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把医疗美容行业想得太生活化了”——专访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郭树忠

封面故事 钱炜
我们在医疗美容方面 监管是不到位的



郭树忠。图/视觉中国


郭树忠做过的最大胆的手术,是他在2006年实施的全球第三例换脸术。难怪他说,“美容手术相对于传统的整形外科手术来说,往往是比较简单的。” 据他介绍,无论在美国、欧洲,还是在日本,在医学的专业分类里,都没有叫做“医疗美容”的这样一个专业。


“医疗美容是我们国家提出来的一个概念。在国外,整形外科就是整形外科,皮肤科就是皮肤科,只是,它们都可能涉及美容的工作。”郭树忠说,“一二十年前,中国的一些老教授硬是造了‘医疗美容’这个词,它是中国所特有的。”


无论如何,随着社会生活的急速发展,中国人对整形、美容的热衷程度不断提高,作为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主任委员,郭树忠在目睹这一发展历程的同时,对中国整形美容领域的出现的很多问题也表现出担忧。


“人们对医学美容造成的风险认知程度低”


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公众对整形、美容的认知多年来有什么发展变化?


郭树忠:中国人在对整形、美容的认知方面,变化是巨大的。首先是观念的变化。例如,在较早的时候,谁都不愿意告诉别人自己做过美容,他们羞于说“我做美容了”。现在你再看,很多人做完美容会故意告诉别人说,“你看,我垫了鼻子、我做了双眼皮”。可见,人们的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


第二点,就是现在的人比从前更爱美了。在传统观念里,美的重要标准是讲究朴素。在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人才意识到要打扮自己。在我年轻的时候,女孩的衣服要穿得宽松一点,绝对不可以穿太紧身的,那时候穿“喇叭裤”都要受到批评。到了后来,人们越来越觉得美是生活中重要的事情。


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经济的发展推动了人们追求美的愿望。这其中,社会价值取向中的重商主义,也助长了很多人都急于把自己弄得更好看一点,因为好看的人才更容易赚到钱、更容易找工作、找对象。


中国新闻周刊:与此同时,人们对整形、美容的很多看法是否也存在一些局限性呢?


郭树忠:对,也存在很多认识上的误区。首先,大家把整形、美容方面的事情想得过于简单了,把整个医疗美容行业想得太生活化了。造成这种认识的原因,一是,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的概念被混淆了。例如,有很多美容院也做医疗美容;第二,就是医疗美容的工作环境和服务很生活化,这样一来,老百姓就会觉得医学美容是一个简单的事情,这种认识还会助长地下黑诊所、黑作坊的产生。打个针、做个双眼皮,似乎都很简单;在随便哪个诊所的床上一躺,就可以做个吸脂。


其实,整形、美容实实在在地是一个医疗问题,医疗问题就涉及人的健康和安全。在西方国家,这些治疗都要到医院去做。把医疗美容生活化,是导致今天某些糟糕局面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2017年8月,一名月收入2万多元的90后网红主播,被指“鼻子丑”,筹钱之后进行整形:医生需要先用玻尿酸酶将原先鼻部注入的玻尿酸进行溶解,鼻外入路掀起皮瓣,取出原硅胶假体,分离原松解包膜。图/视觉中国


中国新闻周刊:人们对整形美容的风险,对它造成的异常的后果,又有哪些错误的认识?


郭树忠:人们对医学美容造成的风险认知程度低。这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如我所说的,老百姓觉得医疗美容很简单。另一方面,很多医疗美容机构在宣传和营销上,往往只说好的不说坏的。这会导致人们误以为整形美容是非常安全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问题,而实际上它是有风险的,是经常出问题的。


美容手术相对于传统的整形外科手术来说,往往是比较简单的,风险也会小一点。比如,你做个双眼皮,理论上讲不该有太大的风险;祛除个眼袋,也不至于有太大的风险。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再比方说,最容易做的美容——打针,大家都认为很简单,但是也照样可以出现失明、偏瘫等问题。医生和病人都低估了打针的风险。实际上,打到血管里会导致血管堵塞,会出现失明、皮肤坏死,甚至偏瘫、植物人,这种情况都发生过。由此可见,任何美容治疗,你都不能说它绝对安全。


“我们在医疗美容方面,

监管是不到位的”


中国新闻周刊:与国外相比,中国在医疗美容领域有何不完善的地方?


郭树忠:最大的问题出在监管上。国外有专科医师准入制度,就是说,你必须通过整形外科的专门训练,拿到整形外科医师执照,才能独立地开展整形外科手术。可是中国没有类似的制度,任何医生在整形医院或综合医院的整形科进修三个月或半年,就可以开刀了。这就造成了很多内科医生现在也转行到整形外科。


这个行业有很多没受过系统培训的医生,是导致局面混乱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现实中,美容、整形的市场需求是越来越高的,而我们医生数量的供给跟不上市场需求的变化,所以导致医生的服务价格升高,就是说,整形、美容医生的薪酬高,就会吸引很多其他专业的医生转到这个行业里来。在几年之间,中国整形美容科医生的数量可能翻了一番。医生的数量大幅增长,很多医生又没经过正规的整形外科训练,那些在速成班学来的医生,开起刀来就容易出问题,这是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最混乱的问题。


中国新闻周刊:医疗美容市场上有很多所谓的“黑诊所”,这些美容机构的存在是不是给监管带来很大的难度?


郭树忠:不是。要是把监管的权力交给我,我很容易做好。因为找到黑诊所很容易,它们为了宣传自己要公开地做广告吧?所以很容易找到它们。关键是你不重罚它们。你看,酒驾现在控制得非常好,对不对?这就得益于重罚啊!面对重罚,它自然而然就容易被监管了。


而我们的主管部门从来不这么做。有人说,严格监管需要很大的成本,你罚来的钱用在监管上不就行了么?所以实际上我们进入了误区。大家都说不好管,你不真正去管嘛!就罚那么一点点钱,他觉得无所谓。你要是抓住他非法经营,就没收他的执照,你看他还敢不敢?你今天关了他的诊所,他找个机会明天又开了,这是问题的根本。就像酒驾要入刑一样,乱世还是要用重典。


此外,多头监管也是一个问题,没有一个独立的监管机构,所以乱得很。理论上讲,由卫生部门进行监管是最合适的。


中国新闻周刊:产生所谓“黑医美”的根源是什么?


郭树忠:利益驱动,有钱可赚。因为正规的机构都经过严格的建设,医院的建设成本、管理成本是很高的。而黑医美在家里打针或者开刀的话,它成本就大幅降下来了。全世界的整形美容行业都是按照医院的标准高度管理的,你不严格管理的话,不就容易出问题了么?所以,我们在医疗美容方面,监管是不到位的。


中国新闻周刊:医疗美容行业有哪些乱象?


郭树忠:第一个乱象,就是非法行医,有很多不是医生的人在做医疗美容。第二个问题是,不在正规的场合做,例如有人在家里、在宾馆里面、在工作室、美容院做医疗美容。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医疗美容市场上有很多走私产品。例如,在广州,每年有大量的来自美国的走私产品公开地在销售,没有人管。所以,乱象就体现在这个“三个非法”——非法行医、非法场所、非法的药品和耗材。


“鼻子垫高了,

你要再想调整,

就没那么容易了”


中国新闻周刊:近年来,医疗美容行业主要的技术进步有哪些?


郭树忠:整形美容行业在技术上有很多进步。单从手术来讲,越来越专业化、精细化了。例如,以前我们啥都做,现在,有的大夫专门做鼻子,有的专门做眼睛,相应地,也就有很多新技术出现了。


另外,技术进步也体现在材料上,出现了很多新材料。我现在在医疗美容行业的会展上,经常能看到很多新材料在展销。例如,做鼻子的材料从前只是硅胶,后来又出现了硅胶结合的材料,现在还可以用软骨、肋软骨做,医疗美容在材料方面有非常大的进步。


医美设备也是这样,例如,原来都是很简单的普通激光机,现在有点阵激光、皮疗激光,这都使机器的效率越来越高,损伤越来越小。


中国新闻周刊:回到消费者方面,能不能给美容消费者一些忠告?


郭树忠:第一,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做美容是无可非议的,但是脸是自己的,别把自己的脸随便交给别人去处理。涂个化妆品、洗个脸、做个面膜、换个发型都可以。发型不好了,可以重新做;面膜不好了,可以换。但是双眼皮开了就变不回去了;鼻子垫高了,你要再想调整,就没那么容易了。这是很多人不懂的事情。


所以,做医疗美容要选择正规的机构,别到连资质都没有的地方去,不要图便宜。很多人正是因为图便宜,到了不正规的机构,找了不正规的医生,用了非法的产品,结果导致了一系列问题。


消费者要学会保护自己,不要把美容治疗看得那么简单,脸面是非常重要的。你如果做出不正确的选择,美容是有可能变成毁容的。


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上网去查查、看看,各种各样的媒体,提供的信息很多,比较一下,不要仓促地做决定。最好的办法还是多了解一点知识,你才会有比较好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