大利拉。大利拉是一个风骚的妓女,也是非利士人。

她对参孙说:“我的英雄,请你告诉我,用什么办法才能捆住你?”面对美艳的妇人,参孙腿软了。他告诉情人一个惊天的秘密:只要剪掉参孙的某撮头发,他就再也没有了力量。


后来,大利拉让参孙枕着她的膝盖睡觉,顺便剪去了那撮头发。结果参孙被敌人挖去双眼,到磨坊里推磨去了。


关于头发的故事还有几个。


当初满清入主中原,强力推行“剃发令”,并明文规定: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大批汉人因此投江蹈海而死。


时空变幻,到了1911年武昌起义的时候,湖北军政府下令剪辫子。让革命者们感到意外的是:大批的汉人梗着挺硬的脖子不从。乡村野老如此,出过国、见过世面的读书人也是如此。


大学者辜鸿铭一直留着辫子,并不怕人耻笑。民国以后,辜鸿铭在清华大学教书。面对窃笑的大学生们,辜鸿铭一本正经地说:“我的辫子在头上,你们的辫子在心里”,以此作为辩解。


张之洞的幕僚梁鼎芬也拒绝剪辫子。黎元洪命人强行剪了他的辫子,梁伏地号啕大哭。当时革命尚未成功,民间担心政事反复,不剪辫子是可以理解的。但也有人“身受××重恩”,对油浸浸的大辫子产生了心理上的依赖。


在史诗《吉尔伽美什》中,有位叫做恩奇都的英雄,是由女神阿鲁鲁亲手捏出来的。此人高大勇猛、毛发浓密,其头发“像女人一样垂到腰间”。他的桀骜不驯让附近的牧羊人感到恐惧。为此,他们求助于国王吉尔伽美什。国王让他们去找女祭司沙姆哈特,后者愿意为任何男人奉献自己的身体。


女祭司找到恩奇都,用柔情征服了这个家伙,他们一连七天沉浸在美妙的肉欲中。之后,莽汉剪掉了自己的头发,摇身一变成了文明人。这里,理发成了向文明社会过渡的桥梁。这故事比起参孙那个来,其实更有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