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穿梭在板门店和华盛顿之间

封面故事 曹然
韩朝正处于共同描绘同一幅画的艰难过程中

5月26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右)在板门店朝方一侧的“统一阁”与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举行会晤。图/视觉中国


时隔一个月,韩国总统文在寅又一次来到板门店。2018年4月27日,他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会晤时,曾牵手跨过军事分界线到朝方一侧留影。5月26日下午3时到5时,文在寅再次跨过军事分界线,前往朝方一侧的“统一阁”参加第四次朝韩领导人会晤。


朝中社在次日的报道中称本次会晤“闪电式地举行”,南北领导人为此“不拘于形式和礼仪”。此前,朝韩领导人每次会晤都经过长期筹备、预告、排练,双方记者团随行报道,每个环节都具有象征意义。


“此次应该在一个好的地方用礼宾车辆迎接您……没能好好接待真是抱歉。”在“统一阁”,金正恩对文在寅表示。这次会晤筹备时间不足一天,金正恩的妹妹、朝鲜劳动党中央第一副部长金与正只参与了在“统一阁”门口为文在寅举行的简短欢迎仪式。伴随着人民军礼兵的敬礼,文在寅走入“统一阁”,与金正恩握手,在留言簿上写下题词“半岛的和平与繁荣”。合影后,双方随即开始谈判。


朝中社公布的照片显示,与4月27日朝鲜的庞大南下代表团不同,本次参与会晤的朝方高层只有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文在寅身旁也仅有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坐陪。两个小时后,金正恩与文在寅走出“统一阁”,与上次会晤时一样热烈拥抱。又过了数小时,韩国总统府青瓦台向外界公布了这场全程保密的会晤。


面临重重质疑的“中间人”


在5月26日的镜头下神采奕奕的韩国总统文在寅,两天前出现在镜头中时还身着便服、一脸疲惫。当时他身边围坐着参加过4月27日朝韩领导人会晤的韩方官员,他们的手机、笔记本、纸笔散乱地摊在桌上,似乎一切都陷入混乱。从5月16日凌晨开始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让文在寅团队一次次面临舆论和在野党对其“斡旋朝美的仲裁者形象”的质疑。


“迄今为止,朝美双方尚未就实际会谈筹备工作进行任何磋商,”5月25日,韩国外长康京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朝美双方只通过公开发言、朝方谈话稿交换立场,未能进行建设性的对话。”同一天,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主持召开会议,专门讨论韩方如何推动朝美直接对话。


现年72岁的郑义溶为此已奔波了一年。去年5月,他就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东亚事务的官员马特·波廷格就朝鲜半岛局势展开对话。今年3月,郑义溶作为文在寅的特使先后访问平壤、华盛顿等地,并向特朗普传达了金正恩希望与之见面的请求,美国总统则在接见郑义溶40分钟后就给出肯定的答复。


但从那时起,朝美双方之间一直缺乏有效的沟通渠道,文在寅政府则扮演着“中间人”的角色。4月27日第三次领导人朝韩会晤结束后,文在寅最先与特朗普进行了长达1小时15分的通话,探讨“完全无核化”方案及朝美领导人会晤事宜。当天,韩国防长宋永武、外长康京和、联参议长郑景斗也分别与美方同级别官员通话。


此后,郑义溶于5月3日秘密访美,就朝美领导人会晤的地点与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进行磋商。朝核问题六方会谈韩方团长李度勋和外交部长康京和也先后访问华盛顿,文在寅更于5月22日亲自飞赴美国与特朗普会面。面对韩国总统,特朗普重申韩美同盟在解决朝鲜问题上始终发挥中枢作用,并表示希望不久后与文在寅再会。


在此期间,虽然金正恩也在平壤接见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并与之举行会谈,“相约再会”,但据白宫方面透露,此后双方就领导人会晤举行的唯一一次工作会议因朝方官员无故缺席而中止,且朝方至今未回复美方对此的问询。朝鲜官方媒体则从未停止对美国政府的批评。


“朝韩双方担心自己在半岛问题上被边缘化。”奥地利维也纳大学东亚系主任鲁迪格·弗兰克教授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文在寅如此活跃的原因是“担心美国等大国径自在他们头顶上决定半岛命运。”而金正恩也更乐于同韩国政府对话,4月27日达成的《板门店宣言》就强调了“民族命运自决的自主原则”。


基于自主原则,《板门店宣言》写入了朝韩互设代表机构、进行高级别会谈等内容,金正恩在会谈前还主动提议设立朝韩领导人直通热线。有韩国政府高层感慨“以前总是朝鲜浪费时间,近来朝鲜却表现的很急躁”。与此相对的是,朝鲜外务省副相金桂官、崔善姬先后强调“不乞求同美方对话”“若美方表示不会同我们面对面交流,我们不会纠缠”。


但是,随着文在寅政府不断强调半岛局势变化“多亏特朗普支持”“是制裁打压的效果”,并不断向美国及周边国家致谢,朝鲜认为韩方未能坚守《板门店宣言》精神。5月9日,朝中社发布《不要脱离民族自主原则》的社论,称“板门店宣言诞生的如此重大事件是某种外部势力支持的结果的说法简直荒唐”,指出脱离自主原则即无法改善半岛关系。


韩国政府似乎没有理会朝中社的要求。当天,文在寅与特朗普通话时再次强调美方在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中的关键作用。两天后,伴随着韩美“超级雷霆”大规模联合军演的炮声,韩美两国外长在华盛顿举行会晤,韩国外长康京和在完全无核化、不缓解制裁、不缩减驻韩美军三项问题上都倾向美方观点,而金正恩早已在5月7日明确提出与美方主张不同的分阶段、同步性无核化方案。


此外,文在寅无法控制韩国国内的反朝声音,也让朝鲜怀疑“中间人”的诚意。朝中社将洪准杓等自由韩国党议员对《板门店宣言》的批评称为“叛逆集团的歇斯底里妄动”,《劳动新闻》更警告文在寅“不除”反对声音则“不能改善北南关系”。但刚刚在国会推动修宪失败的文在寅显然不具备压制国会不同意见的现实基础。5月14日,“脱北者”、前朝鲜驻英公使太永浩还在国会举行了新书发布会。


5月16日凌晨,朝鲜突然宣布中止原定于当天举行的朝韩高级别会谈,会谈朝方代表团团长李善权随后发表讲话,直指韩国政府“与美国相勾结”举行军演、放任“天下人间渣滓”在国会诋毁金正恩,令朝方无法接受。此后,今年重新启动的南北沟通渠道纷纷中断。


从5月18日到22日,韩国政府通过板门店热线机制向朝方传递原定赴朝采访关闭核试验场活动的韩国记者团名单,但朝方一次次拒收。此前接到朝方邀请、原定于23日前往平壤的“《南北共同宣言》实践韩方委员会”最终也因没有拿到签证而未能成行。


“韩朝正处于共同描绘同一幅画的艰难过程中。”5月16日,青瓦台国民沟通首秘尹永灿向媒体群发短信表示。虽然朝鲜中断多条沟通渠道,但文在寅政府仍反复强调“相信朝方落实《板门店宣言》的诚意”。


5月17日,康京和在国会答议员问时被问到“是否相信金正恩”,稍稍迟疑后,她做出肯定答复。在朝鲜一再拒收记者团名单的情况下,统一部长赵明均21日表示该部联络官员将在公休假日继续加班尝试沟通,“将争取到最后一刻”。与此同时,在韩国媒体的推测中被朝鲜指为“天下人间渣滓”的太永浩辞去了公职。


“北南关系的方向完全取决于南朝鲜当局的态度。”李善权曾如此展望朝韩关系的未来。当文在寅政府做出努力后,朝鲜政府也很快调整政策。5月23日上午,朝方在记者团前往核试验场的最后时刻接受了韩国政府提供的记者名单。由于时间紧迫,韩方记者未按照此前计划到北京获取签证的流程,而是乘韩国政府的运输机直接飞越“三八线”。更大的惊喜发生在5月25日下午,金正恩主动向韩方提议举行第四次朝韩领导人会晤。


“双方应相互信任、体谅和共同关心……”5月26日,朝中社在报道中披露,文在寅与金正恩就各项议题“达成了满意的共识”,并“同意今后随时见面,积极进行对话,汇集智慧和力量”。此前被朝方中止的南北高级别会谈定于6月1日重新召开,军事当局会谈、红十字会谈等也得到快速推进。金正恩感慨:“我觉得现在平壤和首尔正处于变得越来越近的过程中。”


朝方还首次肯定韩国政府作为朝美沟通“中间人”的角色。据朝中社报道,金正恩在会晤中特别感谢文在寅“为预定6月12日举行的朝美峰会付出很大努力的辛劳”。据青瓦台消息,5月27日起朝韩双方已就朝美会晤相关议题开展工作磋商,涉及朝美宣布互不侵犯、消除朝方安全忧虑、启动停转和谈判、韩朝美三方宣布战争结束等问题。


“(文在寅和金正恩)必须保持主动,并向其他相关方、特别是向美国施加压力。”鲁迪格·弗兰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朝韩双方将试图为即将举行的朝美会晤划定底线,“他们必须确保特朗普只能对他们的作为进行反应,不能让特朗普随心所欲。”


打破多年来僵局的难得机会


就在朝美领导人会晤呈现柳暗花明的态势之际,一些阻碍依然横亘在文在寅的“中间人”之路上。据朝中社报道,当朝韩双方拆除非军事区的宣传喊话工具、实现终止陆上敌对状态后,韩方一些民间团体仍向北方散发“反动传单”。虽然韩国政府多次请求相关团体停止行动,但朝中社于5月22日质问:“对全民族承诺的板门店宣言履行这样重大问题不能理直气壮,就以什么请求之词向他们乞求?”要求韩政府强硬处理此事,否则“南朝鲜当局自己应该明白,其代价会是什么”。


除了边境线上的传单和国会里的在野党,在对美态度上,文在寅政府与朝方仍存有较大分歧。与朝鲜方面着重强调“自主原则”不同,文在寅5月22日访美时再次盛赞特朗普是半岛局势变化中“创造奇迹”的人。当朝鲜将韩美两国的联合军演列为中止南北对话的理由时,韩美两国军政要员在紧急会议后决定军演继续、规模不变。


除了5月25日结束的“超级雷霆”军演,韩国国防部发言人崔贤洙21日特别预告,计划于8月举行的“乙支自由卫士”美韩联演也会照常进行,规模绝不缩减。而4月27日,文在寅曾与金正恩商议8月访问朝鲜,5月26日,文在寅再次提到“我已经说好在秋天访问平壤”。对于军演与会谈同期举行的计划,朝方目前尚未作回应。


“(朝美领导人会晤)若未能成行也无妨。”5月2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文在寅一同会见记者时突然语出惊人。几分钟前,文在寅刚在讲话中赞扬“(朝美)领导人尝试对话尚属首次。这正是在特朗普的引导下才即将得以实现。”


对于特朗普的表态,随同文在寅出访的韩国国家安保室长郑义溶对记者保证“99%的可能,朝美领导人会晤将如期举行”。但两天后,特朗普在未提前通知韩国政府的情况下发布致金正恩的公开信,宣布取消6月12日的朝美领导人会晤。虽然次日朝美双方重新释放积极信号,郑义溶还是因为未能预判形势遭到韩国国会在野党声讨。据白宫人士透露,特朗普未向文在寅“打招呼”的原因仅是“担心走漏风声”。


这不是韩美同盟第一次出现矛盾。今年4月27日以来,朝韩关系波澜起伏,韩美在半岛问题上也多次出现分歧,甚至从4月28日文在寅与特朗普通电话时就已产生。


据青瓦台消息,当天文在寅和特朗普讨论了朝美领导人会晤的地点,特朗普用“象征”一词形容板门店。4月3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板门店“或许比第三方国家更具代表性、更重要和更持续”,青瓦台随即表示欢迎。但是,根据韩联社等韩国媒体的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等白宫核心人士反对在板门店举行会谈,特朗普最终于5月3日向韩方告知会晤将在新加坡举行。


对于朝美领导人最关心的无核化方案,韩美之间也有矛盾。韩联社5月7日曾报道,白宫核心团队在无核化方案上主张比韩国政府“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更彻底的“永久、可验证、不可逆无核化”(PVID)计划。就在当天,韩国政府特别强调中日韩三国支持《板门店宣言》的特别声明不会提到具体的无核化。此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希望特别声明写入PVID。


5月8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被问到CVID与PVID的区别时表示“措辞上基本没有差异”。5月15日,青瓦台宣布就无核化方案向美方传达了意见,但未公布具体内容。当朝鲜宣布关闭北部核试验场的计划时,韩外长康京和、青瓦台发言人金宜谦、统一部发言人白泰铉分别作出高度评价,强调其“空前意义”,而美国国务院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苏珊·桑顿则公开表示“说什么很重要,是很好的信号,但不足以说服美方。”


康京和与苏珊·桑顿的不同表态,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韩美两方对朝鲜的信任程度不同。5月22日,文在寅与特朗普一同会见记者时也强调:“不少美国学者选择质疑朝鲜完全弃核的可能性,但若以过去的失败为由不看好未来的成功可能性,历史就无法迎来新的机遇。”


事实上,持有这一态度的人远不止“学者”。虽然陪同蓬佩奥出访平壤并负责朝美工作会议的中情局官员安德鲁·金的个人观点不详,但他的老同事、中情局原朝鲜事务高级官员布鲁斯·克林格最近在一份报告中即表达了文在寅批评的观点。“我不是说美国政府不应该再试一次(对话解决方案),但这种努力必须基于对过去历史的全面了解。”克林格写道,“我认为最好的政策仍是威慑、遏制和最终达成政权更迭。”


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曾出任美国前总统卡特访朝顾问的鲁迪格·弗兰克也对朝鲜的弃核诚意表示怀疑。“目前,拥有核武器是金正恩主要、甚至唯一的一张王牌。他不会放下这张牌。”弗兰克表示,“不过,他有可能愿意暂时冻结核武器研发、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检查,甚至重新加入《核不扩散条约》。”


克林格、弗兰克的观点在美国朝野具有代表性,但决定政策走向的仍是特朗普及其核心团队,而美国总统展现出极大的灵活性。5月22日与文在寅会晤时,特朗普没有坚持PVID,而是与文在寅就CVID的无核化模式达成共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接受福克斯电视台专访时也表态:“我们的目标只是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朝鲜无核化。”


除了在总体目标上不提“永久无核化”,特朗普还改变了对无核化过程“一揽子”“一步到位”的要求。5月22日会见文在寅时,美国总统先是使用“灵活的一步到位无核化”措辞,随后又改口称可以考虑“迅速的分步无核化”,这被视作是与金正恩提出的“分阶段”方案达成缩短距离。


“此前朝美未进行工作磋商是因为未能找到讨论无核化模式的契合点,” 韩国国家安保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赵成烈随后指出,“这一问题通过特朗普表态达成了妥协。”当美方不再强调更严苛的PVID模式后,金正恩于26日向文在寅表示“无核化决心是不含糊的”,他现在担心的是“能否相信美国会在无核化实现后结束敌对状态保障体制安全”。


而早在4月22日,特朗普已经给出比较明确的答案。他对文在寅表示愿意承诺“保障金正恩的安全”,并对朝鲜进行经济援助。据青瓦台消息,在26日的朝韩领导人会晤中,文在寅已将特朗普的保证传递给金正恩,称“美方会确确实实终结敌对关系”,并敦促朝美双方直接沟通、确认诚意。


5月27日到29日,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善姬和美国前驻韩国大使金成在板门店展开朝美直接对话。有分析称,双方将就无核化方案的具体细节进行磋商。与此同时,朝鲜国务委员会部长金昌善率团飞赴新加坡,与白宫副幕僚长哈金开始就6月12日的“特金会”进行首次工作谈判。


“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5月26日,特朗普幕僚马特·波廷格在一次闭门会议上表示,即使现在开始朝美直接对话,6月12日能否实现会晤尚很难说。鲁迪格·弗兰克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特朗普做决定更随心所欲,他能很快改变旧有的政策。对朝鲜来说,这是打破多年来僵局的难得机会。”

推荐阅读 »